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乐叶】曙光之地

羡安太太点的乐叶文

 

注:

架空设定,一切都是胡诌,如果觉得有bug,那就是bug……

小册子3万圣节PARO,即张佳乐=幽灵海盗  叶修=鬼

 

荣耀海上的太阳已经落下多时,而夜晚的月亮却一直躲在云雾之中没有出现。空中没有海鸟,水中不见飞鱼,一望无垠的大海与天空一起化作一片浓黑,只能靠云层中偶尔漏出的星光区分彼此的界限。

桅杆的白帆大多已经被收起,“斯贯荷斯娅号”在这看似平静的世界里孤独缓慢地航行,船员大多都睡了,高高的观察台里,值夜班的水手也偷偷进入了梦乡,他梦到自己站在金色的大厅,钢琴,舞蹈,侍者向他递上饮料,就在他将要饮下手中银制高脚杯内的红色液体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

“喂,你,醒醒!”

“报告船长!航线一切正常!!”惊醒的船员飞快地跳起,几乎忘记自己正处在离甲板十几米高的观察台里。

“别怕,我不是船长。”声音的主人从观察台的挡板处探出头,他单脚站在麻绳组成的软梯上,像是漫步平地一样灵活。

“不是船长……你谁啊,大半夜来做什么?神经病。”发现来人和他一样只是普通的船员,被打扰的水手重新坐在地上,他心情非常不好,梦里的他本来可以喝到上个世纪的珍藏红酒,可拜这个看着脸生的年轻人所赐,他现在只能继续熬夜去嗅大海的腥气。

“我来换班啊。你这么多天都值夜班辛苦了,船长让我来替你的位置。”年轻人把头上的帽子摘下,值班水手很快认出了他,那是半个月前在码头上新招到的水手,张佳乐。

因为航程远且途径的海域危险的缘故,“斯贯荷斯娅号”上虽然船员众多,但人员流动也十分频繁,这个水手在船上工作一年多了也没有记住几个家伙,更别提才来不久的新人。奈何张佳乐在众水手里实在特殊,只要见过了,就很难忘掉。

有多特殊?肤白,人瘦。

平心而论,张佳乐其实属于正常人偏白的肤色,体格也是正常。但是这是远洋商船,且经常遭到海盗袭击,上到船长下到厨师,哪个不是肌肉发达,耐摔能斗的,就连负债文书会计都晒出了一张黝黑的脸。张佳乐那肤色往人堆里一站,就像一盒黑棋子里混了颗白的,让人不注意都难。

多嘴的大副曾经给大家讲过,这个张佳乐来应聘水手的时候,曾被船长狠狠地嘲笑了一番。船长指着应聘条件中的“经验丰富”一栏,当着码头众人的面吼道:“就你这样的小白脸,跑船经验丰富?船锚认得吗?舵认得吗?甲板知道是什么地方?货物扛得动吗?你的履历什么的我不看。只看你的脸我就知道你上不了我的船,你写的这些东西,还是留去骗海底的塞壬吧!”

“可是他还是上船了。”船员疑惑,“老船长自尊心那么强,为什么宁愿自打耳光?”

“没办法,那个张佳乐太厉害了啊。”大副把毛巾搭在肩上,沉浸在不可思议的回忆中,“别说我了,船长这辈子也没见过能把防御火炮打得那么精准的家伙。”

于是就这样,张佳乐成了“斯贯荷斯娅号”上的一员,而且让大家意外的是,这小白脸不但对大海和船只了解极深,还很能吃苦,什么都会做,很快变成了船上的红人。想到这,值班的船员也便十分乐意地把在观察台放哨的任务交给了张佳乐,自己跑回舱内去梦他的宴会大厅了。

水手张佳乐单手挂在软梯上,确认值班水手真的进入船舱后,这才灵活地跳上了桅杆上的观望台。他并未检查前人留在这里的日志和观察仪器,而是伸手抓住不远处桅杆上的一面白色大旗的一角,使劲地往自己这边扯动。

“叶修,你个混蛋别给我装!我知道是你!”

话音刚落,那个一直绑在旗杆上的白色大旗自动从绳索上脱落,却并未直接往地面上掉。它像一张展开的飞毯,慢悠悠地在空中晃荡,从旗杆处晃到张佳乐面前,然后又像窗帘一般从中间卷起,轻轻飘动。下一秒,一个男人凭空出现在这张巨大的白布之间,他被这张白布包裹着,只露出头部和苍白的双足,看着就像全身赤裸地穿着床单一样。

“我说这几天船上怎么阴气沉沉的,原来是张佳乐你上来了啊。”被叫做叶修的男人在空中挥了下手,抽出一支白色的烟斗。

“别把你散的死气算在我头上,难怪我在这船上一直瘆的慌,你这次算什么?装成旗帜了?伪装技术见长啊。”

“哎,我这次牺牲很大啊,被绑在这日晒雨淋不说,还得在身上印这么些玩意。”叶修苦着脸拉了拉包裹自己的白布,上面被人印上了“斯贯荷斯娅号”的符号。

“一代斗神,居然流落到用这种方式蹭船坐……”张佳乐抱着胳膊,啧啧摇头。

“那你呢?亲爱的海盗船长先生?”叶修坐到观察台护栏边缘,翘起一只腿,他抬起烟斗,轻轻在张佳乐低级船员的标志上点了点,“曾经称霸荣耀七海的你……又是怎么混到这个地步的呢?”

“要,要你管啊?!”

“其实大致的我也知道……”叶修抽了口手头的烟,紧接着皱起了眉,好像对味道不太满意,“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蒙骗那个熊脸船长的,你这细皮能肉的,他居然会放你上船?”

“得了吧,你看着比我还白一圈呢。”

“废话,我是鬼啊!”

“你不也废话,我是幽灵啊!”

 

就像是受到这彼方亡灵的召唤一般,海上的风浪渐渐变大,始终不见的月亮像是终于哭够的少女,她拨开了掩盖面容的迷雾,探出了红肿的眼睛。

大海被谜样的月光镀上铜色,两只早已死去多时的家伙在摇晃的桅杆上面,就谁的阴气更重这一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探讨。本身平稳行驶的船体忽然发出巨大的呻吟,像是被外力拉扯,又像内部产生了膨胀。

“够了,别吵。这船是人类的东西,可不比你的幽灵船,把它吓沉了你就爽了。”叶修忽然说。

“滚滚滚,明明是你的错。”张佳乐也发现了他们无意间给船造成的压力,收敛了一点情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会影响事物和自然的正常运转,这点几乎所有幽灵鬼怪都知道,但是到底影响多大,至今没有鬼能够准确估量。

没得架吵了,叶修和张佳乐也就安静了,像是感到无聊一样,叶修抛下张佳乐,轻轻飘到了桅杆的顶尖,立在上头抽起了并未燃烧的烟。和借用了肉体的张佳乐不同,叶修并没有实体。他身上那块白床单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他的实体/本体还是只是他无聊凭依的道具,这答案没有鬼知道,甚至还入选了荣耀鬼怪界的十大无聊未解之谜。而荣耀十大无聊未解之谜的另外一条,就在坐在观察台里看月亮的张佳乐身上。

“张佳乐啊……”叶修轻叹,那声音幽幽静静,明明是从上面发出来的,听着却像是从海底荡出的音波,“你还没放弃寻找那个岛吗?”

“你这个去了四次的家伙没有立场劝我。”张佳乐哼了一声,仰头看着由铜红转为金黄的月亮。

“我才不劝你,只是想赞扬一下你的精神。”

“有时间赞扬我不如把去曙光之地的路线告诉我啊。”

“知道的话当然告诉你,但我不记得了啊。”叶修摊开身上的床单。

曙光之地,一座存在于传说中的,随时出现又随时消失的荣耀之岛,那儿遍布宝藏,满地都是珠宝和钻石,岛上有流淌红酒的泉水,有生长肉糜的果树,玛瑙为沙,黄金为土,在那里可以享受大量的财富,坐拥无尽的时间。所有人/鬼都向往着那处,甚至还真有人/鬼到达过那里,然后满载而归。但无一例外地,能够回来的家伙却都记不住到达那儿的路,它就像抓不住生成轨迹的海市蜃楼,谁都知道它的存在,却没人知道它会于何时出现。

叶修说的是实话,但是张佳乐心里不痛快,他抓起身旁的航海日志,甩手就朝叶修掷去。抛起的日志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从半透明的叶修身上穿过,它被叶修用床单接住,抱在手上。

“张佳乐你发什么神经?”

“切。”

“把重要的航海日志随便丢弃是一个水手该做的事情吗?你的船长这样教过你?”

“特么的我就是船长!”

“你是船长?那你的船呢?”叶修弯下腰,明知故问。

“我的船,我的船……”张佳乐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忽一咬牙,大声回道,“我的船它沉了!怎么样?”

“你自己知道就好。”叶修又从桅杆顶部跳下,他落到观察台,叠起两条半透明的白腿,盘坐在张佳乐旁边,“你那艘沉掉的船叫什么名字来着,黑珍珠号?*”

“是百花缭乱号。什么黑珍珠啊,你都在人类世界看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唔,电影院是好地方,我挺喜欢的。”

“不公平。”张佳乐很是愤慨,一边在木板上画圈一边说,“你明明是只陆地上的鬼,才跟着商船出海过几次,怎么就去了那么多次的曙光之地。”

“这说明哥牛啊,而且别小看陆地的鬼啊,我还是很喜欢大海的。”叶修眯起眼,虽然知道没用,却还是做了个很舒服的深呼吸的动作,他仰着头,让月光在他脸上和脖颈上镀了一层金色。

张佳乐看着他那舒服的模样,一时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而且你有一点说错了,”叶修睁开眼,“我不是每次都跟着商船碰运气的。”

“哦,那还坐过渔船?谁那么倒霉啊,肯定颗粒无收。”

“倒霉?你说你还是说我啊。”叶修狡黠地笑了一笑,把嘴贴到张佳乐耳边,“我还可以跟海盗船啊,喏,就是和你的百花缭乱号出发的。”

“哈?我怎么不知道,哪一次?!”

“就你船沉了的那一次。”

“你!狗屁,我就一直奇怪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我的船沉了的,搞半天你就在上头!你说实话,是不是你耍花招让它沉了的?”张佳乐把拳头捏紧,虚虚在叶修面前威吓。

“我哪有那么缺心眼。”

张佳乐瘪嘴,做了个“你就有”的表情。

“唔,那次我装成盖红酒的布躲在你的船舱里,后来船舱不是破了吗……”

“嗯,被海怪捅破的。”张佳乐脸上露出了阴霾,百花缭乱号最后被撕碎沉没惨烈的画面又浮现在他的眼前,破碎的船体撞击着,现在都能感觉到那时的疼痛。

“船舱漏了洞,我努力堵了好久。”

“原来是这样,难怪那时百花缭乱坚持了那么久才沉,原来是你……操,这么说这块布还真是你的实体啊?”

“重点不对张佳乐船长。”叶修拿烟斗敲了张佳乐的头,“我不是用这个床单阻挡海水的,就用幽灵那能力……人类把它叫做什么来着‘鬼气’还是‘煞气’?”

张佳乐默不作声,他很感激叶修的所做,又有些心疼叶修,用非实体的能力与大海的水压对抗,他知道那有多难。

“后来你的船不是沉了吗?”叶修继续回忆着,“我就裹着其中一个酒桶,飘啊飘……就飘到曙光之地了。”

张佳乐决定收回之前的心疼和感激。

“你就这样飘过去的?”

“是啊……”

“……果然幸运值不一样,我特意找还一直找不到。”张佳乐抱膝郁闷。

“你是找不到的啊。”

“什么意思?”

“曙光之地上有无尽的宝藏和永恒的时间。钱,你喜欢,但我知道你那不是你的追求,而永恒的时间,幽灵海盗还需要永恒的时间吗?”

“你想说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老天不肯让你去那个岛?”

“……”

“执念太深不一定是好事。有时候,随波逐流要更好点。”

“叶修你忽然说这些我好像听不懂。”

“我也不懂,只是忽然想到而已,不过就像我说的,你已经拥有永恒的时间了,差的也许只是个机遇,我相信你会遇到的。”叶修微笑,掀起床单一角盖到张佳乐身上。

虽然不需要感知温度,但张佳乐忽然觉得暖暖的,并不存在的心脏好像充满了血液,记忆起百年之前,还在跳动的活力。他点点头,捏住披在自己身上的床单。

“别扯,捏痛哥了。”

“痛?卧槽,还说这不是你的本体?”

“去去,你还真信,那么好骗,留个头干嘛用的?”

张佳乐在那个瞬间真想把叶修和他的床单一起揉了扔到海里。

“天气变好了吧,云都散了许多。”叶修忽然说。

“明天的航行应该会比较顺利。”张佳乐找到叶修那只半透明的手,虚虚地圈住,“和你说啊,我现在忽然觉得,我明天肯定会有好运。”

“大概吧……你看,天都快亮了月亮才变成银白。”

“你不喜欢别的颜色的月亮?”

“恩,又红又黄的,会让我想起蓝雨那个聒噪的狼人。”

“我倒是喜欢它黄澄澄的样子。”

“为什么?”

“金色,看着比较值钱。”

“你就这点追求了……”

“喜欢金闪闪的东西怎么了,我可是幽灵海盗!”

“是,是,帅气的幽灵海盗船长。”

张佳乐满意地笑了,他拉住叶修,像以前在百花缭乱号上一样爬到桅杆顶部,举起了望远镜。

遥远的天际露出一丝曙光,踏破风浪的航船将要迎来破晓。


END


注:斯贯荷斯娅号=四冠和四亚号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