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王叶】星星什么都知道-中

4、

 “英杰,做的很棒。你是对的,试卷的题目确实出错了,这是我的失误。希望你能替我向大家传达一下我的歉意。”王杰希放下手中的试题,温和地看着面前的孩子。

 “是的,老师!”那个一直紧张地抱着书籍的小学徒听到这话后,高兴地红了脸。被最尊敬的老师表扬总是让人开心的,以至于他一时都没注意到自己的袍子从肩上滑了下来。

“你可以回去了。”王杰希替他把偏大的袍子拉好。

“那个,老师?”

“还有什么事吗?”

“不,只是感觉您的房间里好像有烟味。”

“……哦,我最近偶尔也会抽一点。”王杰希伸手点了点桌面上的烟灰缸,里面放着三四根烟头。

“其实不止如此,我还看到了烟,就在现在。”小学徒低头示意了一下王杰希的桌底,那儿被木板挡着,从他的位置无法看不到后面有什么,但确实有一丝白烟正从那处飘出。

“只是蚊香。”

“这……”

“英杰,你要更加专注才行。没有什么要问的就回去吧。”王杰希坐回了位置,挥了挥手。

 

5、

 “你就不能收敛点吗?”王杰希没好气地说,同时轻轻踢了下脚边那只抱着香烟抽得开心的兔子。

“正是因为我收敛了,才会那么委屈地躲在这里。”叶修兔子用他的小短手扶了扶烟头,分出一瓣嘴巴表示不悦。

下午三点,这是叶修变成动物后好容易才从王杰希那申请到的每日烟草时间,他原本正舒舒服服地窝在王杰希椅子上的坐垫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等对方回来。结果要等的人是回来了,却还带了个小尾巴。从不养宠物的人房间里突然多了只兔子已经让人生疑,更何况是一只抽着烟的兔?

叶修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这么连烟带兔地滚到桌子底下。

 “害怕被人发现的家伙好像不是我。”王杰希毫不费力地就从兔子嘴里夺下了香烟,“还是你想要我给你捅出去?”

“呃……大眼我忽然觉得你特可靠。你多担待些吧。”兔子垫起后腿,不停挠着道学者的裤子讨烟,说得一点也不诚恳。

“别老叫那个名字。”王杰希叹了口气,把裹了一地灰的圆毛球抱起放到桌上,拿起桌边的毛巾擦拭白兔的绒毛。兔球的手感舒服极了,耳朵的地方尤其柔软,王杰希忍不住多摸了几下。

“那孩子叫高英杰是吧,你还挺操心他的。”

“他很有天赋。”提到自己的得意门徒,王杰希脸上的表情温柔了许多。

“才17岁就成为高级魔道学者的天才。”叶修点头,脑袋上的长耳朵一摇一摇,“不过他还不够不自信。卷子上的错误,是你故意写错的?我记得你昨天可不是那样出题的。”

“我只是给他制造了一个拥有更多的自信和勇气契机罢了。”

“你真是好老师……别挠,痒痒。”兔子跳了几步,挣开身上的毛巾。

“抽烟时间结束了吧。”王杰希抽出一本笔记,“好了,今天你对身体的感受如何?”

“笨拙,毛多得塞喉咙,而且总是无法确定用哪一瓣嘴巴咬烟最舒服。”叶修不满,“不过抗震能力挺好,刚从椅子上滚下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会撞晕,不过没什么事。”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缺点。”王杰希评价,“你以前变成动物后也有什么不好的体验吗?”

“呃……有次我变成了一只狐狸。”

“这听起来并不像是不好的体验。”王杰希想起了书籍上记载的白狐,它们有着漂亮的尾巴。

“你要闻到那味你就懂了。”

“哦。”王杰希给手里的羽毛笔蘸了些墨水,“虽然变成了动物,你也并未完全抛弃人类的习性。”

“我可不知道狐狸们受不受得了自己的气味。”叶修兔摊爪。

“你变过最大的动物是什么?”

“一只貘,那种鼻子挺长的……”

“我知道。”王杰希揉了揉太阳穴,“看来我不能把继续你放在我的房间里,不,保险起见你还是别在城堡里呆着,外面的庭院也许不错……”

“多大仇!外面有雪!零下十度!”兔子扎煞起了全身的毛。

王杰希撑着下巴,放下手中的笔说:“你有可能变成任何物种,我不希望下次开门的时候看到一只大象。微草的城堡很结实,但真的没试过承受巨型动物。”

“大眼你最好了。”叶修讨好地拱他的手,“要不这样,我呢,还是呆你屋子里,到了时间我会自己出去变形的。等我变好了再回来找你。如果体型太大……”

“如果体型太大?”

“如果体型太大大眼你只能悠着点了。”

魔道学者无语。

虽然觉得王杰希并不会真的把他赶出去,叶修还是试图转移这个听着让人产生危机的话题,它咬住对方一直书写的笔记说:“说起来大眼,你每天都在记些什么东西?恢复我身体的思路吗?”

“科学的记录,用作研究。我对动物领域的知识了解的不多,人总是需要不断地进步。”王杰希推开兔子平静的说着,另一只手却迅速收起了那本被他题为《叶修饲养观察日记》的笔记。

 

6、

王杰希睡得很不安稳,他陷在一个不明晰但却无法挣脱的梦境之中。

如果叶修在,他可能会给王杰希来个空中抛投,从吊灯起跳,摔到王杰希的肚子上,或者用自己的尾巴捂住他的鼻子,把噩梦中的魔道学者弄醒。如果他这时的体型较大,他可能会选择其他比较温和的方法。

不过现在叶修不在,王杰希在梦中挣扎了好一会,终于被细小的敲窗声叫醒。他有些难受地抹了把额汗,点燃了窗边的蜡烛。

窗外有一只信鸽,不是叶修,因为叶修不被王杰希的魔法限制进入,更重要的是,这只信鸽腿上真的绑着书信。

这个时候的书信……王杰希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荣耀大陆的人们很珍惜自己的动物伙伴,一般不会挑这样的时间寄送公共信件,除非有非常紧急或者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到这一层,王杰希赶紧把鸽子放了进来,将它放置到温暖的垫子上,拆开它腿上的信筒。信筒上有一个枫叶形状的火漆,那是嘉世佣兵团的符号。王杰希没做多想,打开了信纸,内容很简单,但却能够震惊整个荣耀大陆。

斗神叶秋死了。

“嘉世终于承认了吗……”王杰希喃喃道。

他和叶秋不算非常熟悉。八年以前他仅仅只是知道叶秋这么个人,从那些顽固且啰嗦的长老嘴中,像记住书上那些枯燥的变化公式一样记住了这个明明还活着却已经成了传说的战斗法师。

六年前他第一次见到叶秋的真人。在胜利的庆典上,在充满鲜花与彩烛的宴会大厅,荣耀的主角穿着一件平民都会不屑的黑袍缩在角落,百无聊赖地拄着战矛却邪在地上画圈,低调十足但又引人注目。尽管有明亮的灯火,对方愣是用着巨大兜帽给自己的面部制造了足够的阴影,加上银色面具的覆盖,五官完全看不分明。

五年前他代表魔道学者协会和叶秋来了一场友谊的对决。他准备充分,认真应对,却还是被打得狼狈不堪,赛后他被斗神评价为“挺有趣的小鬼”。他有些懊恼,但叶秋实在是太强大了,明明和那时的他一般高,年纪也没有大多少,却强得不行,仿佛一个立在实力顶端的巨人,俯视着荣耀大陆的众生。

半年前叶秋忽然销声匿迹,嘉世对外宣称斗神去讨伐恶龙了,暂时失去了联系。但是对魔法有着天生敏感的王杰希却隐约觉得叶秋的魔法来源已经消失,甚至从探查魔法的水晶球中也无法找寻。叶秋的魔法来源是右手心上一枚火红的枫叶图样,充满活力和热度,张扬而又强大,不应该完全探寻不到。

而今天,嘉世终于向各处的领导者公布了叶秋的死讯。这样大的消息,明天应该就会传遍世界各处了吧。

不知道叶修对这个消息有什么想法……王杰希想,忽然发现墙壁上的石英钟已经指向了五点五十分。这个时候叶修居然还不回来,这实在有些异常,难道这次变化的体型太大了?

王杰希疑惑着,匆匆赶去庭院,就看到一尾右鳍是绿色的小鱼蔫巴巴地贴在地上,艰难地动着鱼鳃,它似乎曾经尝试就这么跳回城堡,鱼鳞掉了一地。

“大眼!救我!!”将死之鱼看到救星,努力蹦了起来。

没想到这样的状况,王杰希也吓了一跳,他赶紧跑到最近的实验室寻找器皿。这个试管太窄,那个试剂瓶装过毒物,终于翻出一个未使用的烧杯,王杰希以最快速度接了水去拯救地上的鱼儿。

叶修几乎干了,鳞片和皮肤变得极脆。王杰希捧得小心翼翼,却在对方离救命之水只有1厘米的时候,忽然停了动作。

“大眼你做什么?!快让我进到水里!”鱼尖叫。

“这只是自来水。”王杰希着急地说,“我在想你现在是咸水鱼还是淡水鱼……”

“妈蛋!”叶修管不了那么多了,从他的手上挣脱开来,一跃跳进了水里。

 

7、

“自来水,湖水、河水、海水、红土、湿泥、冰块……好了大眼你准备得够充分了,你可以去睡了。”

“叶修,万一你变成深海鱼怎么办,带鱼或者乌贼什么的?”

“那我就去死。”叶修摆了个真·死鱼眼,贴着鱼缸在水里吐了一串泡泡。

“不知道用法术能不能制造出海底的高压环境。”王杰希还在仔细思考。

“应该不至于吧,我变的都是比较正常的动物……这次变成锦鲤不算意外,只是准备不周。”叶修鱼说,“好了,别愁了大眼,你还是去睡吧,不会糟糕成怎么样的,真要糟糕你也救不了,你明天不是还有早课?”

叶修说得有理,王杰希又想了一下,决定听从对方的建议回去休息。

“等等,大眼!你到了4点44分的时候还是过来看我一下吧。”叶修从水里探出了头,看着像是等待投喂的观赏鱼,“我现在在水里……要是忽然变成了虫子可就糟糕了。”

 

8、

“变了那么多次,我觉得这次的动物最适合你。”一直翻着魔法文献的王杰希忽然说。

“哦。是吗?”小熊猫的叶修将一把爆米花塞到了嘴里,因为变成鱼的时候他被磨掉了一层鳞,还没好干净就变化了,小熊猫的他也不免跟着掉了一片毛。现在他的伤处被一圈圈的绷带包着,黄白环纹的大尾巴在身后左右摇摆,像是逗猫草一样。

“别老吃膨化食品,喝些茶。”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泡的茶比在坩埚里熬的蜥蜴水还要难喝?”叶修喝了一口王杰希递来的茶,“我打包票,这东西除了你以外没有人能咽得下去。”

“你不就喝了?”

“我现在的身体不是人。”

王杰希斜了他一眼,叶修不以为然地抹抹嘴,迈着小短腿在沙发上散起了步。

“叶秋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上次我听到这个名字还是夏天。”小熊猫扒拉了下自己的耳朵,本来可爱极的圆眼睛落到叶修身上后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嘲讽。

“嘉世已经对外公布斗神已死,越云的孙翔会去嘉世接替他的位置和却邪。”王杰希念着手中的报纸,却没听到预想中的讨论或是评价,只听到窸窸窣窣啃木头的声音。

“叶修?”王杰希放下手中的报纸,意外发现叶修躺在沙发上,正抱着他的魔杖使劲啃咬。

“叶修,你在干什么?”魔道学者用浮空术想收回自己的魔杖,没想到小熊猫抱着它死死不放,王杰希用力甩了好几下才把小家伙弄下来。

“哎,痛痛痛。啊?我干了什么?”被甩到地上的小熊猫滚做一团,吃痛地说。

“你把我的魔杖啃秃了。”

“我为什么要啃你的魔杖?”叶修问。王杰希从叶修的表情发现对方没有骗他,他是真的在疑惑。

两人对视了一阵,叶修像是想到了什么,摊手看了看自己手心的魔法纹样,和之前见到的不一样,那片绿色的花纹颜色淡了许多。

“恢复身体的进度得快点了。”叶修抬头说。


评论(2)

热度(22)

  1. ぎょう-.--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