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周叶】荣耀特工-中

5、评价

 

别墅走廊的石英钟里,分针和时针重叠后又多走了两格,朝着大厅的方向,一个人影匆匆闪过,因为过于熟悉那人的风格,叶修一开门便主动认错:“抱歉,迟到了两分钟。”

“两分二十四秒。”戴眼镜的男子站在会客厅一角,平静地看了一下表。

“早说过可以不用等我,我会在你们注意不到的时候偷偷进来。”

会客厅里的另一人怒道:“注意不到?这里算上你也只有3个人!”

“主席你别激动,注意点血压。”叶修笑着入座,把桌面上摆放的特制眼镜戴好,透过镜片,原本只有三人的大厅里凭空多出了九个身着西装的虚拟人像。

“瞧,这不就多了吗?”

“你这家伙……”坐在长桌主座的长者摇头,无奈地放下手中的茶杯,“好了,会议可以开始。石不转,你汇报一下吧。”

站着的男子点头,打开手里的电子屏,拿笔一指,挂在墙壁上的油画表面开始显示出大片的文字与数据。

“Glorysman的行动还算正常。沐雨橙风的任务遇上了一些困难,已经指派王不留行出发支援。夜雨声烦昨天已经完成了解救人质的任务,人质的记忆消除,他受了点轻伤。一叶之秋,二月可能需要你出席一场棘手的晚宴,任务的详情会按照老样子发给你……其余的还在进行中。”

“新人那边呢?”

“一枪穿云的选拔很顺利。”

“我家那个表现怎么样?”叶修靠着椅子问。

石不转斜了他一眼,貌似对这样的插话略有不满,但还是点开了一段视频,里头的人衣服全部湿漉漉的,周泽楷正在给一个倒在地上的男子止血。

“今天的是水中密室逃脱,大家的表现都很专业。其中周泽楷最为优秀,他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了出口,并且及时地对假装遇险的工作人员进行了有效抢救。”

 “有多快?”名字显示为王不留行的人问。

“记录以来最快的。”

“比老叶还快?”

“他那也算快?”有人不屑,“我们这也就只有喻文州那项成绩耗时比他长了。”

无辜中枪的索克萨尔苦笑,他把记录用的钢笔放到一边,开口说:”我自己的情况就不说了,叶修比较特殊,毕竟他在打开出口前还花时间把房间里的2个监视器拆了。如果不算这个,他所花的时间是最短的。”

“无用功。”一个看起来有些凶的男人冷哼。

“黑历史,误判。”叶修无奈,“监控镜头的造型太诡异了,水下又那么暗,我那时候以为是定时炸弹的计时器,当然得先解决了。”

 “观察不仔细。”

 “我就是观察太仔细了才会发现那两个不该被看到的东西。顺便老韩你好意思和我说观察?根本就没有去寻找出口,而是直接把房间的密封门强拆了的家伙是你不是我吧?”

  “一个拆弹狂魔,一个拆迁专家,”名为夜雨声烦的男人啧啧两声:“老叶,你还是低调一点为好,在这方面你不必谦虚,Glorysman选拔里‘表现最奇葩学员’你要认了第二就没人敢当第一了。”

 “少天,你现在才说话让我十分意外。”

 “太没有队友爱了!刚刚没听到我‘受轻伤’吗?”夜雨声烦怒指自己脖子上的绷带。

 “他前天在爆炸现场被烟熏着了喉咙,没有大碍,不过医生建议他最好安静几天。”石不转说。

 “难怪听着有点哑,这种喉咙受伤也要话唠的行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真是害人害己……”叶修扶额,“我都不知道是该劝你安静休息还是希望你把嗓子弄得更哑的好。”

 听到这话,一直显得潇洒安静的夜雨声烦像是点着的鞭炮,瞬间就跳了起来,但他很快就想到自己此时其实无法触碰到对方,便只能愤愤地挥了挥拳头,借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坐在中间的少女看着这样的场景,忍着快要笑出来的表情问:“那个‘最奇葩’具体是怎么样的一件事啊?经常听你们提。”

“咦。他居然没和沐沐你说过吗?”另一个女声从右侧传出,“就是大家都要经历的那个忠诚度测验。老叶在那次测验里,不但在五秒内解开了本不可能挣脱的绳索,而且还成功地制服了假冒成恶人的陶轩。那倒霉的家伙被他反绑在铁轨上一顿胖揍,不得不卸了伪装求饶。”

“好夸张……”沐雨橙风捂着嘴,“但这不是忠诚度测验吗?完全没有检测到呢,那样也算完成任务啊?”

 “所以说啊,老叶能选上真是奇怪,说不定有黑幕。”

“你们两个说够了没,别以为是女性我就不生气啊。“叶修拍了拍手,一点也不认真地威胁。

“早期的选拔难免会有些缺漏,”石不转说,“就是因为那次,后来这关的考官都必须让推荐人自己担当,以免发生类似的情况。”

王不留行摇头:“这样其实也不保险,即使是我们也不能保证不被新人压制。”

 “被自己推荐的新人干倒的就别混了。”

“那是。不仅如此,要是我们欣赏的新人没有挺住,当面供出了一切,这脸打的,想想还是挺虐的。”

“这又怎么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人说。

此话一落,大家也都不说话了,各自安静地思考着,直到叶修敲了敲桌子,勉强打断了这样的沉默。

“云秀,下周一给我空一间试衣间出来吧。”

“怎么?你终于决定要做新的西装了?”

“不是我,”叶修杵着脸,仰头看着画框里周泽楷的视频,露出了个淡淡的笑容。

“只是觉得他应该会很适合。”

 

 

6、搭档

 

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

拐角的餐厅不难找,和四周装修精致的咖啡店不同,这的装饰很随意。垂挂的万国旗,简单的桌椅,白墙,绿窗,烤架上摆放着翻滚的火腿肠,看着和许多普通的快餐店无差,完全无法从外观上令人意识到这儿的租金是多么的不菲。

叶修就在这样一家看似没品的餐厅等他。他坐店外的位置,浅色衬衫,羊绒背心,脖子上系着一条休闲领带,面前一杯咖啡,手上一份报纸,温和,普通,甚至带着些下午的悠闲与倦怠。这和以前见过的精英模样相比差了不少,周泽楷多看了两眼才上去相认。

而叶修好像一早就知道他在对街观察似的,等周泽楷来到正好非常恰当的距离时,抬起了头:

“来了?”

“嗯。”

周泽楷在叶修对面坐下,小心地把挎着的淡黄帆布包放到旁边的椅子上。

“训练还顺利?”

“嗯。”

“队伍团结吗?唔,不过这个也没法强求,你努力配合就好。”

“会的。”

“认床吗?挑食吗?不习惯的要克服,记得,听老师的话不要打架,和别的小朋友好好玩,如果有人欺负你,就拿枪打他的脑袋。”*

周泽楷觉得这话的风格和叶修不太对,但又说不上哪不对,想了想,慢慢回了句好,又露出了个腼腆的笑。

他点的咖啡到了,他先对叶修点了点头,又对侍应生道了谢。

叶修放下报纸,他没有吃下午茶的习惯,但现在嘴巴有点闲,咖啡没能缓解,反而让腮帮子干得发酸,他想抽烟。

不过整条街上都有NO SMOKING的标志。

于是他空着手伸到口袋里抹了一圈,又空着把手拿了出来。

周泽楷在这期间就这么端坐着,一直盯着他活动的手看。

他看那只手怎么翻阅报纸,怎么抚上洁白的骨瓷,怎么微蹭着深色的西装布料,又怎么随意地搭在桌上。

叶修想着烟,他点了点桌子,驼色的桌布上有片白色的碟子,里面放着些不知名的薄荷糖,那是给食客进餐后清新口气用的,他拿了一颗吃了,脸上很快就露出了古怪的颜色。

“我去,”他捂着嘴,把本是用来含的糖果一口吞进了肚,“什么味,像是吃了一嘴杀虫剂。”

周泽楷笑了笑,不自觉地跟着剥了一颗糖,吃到了嘴里,含着。

“嗯,难吃。”周泽楷说。

“我说了难吃了你还试,”叶修笑,“对了,明天下午把时间留给我,带你去风城烟雨的西装店量量身材。”

“做什么?”

“给你买套衣服,有用。”

周泽楷还想问点什么,帆布包在这时蠕动了一下。

叶修有些奇怪,朝那东西努了努嘴,“小周,那是什么?”

周泽楷把帆布包打开,抱出了里面的东西。

叶修神情微妙地看着青年手上捧着的软糯白球,拿起的咖啡杯就这么停在了嘴边。

好像是觉得叶修的表情看起来太过不解,周泽楷把手里的白球举在胸前,“兔子。”

“我知道……你养的?”

“嗯。”

“训练的时候可以养宠物?等等,你别告诉我这可爱的小东西你是在训练中挑选的搭档。”*

“是。”

叶修把手里的咖啡杯放下,一向平稳的手在临近瓷碟的地方抖了一抖,撞得两片瓷器发出了脆响。

天好蓝,心好塞,桌布上的花纹好方。

“小周,我没有批评的意思,既然都已经选完了,也没有什么反悔的余地。”叶修说着,头疼地扶起额,“不是,我想说的是,也许你对动物的训练很有心得,但是,你参加的是非常严格的训练,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不选那些比较容易驯服的犬科,就算是柯基……”

“让出去了,给双胞胎姐妹,还有柳非。”

“让,为什么?”

“女士优先。你教的。”

叶修哭笑不得,举手求饶,“好好,是没错,那别的呢?例如肉食目的猫或者鸮?”

“给秦牧云了,” 周泽楷挠着兔耳,小声地解释,“爱幼。”

“你不会还‘尊老’了吧?”

“没,我最大。”

话都说到这样,饶是叶修也无可奈何了,以周泽楷这样的标准,最后留下来的就算是只蚂蚁他都可能会欣然接受。叶修只能伸出手,跟着揉了揉兔子毛茸茸的小脑袋。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勉强选了这只兔子?”

“不勉强,你看……”周泽楷把兔子举了起来。软软的小家伙挣扎了几下,白绒的腿只在空中蹬了两圈,连点像样的动静都还没来得及弄出来,就被周泽楷拖住屁股收进了怀里。

“看什么?”叶修反问。周泽楷的动作好像是想要证明什么,但叶修没有读懂,而且反而更让他感到疑惑。

“喜欢。而且相性好。”

“哈?和你?”

周泽楷摇头,抓住兔子的一只前爪,硬是操纵着不配合的小动物对着叶修挥了一挥,作了个勉强的招财兔状。

“像你。”

像我?我和你相性很好吗?不,重点是这东西哪点像我了?

叶修抱过兔子,很不赞成地说:“没有任何地方和我相似。这明明更像你,尤其是都不怎么出声这点……”

周泽楷再一次摇头。

神挡杀神的叶特工真猜不透了,他捏住兔子的脖子,左看右看,完全跟不上小周学员的思考回路。

不过……也许是件好事。

他把兔子递了回去,“反正选都选了……好好养着吧。”

叶修看着温柔抱着兔子的周泽楷,回忆着最后的一项挑战。

也是,叶修想,比起别的生物,一声不吭又不太亲人的兔子确实会比较舍得杀吧。

 

 

tbc

*原作里挑选的是各种类型的小狗,但是为了剧情(自己的兴趣),改成各种不同类型的动物。

 *该部分台词致敬《花木兰》里木须的话。 
   


评论

热度(24)

  1. 花香满庭园-.--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