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周叶】荣耀特工-上

Kingsman(王牌特工)的paro都是连不成文的段子,自我满足的产物,看着玩玩就好。

私设多,一些元素并没有完全使用(例如圆桌骑士的代号),发生地不像C国也不像B国,请当做一个半架空的世界(……

 

1、初见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嗑药的女性撞上了酗酒的赌徒,这在酒吧很常见,常见得甚至不需要特意找人劝解。毕竟没人知道头脑不清的两人到底是会大打出手还是热吻相拥,最后来一场谁也不认识谁的419。

周泽楷目睹了事件的发生,他没有在意,只是安静地记下眼前的客人的口味需求。不一会儿那两人便开始吵架,周泽楷小心翼翼地取出特质的酒杯,尽管他的客人已经跑到热闹的人群中围观笑话。谩骂和动手的声音越来越大,等他把调制好的马提尼完成,那个special k抽多的暴躁女人忽然掏出了手枪,一子弹废了男人裆下的家伙。

然后一切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惨叫,嘶喊,酒吧里玩闹的众人开始上演全武行,殴打的声音不绝于耳,子弹在灯光和射线的纷乱掩护下横冲直撞,周泽楷躲在吧台后,一刻不停地按着报警器。外面的场面过于可怕,他第一次知道原来泡吧的人里有那么多是带着枪的。纷乱中,一个少女倒在了吧台撞塌的一角,另一个男人扑到她身上,啃咬她的脸颊,拔下她的内衣。

少女在哭泣,周泽楷冷静地抓起冰桶里的一大块冰,朝那个男人的太阳穴处甩去。

咚的重击声消失在混乱的酒吧里,男人倒下,少女抬起头,正欲对周泽楷露出微笑,一把飞来的小刀刺进她的口腔,又从颈后穿出。

周泽楷瞪大双眼,飞刀袭来的方向,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穿过混乱的人群,像在公园散步一般从容地朝他走来。

“你好,能看看你的名牌吗?”

身着西装的男人在他面前蹲下,左手甚至还拿着半杯未喝完的橙汁。他径直扯过周泽楷的衣领,确认上面绣着的名字。

“ZZK,唔,就是你了。”

他松开手,淡定得一点也不像才杀了一名少女。

“我叫一叶之秋。替‘Glorysman’工作。”

周泽楷往后躲了两步,男人没在意他的反应,他喝了一口手里的东西,然后皱眉摇了摇杯子,好像对它的味道不太满意。

 “‘Glorysman’是一个独立的国际情报组织,执行最机密也最危险的任务。”*

自称一叶之秋的男人继续说着,打断他的是一个红脸的大胖子,他看起来酒精上头,举着椅子,大喊着朝他们冲来。周泽楷心里暗骂,又抓起一块冰,抬手,抛击,命中对方的正脸。胖子翻了白眼,正面朝下地扑倒在周泽楷脚边,血和牙齿飞了出来,鼻梁塌了一半。

“哦,你这有冰啊?” 男人像是没看到身边发生的暴//力一般,开心地拿过冰桶,往橙汁里加了两块冰,然后举起夹冰器,忽地将其插进了倒地胖子的左耳。

红红白白的粘稠从右耳挤出,周泽楷恶心得想要爆粗。

“第一课,把敌人打晕后记得补刀,不然下一秒被揍扁鼻子的家伙就是你了。”一叶之秋微笑着说。

我想先揍扁你的鼻子。

周泽楷抓起冰桶里的锥子。

“对,就是它,”男人打了个响指,“你刚刚要是能把冰块换成这个锥子就更好了。”

这是什么变态。

周泽楷开始思考在混乱中独自逃离酒吧,并且摆脱这个危险人物的方法。

“你不说话?我记得你不是哑巴。”他丢开喝光的杯子,从怀里掏出一盒名片,双指夹起一叠,变魔术一般将他们连续挥出,所经区域闪过刀光的亮色,近处的好几个人捂着喷血的脖子倒下。

“这种地方要大面积打击比较好。

男人狡黠地朝他眨了一下眼。然后抬起一直夹在臂弯的文明棍,猛地从吧台后站起,那根看似无害的东西瞬间从底部喷出火舌,对着酒吧内部一通扫射。

连续密集的枪响后,惨叫归于寂静,一叶之秋挥了挥手里的文明棍,棍底还有硝烟冒出。

“刚刚说到哪了,哦,对了,说到国际情报组织……”

男人随手抓起桌上的香槟,敲碎瓶口,刺穿了最后从吧台底部跳起袭来的女子。血液喷泉一样从她脖子里炸出,男人神奇地躲开了全部,周泽楷避开了一半,粘稠的血糊了上来,左眼被一片红色笼罩。

“然后呢,我的一个同事牺牲了,特工名额空缺了下来,我们需要推荐新人顶上……”

男人递过一张手帕,周泽楷没接,用自己的袖口抹掉溅到脸上的血。

“我看上你了。”

周泽楷站起,酒吧里一片腥臭,还活着的人只剩他们两个。

“这地方很糟糕。而且麻烦的人很快会再来,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也不容易。”

男人说着,四下环顾。

“所以呢,不管你现在相不相信……”

他拿起脚边尸体握着的手枪,抵住周泽楷的头顶。

“先跟我走吧。”

 

2、说明

 

和一叶之秋异常讲究的装扮不同,他的车子只是一辆普通的出租。

虽然坐进去就能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周泽楷摩挲着身下的真皮座椅,皱紧眉头:”一叶之秋……”

“叶修。现在没有别人,你可以叫我叶修。”

“要带我去哪?”

“我的工作室。对了,我可以叫你小周吗?周泽楷叫起来好没效率。”

“随便……”

“好的小周,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会一一回答。不必如此紧张,虽然我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不像好人。”

周泽楷轻哼一声,毫无理由地杀掉一整个酒吧的客人,又拿枪指着自己的脑门,没有傻子会愿意相信他是善类。

“今天的事情,简单了说,是我的‘工作’。今晚的酒吧里,除了你,店长和少数倒霉的客人外。其他人都是‘血枪手’和‘哥布林’的成员,包括那个假装被人推倒等着你施以援手的漂亮少女。你可能不知道这两个名字有趣的组织是干什么的,我可以解释,但还是建议你先笼统地将它们理解为恐怖//分子。顺便我来的时候店长已经被溺死在酒吧后面的泔水桶里了,没能救到,抱歉。”

“你是来救我的?”

“不全是。我希望你加入我们。我观察了你很久,高IQ,容貌出众,反射神经敏捷,体魄强健,射击水平好得不像话,工作是调酒师,偶尔会玩玩真人CS,有一挑二十五的胜利战果……你很有才能,稍微训练一下就可以成为完美的绅士特工。在酒吧里摇酒或是朝老色鬼扔冰块对你而言都太过浪费了。”

“如果我拒绝呢?”

“最好不要,‘哥布林’和‘血枪手’的成员远不止我今晚杀掉的那些,比起被当做叛变逃脱的小鱼,无声无息地在哪被杀掉,跟着我们学点技术自保不会更好?”

“不保护我?”

“很聪明的示弱。可惜我不能24小时都护着你。而且,我觉得你的自我防卫意识还是很强的,无论是面对人数众多的乱战,还是单独和危险的陌生人相处的时候……”叶修往后视镜上看了一眼,他知道周泽楷也正透着那东西在观察他。

“所以,小周,能不能放下你藏在袖子里的小刀?如果你真想攻击,那东西被我夺走的可能性比伤害我大多了。”

 

3、工作

 

周泽楷最后半被迫地跟着叶修来到了一条安静的街道。

之所以安静,那是因为这里是有名的手工制品……准确地说是售卖奢侈手工定制品的街道。

手工西装,手工皮鞋,手工缝制的皮带,人工打磨的钢笔尖,这条街的东西讲究且昂贵,是富人才会进出消费的地方。周泽楷没来过,但早已耳闻其名——酒吧里的客人经常或是羡慕或是不屑地谈到过这条街。

他跟着叶修走进一间不大的店面,店名好像是Glorysman……他没认真看,他现在半个肩膀都沾着血迹,只想赶快把衣服换下来。

“欢迎来到我的私人工作室。”

叶修展开胳膊,向周泽楷展示他身后的空间。

这是一间很小的制表的工作室,展示台上陈列着一些漂亮的手表和怀表,有机械表,也有石英表,有成品,也有半成品,还有被小心包好的零件和各色工具,镊子,风球,木质的固定座,特制的放大镜……周泽楷不太懂这些,但只是根据桌上几枚罩在玻璃罩下的精细零件来看,这些绝对不是那些在杂货店里花十几,几百块钱就可以买到的东西。

可除此之外,这儿看起来也并不像是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没在意周泽楷的眼神,叶修退下西装,解开领带,捞起整齐的衬衣袖口,露出洁白的脖颈。从一名严谨的绅士变成一个随意的工作者,周泽楷不禁觉得,比起被讲究的西装包裹全身,叶修现在的模样似乎更适合他。

“都这个时间了啊。”叶修感叹,他拿起桌上一枚手表,朝周泽楷示意:“我想你不会介意我先把它修好。”

周泽楷摇头。

得到许可的叶修打开工具包,拿出制表专用的放大镜,那东西像个黑色的高瓶盖,被皮线套着勒在叶修眼前。

“无聊的话你可以到处逛逛。”

这小地方并没有什么可以逛的……周泽楷毕竟没把这失礼的话说出来,他换上叶修给他的新衫,只是象征性地在工作室里走了两圈,最终指着中间的沙发椅问:“我可以坐下吗?”

“当然可以。”叶修正在调试着放大镜的倍数,忽然忍不住笑道:“小周,你真的很适合当一名绅士特工。”

“知道么,你已经掌握了成为绅士的最基本的两个条件。一、得到主人允许后才入座, 二、亲手调制一杯马提尼。”*

马提尼……周泽楷想起今晚自己那杯被浪费在吧台的作品,好奇问道:“你喝过我调的酒?”

但这次叶修没有理他。

 

4、礼物

等待的时间不算长,但叶修工作的时候十分认真,甚至让身为客人的周泽楷也不禁跟着严肃了起来。

他端坐在绒制的沙发椅内,脊背挺直,膝盖收紧,手脚并拢,直到工作桌前的人长出一口气,吐出一句“好了”,周泽楷一直紧绷的神经也才跟着松懈了下来。

“感谢你的等待。” 叶修从桌子后绕出,朝周泽楷伸出右手。那是看起来像是一个表示握手的友好姿势,周泽楷没多想,也伸出自己的右手准备回握。

但是叶修错开了递来的手掌,反而抓住了他的手腕。

指尖柔软,但却冰凉得不似活物,被这样的手握住,周泽楷心脏一紧,产生了些微自己被咬住要害的错觉,就像挂在蛛网里的虫,或被吸血鬼叼住咽喉的猎物。

静脉血管会在下一秒被捅穿,白骨会从撕裂的皮肤中断开……可怕的景象在周泽楷眼前晃过,但是并没有发生。叶修没有什么危险的行为,只是虚虚扣着他的手,又伸出另一只手将其盖住,手腕被抚摸,舒适中带着些怪异的瘙痒,随即包裹上来的是温和舒适的皮质,然后一块光滑的圆形物体贴了上来,有些冰,有些沉。

几个动作后,叶修把手摊开。

周泽楷的手腕上多了一块闪着银辉的手表。

 “很合适你,”叶修欣赏了一阵,满意地翘起了嘴角,“见面礼,喜欢吗?”

“这……”

“这个小甜心让我做了好久,你要是拒绝它我会很伤心的。”

叶修装模作样,周泽楷真不知说什么好。他慢慢抬起带着手表的那只手,腕上增加的重量让他一时无法适应,但无可争议的,这确实是一份极漂亮礼物,比他在酒吧里见到过的任何一块手表都更加精致迷人,而且明显的,价格不菲。

周泽楷不禁有些呆。

“没有什么感想吗?例如‘谢谢,叶先生,我真是无以为报,所以请让我加入你们’什么的?” 叶修眨眨眼,看起来有些期待。

“有。”周泽楷晃了晃手中的表,缓慢且清晰地吐出他的疑惑,“这是监视器?”

“呃……”

叶修哑口,眼神飘开,转着视角把工作室扫了一圈两圈,最后对上的还是年轻人直白询问的眼。

真不好骗。

他哎了一声,尴尬地耸了耸肩,“如果我说‘是’的话你就把它留下?”

所以果然是监视器?

周泽楷左眼皮跳了两跳。

“小周,有时候太聪明不是件好事。”叶修叹气,“算了,既然想要拉拢你,告诉你也无妨。”

他放弃似地伸出手,轻轻敲了敲周泽楷的蓝宝石表镜,“如你所想,它确实不只是一枚机械表。齿轮安有定位系统,表盖夹层是扩音器,分针用来窃听,时针可以监控摄像,秒针……”

“麻醉?”

“你是日系动画看多了吧,”叶修汗颜,“那功能怎么可能现在就给你用?不过你真正加入后我也许会考虑这个想法。”

“装秒针上?”

“那就是个秒针。”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黑科技……周泽楷怏怏收回了手。

“所以呢,这是个计时窃听定位一体机,基于以上功能,我可以清楚地掌握你的一切日常行动……”

果然是用来监视我的。

周泽楷狠狠地盯了对方一眼,叶修清了一下喉咙,“是没什么隐私,但这样也是有好处的啊,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麻烦……像是有混混想揍扁你的鼻子什么的,我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帮你的忙。”

“怎么帮?”

“通过扩音器,口头威胁。”

只是口头威胁?

周泽楷挑眉。

“足够了。而且我觉得以你现在的身手,撂倒一两个混混不是难事。”

实话。

 “而且再次遇到‘哥布林’一类的人的时候,我可以通过它找到那些家伙,反正你横竖都是个饵,就不能帮我这个忙?”

油嘴滑舌……

虽然也不是不可以。

周泽楷垂下眼,默认地把双手收到背后。

叶修舒了一口气。单手拿起那把在酒吧里冲锋枪一样横扫一切的文明棍,看似随意地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点了一下,又点了一下。

“那么,自我介绍已经结束,礼物也收下了……现在可以谈谈了吗,关于你是否打算参加特工培训,并通过选拔的事?”

“培训……何时开始?”

周泽楷抬起头,他希望考虑的时间可以多一点,他还在犹豫。

“这个啊……”叶修微笑。

“现在。”

 

tbc

 

注:

1、*是电影里的台词,不过因为记忆问题,可能不是原话。

2、口头威胁:像是电影里Harry对Eggsy继父做的事。

补丁:

小周准备竞争的代号是“一枪穿云”(必须的),不过前任是谁我没想过,可能是张益伟吧(x)?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