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柔叶】片段

这篇是柔叶(ABO)  柔A叶O


从奇怪的梦里挣醒时,叶修差点从沙发上翻下来。

这是他的单身公寓,兴许是昨天被人灌醉的缘故,叶修并未睡在床上。他没有换睡衣,衬衣领子因为睡姿问题竖立着,抵在咽喉柔软的地方,未解下的领带在脖颈上盘绕成了蛇状。糟糕的梦已经模糊了,但还是施放着它最后一点恶劣的影响。

叶修松松扣子,胡乱地把领带拆开,闷热又不透气的布料一撤,包裹在下面的汗水瞬间就带着皮肤的温度散发而去,冷热交替,叶修打了个寒噤,擦着一头汗就摇摇晃晃地往洗手间走。

初夏,暴雨未置,浓雾倒是起了好几场,热量酝酿在潮湿的水汽里,憋闷着裹得人很不舒服。天微亮,今天没有什么预定中的活动,可以好好休息,但叶修已经没了睡下去的兴致,他抬手闻了闻袖子,昨天才换的衬衫上沾着应酬后的味道,烟味,酒气,各色菜品,毛巾消毒水……胡乱混作一股。唯一好闻的是夹在其中的淡淡玫瑰香,虽然并不是特别的味道,但却异常的干净芬芳。叶修没多想,会场里女士很多,可能只是不小心沾到了谁的香水。

这是很普通的一个早晨,水龙头里的凉水让人舒服不少,他抽出放在瓶瓶罐罐中间的牙膏牙刷,做起每日早晨的洗漱。

客厅传来轻微脚步声,叶修疑惑地探出头。

一个女性端着一盘煎蛋站在餐桌边,她穿着一件围裙,短发,细腰,大长腿和的白嫩的胳膊移动着,晃得人头疼眼疼。

叶修半张着嘴,手里的牙杯摔了,凉水洒了一地。

 

唐柔解了围裙,下面是不符合她往日大小姐形象的黑背心和牛仔热裤,都是短短的。她用咖啡机泡了两人份的咖啡,自己喝了一杯,又吃了一片热好的吐司煎蛋,然后拿去厨房洗了盘子。等她出来,叶修还是坐在沙发上,黑着眼圈叼着烟,一脸思考人生的模样。

他确实在思考。

需要确定的事项一:这是他家。

需要确定的事项二:这确实是他家。

他家来了个女性,还和他过了一夜。

怨不得叶修醒来半天也一直没有注意到。以前手里头没钱的时候,叶修是和苏家兄妹挤的出租房,低租金,条件自然不好,大家的东西都放在一起,除了那个用床帘围起的苏沐橙专用小床外基本没有个人空间。所以看到洗手池旁边那几瓶便携的女性护肤品时,叶修想到了苏沐橙,便也没觉得什么。

这个屋子是他认得的,沙发的柔软度都是睡过的,环境不奇怪,有护肤用品不奇怪,那些熟悉感让他本能地将几种不可能的元素糅合在了一起,使他未能及时发现自己收留了一个女性过夜的事实。

而且还是个女性Alpha。

 

唐柔其实和他算是很熟了,她是他的同事,也是他的组员,某种意义上还是他的学生。在工作上,他们互相帮助,团结协作。但私人方面却没有更多往来,唐柔有着争强好胜的一面,加上她身份特殊,还有对除陈果以外的人都若有若无的疏离态度,他们两人之间非常熟悉,却并不亲密。

真要说什么针对叶修的坚固联系,便是名叫唐柔的少女始终以在业务上打败叶修为己任,然后一直也没有成功。

叶修对此的态度是,哥是那种会被随便谁抓住弱点打败的人吗?

真是非常无趣的关系。

所以昨天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叶修不太负责地想,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受,但总觉得奇怪而微妙。

 

不同于叶修的纠结,唐柔已经打开电视看起了早间新闻,自然得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她刚洗过澡,身上溢出的玫瑰香是属于她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没错了,就是叶修醒来时候觉得身上还算好闻的那款。

“早餐不吃吗?”冷冷的声音传来,唐柔看着电视屏幕,头也不回地问。

“哦,就吃。”叶修拿起了吐司。

“昨晚你醉了。”唐柔说。

我知道。但碍于嘴里还有吃的,叶修只是嗯了一声。

“我开车送你回来,把你扛回了房。”

少女好臂力。

“因为我在,你死活不睡床,一定要往沙发上爬。”

哎,醉了也要尊重女性,我就是这么认真负责的一个人。

“为了不辜负你的好心,我就留下来过夜了。”

早知道我就不那么谦让了。

兴许是一直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回答,唐柔不说话了,叶修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手里的早餐,盘子里的吐司吃完,他又夹起了半凉的蛋。

唐柔忽然把头转了过来,她看着他的眼睛,脸上是充满趣味的笑。

“原来你是Omega。”

叶修嘴里的蛋被咬破,溏心流到了咽喉上方。

“冰的味道,很特别。”

 

果然是喝多了误事啊。

叶修在心里默默叹气,虽然这句话八成会被只敬了他半杯红酒的后辈吐槽到死。

唐柔还在看他,她虽然没有问什么,但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表态,于是他捂着咀嚼的嘴说:“不好意思,昨天麻烦你了。”

“没事。”

“发生了什么我也不记得了。”

“看得出来。”

唐柔直起身,由上往下,Alphe的五官精致,胸部丰满,紧身背心包裹着腰线,热裤的边缘掐着腿根,她半跪在沙发垫上,按住Omega衬衣下的锁骨,把叶修的肩膀固定在她的手边。

一边是男性Omega的苍白,一边是女性Alpha的柔软。

唐柔抬手压住掩藏在叶修脖颈后方的腺体,缓慢地在那处揉按着。玫瑰香从她葱白的指尖溢出,味道淡淡的,但只用想都知道,当它爆发起来,该是多么馥郁芬芳的味道。

叶修没反应,好半天才打了个颤。

需要确定的事项三: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柔看了他很久,直到叶修终于慢慢地把嘴里的鸡蛋全部吞下,这才俯下身,在他耳边轻轻低语。

发现你的弱点了。

很好。

我很喜欢。

 

end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