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黄叶】今天的霍格沃茨也有猫头鹰在飞-9

强力对手

 

下午的变形课叶修翘掉了。

不怎么需要上是一回事,他早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把现在的内容自学了个八九成,另一边,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面对因为比赛连续失利而心情不佳的王杰希。

毕竟前天摧枯拉朽地把斯莱特林魁地奇队干掉的黄少天,骑着的是他送的飞行扫帚。

虽然主因是黄少天自己发挥的太好,叶修还是觉得有些心虚。

无论谁被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严厉盯着都会不好受啊。

预定的功课已经完成,今天下午叶修打算找个什么地方做一两个特别的实验。背包里早已准备好的草药发出异香,五六本从图书馆借来的硬皮书籍在手指上圧出红痕,他稍稍拉松了系在脖子上的绿色领带,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拐过楼梯,扬起的袍子飘动得像是路过的幽灵。

一个明亮的声音终止了他这潜行般的移动。

 “叶修修修修修修修!”

一连七个“修”。清脆,明亮,间隔短暂整齐,落到叶修耳朵里,却像胡乱砸在钢琴上的噪音,他把脚步停了,放弃似地转过身,想着可能看到的跑来的熟悉身影。

不过他还是估错了,声音的主人黄少天并没有奔跑,他骑着叶修送的新扫帚,眨眼便从走廊尾端飞到了他的面前。

又是这样的组合,叶修眉毛一挑,自从他把飞行扫帚当做生日礼物送给黄少天之后他就一直骑着代步,除了吃饭睡觉上课,简直像是长他身上一样难分难舍。

那开心但又烦人的样子,搞得叶修也不知道自己送他这礼物,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少天,教授应该和你说过,不要在走廊上骑飞行扫帚,还是你想多听听那句话?格兰芬多扣十分。”叶修说。

“没事他们上课呢看不到,要不要来坐?来坐来坐!要去哪我送你啊又快又舒服!”黄少天快速地拍着身后的位置,不等叶修回答便将他的书和背包夺过来摆在扫帚前端,东西在乱作一堆,看起来摇摇晃晃,但叶修知道,以黄少天的技术水平,东西肯定掉不下来。

“我不坐,”叶修在黄少天拉他前退了两步,正好地躲过了伸来的手,“你怎么在这里,魁地奇练习赛结束了?”

“是啊。”

“结果呢?”

“不怎么样。”

“话那么少,是输了?”叶修一针见血。

“哼。”黄少天扭过头。

“真输了?难道你没抓到飞贼?”叶修又问。

“你以为我是谁?当然抓到了!”黄少天和扫帚一起跳了起来。

“抓到也输了?这次对手是……”

“拉文克劳!”

黄少天说完,赌气一样往前飞行了一大截,忽然想到步行的叶修肯定懒得追上来,便又不情不愿地倒退到他的旁边。

“拉文克劳,他们最近在竞赛项目上成绩不错啊,是要换学院画风了吗?”叶修步上移动楼梯,就像没看到黄少天离开了似的慢慢分析,“哦,不,从老魏进他们学院开始画风就已经开始不对劲了。”

“本来不会输的!”黄少天蹬着腿喊,好像这样可以发泄他多余的情绪,“都是那个可恶的周泽楷,窜来窜去的难防死了,魁地奇的精髓明明是金色飞贼啊!他前面进那么多球有意思?最后190比200,就差那么一点!”

“只靠鬼飞球就可以得那么多分,我该说不愧是拉文克劳神一样的追球手吗……难怪那天比赛男孩女孩都在喊他的名字。”叶修闭着眼睛,似乎是在回味那震耳欲聋的疯狂呼声。

“你到底是哪边的?”黄少天语气冰冷。

“当然斯莱特林那边的。”叶修理所当然。

在赛场上闭着眼睛都能恣意飞翔的魁地奇少年差点被这句话噎得像个初学者一样摔下扫帚。

“你们输的算少了。”叶修把手塞到袍子里,“格兰芬多的队伍组合很强,但是弱点明显。你、张佳乐、刘小别、孙翔、于锋……还有新人唐柔,都是攻击性选手,只靠邱非一个人防着门口柱子是不够的。”

叶修只是随便谈谈,却发现黄少天正认真地听他说话,专注认真的目光直白得好像要把漆黑的袍子烤热。叶修想拿书挡住他的眼睛,才想起它们都被放在了对方的扫帚上。

“继续啊?”黄少天说。

对方的心思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多,叶修没办法,叹了口气继续说:“斯莱特林最近情况不好,很容易被压制。赫奇帕奇主要靠韩文清撑着场面,还没形成合适的体系。而与这些相比,拉文克劳就科学多了,球员技术优秀,风格也比较多样互补。主力周泽楷是现在学校里最强的追球手,眼神好,速度快,技巧高超,拦不住很正常,击球手江波涛也能够很好地领会他的意图,并作出配合。而且,他们找球手是张新杰吧?”

“嗯嗯嗯嗯嗯嗯是他。”黄少天点头,话唠如他,就连只是答应一下都要多说几个“嗯”。

“他的大局观很强,速度也快,也是很大的威胁,你得留心。”叶修评价,他对张新杰很有印象,那家伙脑子很好,但却不是书呆子,虽然平时看着规规矩矩,好像很死板的样子,但是彪起扫帚来却是又准又快,据说速度还能够排上学校前十。*

“他还挺犀利的,不过和我抢还是构不成太大的威胁。”黄少天自信满满地说。

“对,你大局观也强,不但速度快,而且太擅长抓住机会了,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妖刀’,学校里的找球手还没有能够胜过你的。”

几句话说完,虽然是事实,叶修也很明白自己现在是在夸赞黄少天的,他很少那么捧他,原以为至少能够听到对方“哈哈哈”的笑声,结果黄少天反常地一言未发,只是静静地骑着扫帚,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对,”黄少天忽然说,“有个人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赢他。”

叶修没问,他有种不祥的预感,然而黄少天已经自己把话继续了下去:“一个打了四年魁地奇就忽然退出不干的家伙,速度、战术、技巧、技术毫无破绽,哪个位置都打过,全部胜任而且完全无解,至今都是王杰希一边头疼一边想拉拢的人物。我说的对吧对吧,斯莱特林的‘斗神叶秋’?”

“呵呵,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就装,你的比赛我又不是没看过,那是几年级来着,一二……”

“刚刚那评价,你从谁那听到的然后记下来的?”

“当然是我自己说的啊。”

“呵。”叶修笑了,不是说想不到,但刚刚的评价根本不是黄少天的风格,八成是从谁那听来或者看到的,喻文州?还是王杰希?如果是黄少天自己,比起这些研究,他更乐于把人扯来比一把,例如喊着PK然后比比看谁能更快抓住飞贼什么的……

“说起来我还没和你打过呢!你现在状态不错吧,那天我看到你在陪斯莱特林的小家伙们训练,来来来,现在就去赛场PKPKPKPKPKPK……”

对,就是这个……

叶修脸都黑了,快步向前想要甩掉这个缠起来就会没完没了的家伙,逃跑路线都物色好了,又想起自己重要的东西还在黄少天手上做着“人质”。

“好好,PK。下周去完空之林我陪你打。”他应付着,黑袍下的手指偷偷往自己的东西那摸去。

“去空之林干什么?现在不行吗?”

“我要去收集巨蛛的卵,你陪我弄完我就陪你打一场。”

“收集卵啊……等等!又来!又是材料吧!你每次就会指使我帮你找实验材料!你答应我多少次了!一次都没和我打过!不行,不能,现在就打!PKPKPKPKPK!”黄少天拼命地摇着扫帚,看起来就像海浪里颠簸的船。

“好好,我陪你……哎,夜雨声烦和君莫笑!”叶修忽然喊。

“什么?”黄少天转头,又在瞬间明白这是个极端低级幼稚的陷阱,他快速地回过头,就看到叶修扯着他的书和背包,瞬间消失在有求必应屋的身影。

“卧槽!叶修你开门啊!太过分了!居然拿这招对付我!”黄少天终于舍得跳下扫帚,扯着嗓子拍打消失的门扉。

结果是当然的,他不可能收到任何回应。

“今天不行,那下周空之林啊!PK!说好了的啊!”

黄少天对着坚硬的墙面呼喊,霍格沃茨最富盛名的机会主义者,又一次在叶修这儿体会到了被人乘虚而入的憋屈感。


+++++++++++++++++++++

部分设定:

拉文克劳:江波涛

格兰芬多:张佳乐、刘小别、孙翔、于锋、唐柔、邱非

顺便,黄少天对叶修的评价是从喻文州的笔记里看的(巅峰荣耀梗)

 

*:原作张新杰手速联盟前十梗

 

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扒出来的一截补档……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