-.--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吴叶】归人-上

给Drogheda总的生贺,虽然已经迟了好几天,还只有半截……不过还是说下生日快乐!



“咔嚓。”钥匙只转了一圈,多重保险的门锁便传出了斜舌滑动的声音。

没锁……但因为苏沐橙和叶秋时不时还会过来的缘故,叶修并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推开了门。

客厅里站着一个和他预想之中完全不同的高大男人,夕阳的光线透进来,他背着光,整个人黑成一块剪影,而他真正的影子早已顺着长腿爬到了玄关。

叶修楞在原地,不速之客听到声音,跟着回过了头。

一张陌生又不陌生的脸出现在眼前,像曝光过度的照片,只是模糊有个五官,但还是靠着瞬间涌出的记忆补满了看不清的部分。

“呃,你回来了……”来人解释道,“我说了要在外面等,不过沐橙说你不会介意,她帮我开了门。”

那人走过来时还有点紧张,声音像是久未开嗓一般带有些许沙哑,但说到后面,已经慢慢变得自然,好像终于找回了面对叶修时该有的态度。

叶修没说话,只是维持着进门时的动作,他的沉默让男人几乎开始担心对方是不是忘了他。

“是不会介意……”叶修终于开口,“更何况你还是VIP。”

和男人担心的不同,叶修只是看到轮廓的时候便认出他是谁了。快十年过去,对方变了不少,虽然模样和打扮已经套不到他记忆中那个总是微笑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副队长身上,但气质和给人的感觉却仍旧可以和吴雪峰这个名字安在一起。


没有什么寒暄,叶修把手提包放了便去烧水,吴雪峰自己回到了沙发,既不紧张也不放松地坐着,十几秒后,他发现这是自己去见客户时常用的商务姿势,便想调整一下,可是试了几个动作,还是照老样子坐了回去。

叶修在B市的单人公寓虽然有套有模有样的茶具,但明显不常用它招待客人。吴雪峰看着叶修在厨房与客厅翻箱倒柜地走出走进,就猜他可能找不到其他人家会有的咖啡茶叶,果然,叶修最终只是提着烧好的水壶出来,空空的马克杯无声地宣告着他的寻找失败。

“开水可以吗?”  

“可以。”

“不行也没别的东西了。”叶修实话实说。

吴雪峰笑着接下了他递来的杯子。

“VIP就这待遇?”

“换其他人得自带饮水。”

叶修说完轻轻哼了一下,吴雪峰敏感地从中品味出一点他所认为的俏皮。这个小动作在他心里轻轻挠了一挠,扯线团似的,明明只勾了一点,却开始收不住地掏出跟多相关或无关的回忆。在嘉世的网吧、训练室、宿舍间……在各种地方,除了刚才的以外,走马灯一样闪过叶修的各种表情。

吴雪峰把视线移开,现在不是怀念过去的时候,他试图看点什么分散注意力。

随意打开的电视播着让人不感兴趣的内容,他们对坐着,一时无语。快十年没有联系,一般人关系早就断了,不断的此时也该生出一些久别重逢的欣慰与喜悦,但两人并没有进行更多的交谈,并不是无话,他们这几年的任何一个时间段的经历拿出来都可以让别人吹一辈子,只是此时好像并没有抒发这种感情的必要,至少对吴雪峰而言,只是在感受对方存在于此的那种气氛便已足够。

叶修没怎么变……吴雪峰想,他比以前胖了一点,精神也好了一些。不是十七八岁时那种消耗不尽的少年心气,现在的更加成熟,更加沉稳,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虽然叶修一直都十分自信,但以前的那种感觉更偏向一种希望,现在的则是笃定。

吴雪峰并没有打算一直这样沉浸在他对过去和现在的剖析里,但先打破沉默的还是叶修。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

非常常规的问题。

“今早,也不是回来,正好出差顺路。”

“出差?做什么呢,跨国生意?”

“差不多。最近公司业务拓展,需要来中国……”

吴雪峰没有继续说,他举起马克杯喝了口水,自然截断了自己的话。但是水太烫了,他只是做了个喝水的样子。

叶修不再追问:“你知道我最近住这?怎么定位的,也太准了吧。”

“我换过QQ,以前的联系人都丢了,就直接去总局找你了,”吴雪峰为自己的非法侵入做解释,“你不在,我在那遇到苏沐橙。“

苏沐橙本来是去叶修工作的地方约他吃饭的,听到传达室说一个叫吴雪峰的在等叶修,便把原本的安排都推了,风风火火地拉着吴雪峰来了这里。

“所以那小妮子呢?捡那么大礼物回来也不提前报备。”

“她说她男朋友找他,先走了。”吴雪峰答,眼角还带着一些听到"礼物"时产生的微笑,叶修哦了一声,没有去戳穿苏沐橙的谎言。

吴雪峰探身,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慢慢靠回沙发:”你最近怎么样?“

“就那样吧,在电竞总局当个跑腿的虾米。”

就你还虾米?吴雪峰心里这样想,嘴上并没说,继续听着这只披着虾米皮的鲨鱼讲日常。

“最近要办个荣耀国家队的青训营,我被撵着到处挑苗子,上头估计是看这两届国际赛成绩好了, 想要延续强势地位,顺带着还多了一些别的电竞项目要发展,不过主要还是荣耀。”

“经常出差?”

“嗯,飞机高铁,那些椅子我坐得比家里的沙发还熟悉。”

“那么拼,冠军还拿不够啊。”

“那是当然……嘿,说起来我现在的冠军戒子可比你多了。”

“嗯,多了一个。”

吴雪峰又笑,让人听不出他是觉得这多了的一个算是多,还算是少。

“不止,国际赛那个两也算呢,虽然没给我。”

叶修随意把手张开,好像在欣赏并不存在于手指上的冠军戒指。

叶修说这些的时候明显比先前要精神了,眼睛亮亮的,印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日光,晃得扎眼。一个酝酿很久的想法再也无法隐藏,吴雪峰觉得自己的心被它越勒越紧,胸口却被撞得越来越开。

他忍不住跟着摸了摸自己的手指。


“我一直……很想你。”

“……”

“但你最困难的时候,我其实并不知道。”

吴雪峰自己慢慢地说着,也自己慢慢地听,这是他藏在心里的话,他没说出来过,他自己也不知道说出来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什么味道。

“确实不知道,”吴雪峰又重复了一遍,忍不住露出个自嘲的笑,“那时我所在的公司也遇到一些问题,解决了很久,等到回过神时,我才发现自己很久没有看到关于你的消息了。

我那时……其实有点高兴。

我以为自己终于不再关注你了,不会无意识地在综合新闻里寻找关于你的新闻,我觉得自己还是挺了不起的,居然真的把你忘记了。”

吴雪峰一口气说完,这才开始思考现在是否是该说这些话的时机,他很少逞口舌之快,也许是憋太久了,快十年了,他快十年没有见过这个人,没有和他说过话了。

他这样想着,抬头看了看叶修,看到他很认真地在听着,便干脆鼓起勇气继续下去。

“我不停告诉自己,‘我已经忘了叶修’,该像父母以前曾经规划过,自己也认可的那样,彻底的抛弃过去,重新开始一段人生了。我离开嘉世的时候就想要这样了,但我放不下你,我以此为借口原地踏步了几年。既然我已经忘了你,那再做到这些应该不难了,毕竟我到美国有一阵了,工作已经稳定,移民手续也已经开始办理,一切都已经走向正轨,没有回头的必要和可能,没有什么理由会让我回去了。”

吴雪峰又拿起了桌上的杯子,里面的水已经不再烫了。

“但我忘了,你什么都可以做到。”

叶修轻轻呵了一声:“想回来就回来,一个飞机的事,哪有那么玄乎。”

“是这样的,现在想想,我会时不时提醒自己‘我已经忘了你’,就说明我根本就还没有忘。”

吴雪峰仰靠在沙发上,凝视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像是在接受心理疏导一样,全身放松着。

“我试着谈过朋友,男女都有。每个个体都是独立特殊的,我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我总是会忍不住把他们和你比较,结果无论怎么比,我都觉得你是最好的。”

叶修抬了抬眼睛,只是荣耀也就罢了,吴雪峰这吹得太虚了,头层牛皮都要给他吹破了。他敲了敲桌子,提醒道:“美利坚哎。”

吴雪峰摇摇头,“真的。”

“哦,你戴的滤镜什么牌子的?”估计和网上那些喊着‘修宝宝’的脑残粉同个地方买的。

吴雪峰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后来再知道你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十赛季的决赛了。我想,我可能是会在意这条新闻的人里最晚知道的。”

“决赛才有报道啊。”

“啊?”

“我说美国那么好打,原来他们那么不关心我们的荣耀圈,难怪,知己知彼都做不到。”

“你带的队,打谁不好打?”

“那是,都是手下败将。”叶修点了点头。

吴雪峰暧昧地笑着,他并不介意叶修给他打的岔。他想, 他后知后觉地知道叶修经历过的一切的时候,焦急、气愤、欣慰……什么情绪都有,却没有一个情绪能在他胸口多留几秒,毕竟都过去了。他没有参与的机会与权利,能够被告知靠的还是运气,也就没有什么再去评论什么的资格。也就叶修了,能在他旧事重提的时候,扯些有的没的,让他在被排除在外的时候,还能增加些似乎加入其中的额外趣味。

“说起来,你们去苏黎世的时候,我也去了,自费买的票。”

“我没看到你。”

“我躲着了,苏黎世的中国人不多,我要加入到安排好的观众方阵里,就算你没发现,国内媒体也该拍到了。”

“我都不知道你那么会躲。”

“耳濡目染,毕竟我认识一个躲人的高手。”

叶修瞥了他一眼,难得地被呛了声。

“中国队很强,我看你们比赛,就像回到过去一样,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那种热血上头的激动感了。颁奖的时候,我看到你的队员把你簇拥到领奖台,和你一起捧起奖杯,我由衷地替你高兴,可是等到一切结束,独自坐在回程的飞机上时,却觉得非常寂寞。那话怎么说的?‘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后悔不像你会做的事。”

“是啊,我一直是这样以为的,但我说了,你什么都能做到,包括让我后悔自己的选择。”

吴雪峰认真地看着叶修。

“我那时在飞机上想,如果我没有那么早退役,第四赛季我们会不会是冠军?如果我留在嘉世,陶轩会不会不会采用那么极端的方法?如果我看到了你离开嘉世的新闻,会不会忍不住马上回来。”

“没有什么如果,都是伪命题。你回来干什么,又帮不了什么忙……”叶修说,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结果被吴雪峰抽走了。

叶修以为他又要像以前那样说什么“不要抽烟“”抽烟不好”之类的老话,结果吴雪峰只是熟练地抖了抖烟盒,抽出一根,叼到自己嘴里,点上,再熟练地把剩下的香烟收到自己的口袋里。

“不介意吧?”吴雪峰弹了弹香烟问。

“随意,”叶修耸耸肩,视线往吴雪峰的口袋飘,“剩下的……”

“别想,抽烟不好。”

“呵呵。”

他的副队流氓了,叶修想,但也不对,吴雪峰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嘉世斗神的副队长,能乖到哪去。

“一点都帮不到?”

吴雪峰忽然问,没头没尾,猛地一听让人不知道在说什么。

“啊?”

“我是说,如果我在你离开嘉世的时候回来的话,真的一点都帮不到你吗……”吴雪峰说。

这话他问的很不是时机,应该接着叶修那句“帮不了什么忙”就说更好,他刚才憋住了,结果到底还是跟着烟气从嘴里漏了出来,他当然知道没有他叶修一样能够做的很好,他也希望自己的缺席不会造成任何遗憾,但是真的听到叶修的否认,未免还是感觉有些不太甘心。

“也不全是,”叶修想了想,“你要真回来,我当网管熬夜的时候就不用自己弄泡面了。”

“我要在,你可别想吃泡面。”

“看来我今晚用红烧牛肉面招待你的计划要泡汤了。“

吴雪峰又笑了,这次他终于忍不住把手伸出去,像以前那样狠狠地揉了揉叶修的头发。


窗外的夕阳渐渐落下去了,余晖已经无法再维持屋里的明亮。叶修一开始没有发现,直到吴雪峰手里香烟的火光终于比看他的目光还显眼的时候,他才想起该开灯了。

叶修站起来,慢吞吞地走到开关的位置,手还没抬,一片阴影就从身后罩了下来,如他刚才十几种闪念中的一种相同,热源靠了过来,贴在他身后,呼吸喷在耳廓。

这感觉很熟悉,熟悉到叶修差点回过头,像以前那样,给身后的人一个亲吻。

但他只是慢慢转过身,走神地观察起吴雪峰的外貌,真的好久没有见过这个人了,他想。他的头发比记忆中的长一些,尤其是刘海,他今天低头说话的时候会时不时地把它们往后撩一下,动作并不熟练,叶修觉得,吴雪峰之前应该是有习惯用发蜡一类的东西定型的,不过今天并没有,所以他不适应,撩头发的动作不自然。

是忽然这样决定的,为了让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更像一点?

叶修迷迷糊糊地想着,自然地接下了雪峰低头送来的亲吻。

满嘴的烟味,他自己抽的时候可没那么呛过,吴雪峰的吻技很好,手上的技巧也很娴熟。还能一边捏着他的下巴一边解他衬衣上的扣子,等到这个让人喘不过气的吻结束,叶修的皮带已经被抽了丢到了地上,金属扣发出吭的一声脆响。

“有新的朋友了吗?”吴雪峰问。

“哪方面的?”叶修缩着舌头,嘴巴被咬得又痛又肿。

“你知道的。”

叶修抬了抬眼,怎么?还想追我?这些不该是在你脱我衣服之前就问的吗?

“我想看看能不呢再续前缘。我试探过沐橙,应该是没有,如果你真的有了,我就试着看看能不能把你抢过来。”

“你真要回来?”

“你不信我会回来?”

其实不太信。叶修想,在嘉世刚刚成立的那年,对所有未来都还无法把握的时候,他们那群或是靠着爱和热情,或是靠着金钱和利益凑在一堆的人里,只有吴雪峰,从一开始就把要走的路安排得妥妥当当,嘉世之于他就像高速公路上的停靠站,可能呆的比预想中的久,但早晚还是要走的,那边不是他的目的,不是他最终的归宿。

这样的人,会在多年以后,因为多年前就存在的理由,放弃已经走了那么久的路吗?

叶修想了想他认识的那个副队长。

还真像他会做出来的事。


tbc.

========

果然不是很擅长吴叶这一类成熟的CP……写得奇怪了请见谅

评论(9)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