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王叶】星星什么都知道-下

9、

 “我找到了。”王杰希欣喜,立刻把趴在自己帽檐上的叶修抓了下来。他在室内一般不带帽子,但因为档案馆资料众多,而身体是变色龙的叶修爬行速度实在令人不满,他这才勉为其难地为其戴上了魔道学者的尖帽,以供它落脚。

小东西被他放到书上,变色龙的身体不大,但已足够遮挡书页,叶修赶紧挪动了几步让开位置,扒着书籍着急问:“在哪?”

 “这边。”王杰希指着一行字开始念道:“解除变化为不同生物的诅咒,需要心意相通之人的挚爱之吻。

“……”

“……”

“大眼啊……”叶修趴了,伸出两趾戳了戳纸面,“你确定你拿的是诅咒相关的书籍,而不是睡前童话?例如《青蛙王子》之类的。”

“我确定。”王杰希翻过书籍封面,标题是近乎失传的古文字,四周还缠绕了异常繁密的镀金花纹。通过翻译比对,这确实是一本古老的咒书。

叶修还是疑惑:“没有魔法阵,不用魔药,只是吻……编出诅咒的人难道是格林的亲戚?”

“我还以为你会为此而高兴。”王杰希合上书页,“解除诅咒的方法可比预想中的容易多了。”

“呵呵。我好高兴。”

“我想不出你沮丧的原因。难道现在还没有喜欢你的人?”

“王杰希你这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以为我会说‘盲西,恭喜你发现了华点’?不不。喜欢我的人太多了,我只是在纠结要选哪个。”

嘴上说着没事,但这简单奇特的解除诅咒方法似乎真是难倒了叶修,他爬在书本上不停地念着什么,身上的颜色变来变去。王杰希看着那个不停地把身后长尾巴卷起又松开的变色龙,感到了一丝道不清原因的愉快。

 “若是人选太多无法做出决定,也许我可以帮你。”王杰希说。

“怎么帮?”

“占星术。”

“你还会占星术?”

“略懂。”王杰希说着,重新把变色龙放到帽檐上。他带着书籍和变色龙往微草的占星馆走去,那儿就在城堡的最高处。

“真想不到,魔道学者还搞封建迷信。”

“这并不是迷信。星星什么都知道。”王杰希认真道。

“我认识的其他魔道学者都很现实,看不出来你是会对这种知识感兴趣的人……”叶修说着,忽然笑了起来,“真想介绍你和包子认识一下。”

“包子?”

“我家一小孩,很喜欢星座和星相。我原来对星座这东西半信半疑,直到我遇到了包子。”

“他让你相信了?”

“不,因为他,我再也不信了。”

 

10、

“能不用水晶球吗?看自己这模样真是不舒服。”叶修拍了拍面前的圆球,透明的水晶上倒映出了变色龙小小的三角脑,上头嵌着自己鼓胀的大眼。

王杰希把星象盘拿出,半真半假地说:“我倒觉得不错。”

叶修扁嘴:“你当然开心,好不容易才找到个眼睛比例比你还奇怪的生物。”

“看不出来你会在意相貌。”

“相貌不会影响我对一个人的判断。不过变色龙确实丑,一点好笑脸也没有。”

“但是很好笑。”

“能和哥呛三句以上垃圾话的你是第三个。”

“非常荣幸。”

“真是……”叶修缓缓爬上了水晶球,“我现在觉得你要是变成动物一定是只狐狸,大小眼狐狸。”

王杰希笑,启动了手中的星盘。小小的占星室立刻暗了下来,墙壁上显现出了的漫天的星辰,它们缓缓移动着,像是铺在黑色天鹅绒上的钻石碎屑。王杰希全神贯注地盯着星盘,慢慢往上面注入魔法。尽管之前调侃得凶,叶修也知道现在不该打扰认真的魔道学者,他静静地趴在水晶球上,看着对方专注的侧脸。

过了许久,王杰希终于长吁一口气,星盘上的光芒消失了,墙上的星空也不见了,占星室恢复了原有的亮度,只有偏南方向的墙上还留着一组深蓝的星,那是……

“巨蟹座。”王杰希说。

“什么意思?是让我找个喜欢吃大闸蟹的还是像大闸蟹的?”

“没有那么奇怪。我想它的意思是让你找个心意相通的巨蟹座伴侣完成这个解除法术。”王杰希意味深长地看了叶修一眼,似乎在认真思考什么问题,叶修觉得他有话对自己说,默默等着他发问,却发现对方就这样纠结着没了下文。

“我的星座还是沐橙告诉我的……”叶修苦恼,他可从来没有去记自己朋友都是些什么星座。

沐橙?听到那个疑似嘉世首席枪炮师的名字,王杰希脑中生出了奇特的想法,他正想向叶修进一步确认,对方却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哎,弄得如此费尽,却出了个星座速配一样的结果。还不如找我家老板娘借她每个月订的《星座指南》看,感觉都差不多。”

“《星座指南》?”王杰希不掩脸上的惊讶:“你知道?其实我是那本杂志的荣誉编辑。”

叶修一个没站稳从水晶球上滑了下来。

 

11、

叶修已经连着发了四天的烧。

第一天连叶修自己都没发现,还当是变成企鹅之后对“炎热”环境的不适应。然后第二天的蝴蝶犬,第三天的狮子,第四天的松鼠……每天都是不正常的体温。

因为诅咒,不断变化的身体会逐渐失控,这本是叶修的猜测,而让他们开始确定这点的是,除了发烧,叶修的魔法纹样越来越淡,保持自己人类意识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

 “叶修,今天感觉如何?”王杰希戳了戳那个躺在大理石上降温的奶茶色小绒球。

“我,嗯……”叶修摸了摸鼻子,有气无力道:“今天变成了仓鼠,感觉自己萌萌哒。”

“……吃点药?”王杰希拿出装了药水的针头,叶修顺从地抱着喝了一会,沾了一胡子水珠。吃够药,叶修迷迷糊糊地又要睡觉。

真的不能再拖了。

王杰希担心着,他本想让叶修把喜欢他的人的名字说出来,好替他通知一下,可是叶修这个状态实在无法配合,或许……

或许自己也许可以试一下……

他还没和叶修说,那天看到占星结果出来的时候他就想告诉叶修了——他现在对叶修颇有好感,而且他就是巨蟹座的。

只是自己现在可以算是真爱吗?而且他也不确定叶修是否喜欢他……他推了推叶修,打算干脆将他的想法直接告诉对方,而在这时,许斌提着盾牌敲响了门,这位微草的骑士显得有些狼狈,银色的盔甲像在煤堆里滚过一般。

“有只火龙跑进了微草的地界,已经烧了一个村庄,长老让我通知你。”

王杰希皱眉,时机太不凑巧,他赶紧给许斌布置了疏散大家的任务,又拿出灭绝星尘准备去会会那条恶龙。

“你要去杀龙?”叶修闭着眼睛忽然说。

“你听到了?对,有只火龙。”

“火龙啊……”叶修软趴趴地摊着,勉强睁开眼睛,“那种家伙不好打……记得带上含羞草的种子,往它耳朵里塞……它们会不停地笑。”

“含羞草的种子?”

“恩。还有曼陀罗……吃了这个后它们会以为自己是条鱼……听我的,我很专业。”

“我去拿。”王杰希说,又拍了拍叶修,“你先睡。乖乖呆着,等我回来。”

小仓鼠点点头,目送魔道学者远去。许久,它忽然支起了身子,眼里属于叶修的神采不见了,变成了纯粹的、对新环境好奇的目光。它细细嗅着桌面,又翻进了身旁的食盆中,将里面的瓜子杏仁全部塞到嘴里,把脸颊撑得鼓鼓当当。它试图爬下桌子,可惜一个不稳从上头落下,吧唧摔成了鼠饼。

如果王杰希还在,它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仓鼠爪心那翠绿的魔法纹样已近透明。

几乎失去人类意识的叶修现在就只剩下仓鼠脑,它似乎被这一摔吓坏了,扁扁地瘫着,哆嗦了半天才重新站起来,匍匐着在王杰希房间四处奔逃。不知过了多久,不安的仓鼠终于爬出了王杰希的房间,它来到走廊,翻下楼梯,顺着排气管滑出了城堡。

12、

捕捉火龙的行动进行得不是很顺利。

含羞草种子和曼陀罗确实有效,但这东西一般人家里不会特意贮存,光是找到足够量就耗去了他们不少的时间,而等他们把大量的材料准备完全的时候,火龙已经在微草的森林里肆虐了将近一天。

由于之前长时间控制火龙太费心力,王杰希在最后朝火龙抛掷种子的时候一个失手,靠得过于接近,直接被巨龙一爪子拍进了燃烧着的深林。浓烟和疼痛令他无法站起,就在他几乎无法保持清醒的时候,隐约看到了一只沾满枯草和烟灰的仓鼠正在接近,那家伙胡子已经焦了,卷曲着挂在粉色的鼻子边。它似乎吓坏了,吱吱乱叫。

叶修……你怎么来了……

王杰希想叫他赶紧回去,但他全身无力,很快陷入了昏迷。

 

 

13、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高英杰哭红的眼,他哑着嗓子安慰了好几句,这才接过方士谦递来的水。

“你们……这几天有没有看到一只仓鼠?或者某种会说话的动物?”

“仓鼠?没有。”王杰希的另一个学生刘小别说,“不过我们找到老师的时候,您身旁卧着一匹鹿。”

“鹿?”

“对,似乎是那匹鹿救了您,因为我们是在一个湖边找到您的,那边远离火海。我们一开始只在您跌落的地方寻找,只有一片焦黑,英杰还以为你已经……他哭得不行。”

高英杰听到这,咬着嘴唇瞪了刘小别一眼。

王杰希没注意到这一幕,他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他隐约想起来,燃烧的森林中,就在他近乎窒息的时候,的确有个生物把他从火海里驮出,带到了凉快的地方。他那时神志不清,分不清眼前的是什么东西,只记得对方有着湿润的眼睛,温暖的舌头,是它将口中的清水渡到自己的嘴里,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那匹鹿呢?”

“它?看到我们就吓跑了。”

是叶修吗……王杰希想了想,握紧了拳头。

 

14、

“老师,有人说要找您。”

“是谁?来做什么?”

“他来送东西。说是您见了他就知道。”

王杰希皱起了眉头,他担心着叶修,心情和身体都不是很好,并不想见外人。但访客似乎并未理会他的意愿,直接推开了病房的大门。

一个身着黑袍的男人站在门口,手中握着一把银伞。

王杰希还未辨认,对方已主动摘下了盖在头上黑色兜帽,露出一张苍白的脸。

不认识,但是却有着异常熟悉的感觉,就像已经相处了许久一般。

“好久不见了,大眼。”眼前的男人微微一笑,朝王杰希伸出漂亮的右手,手心上有一片的翠绿色的花纹。

“我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

“叶修……”

“你能认出我真是让人高兴。”叶修拍了拍身上的黑袍,坐在王杰希床边。“拜你所赐,诅咒解除了,谢谢。啊,你别问我是怎么做到的,具体的我不会说……”

王杰希忽然想起湖边,那只喂水的鹿。

“我想我知道原因……”王杰希牵住对方的手,往自己被子里放。两人的十指在被褥下面交握,紧密贴合。

 “稀有材料,想要什么?”叶修腾出另一只手,捂住半边脸,他虽然看不见,但那儿感觉烫的不行,他担心已经红了。

“‘叶修’,”王杰希笑,“我想我刚刚已经说过了。”


END

评论(7)

热度(35)

  1. ぎょう-.--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