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周叶】荣耀特工-下

7、装备


更更衣室的灯很亮,周泽楷站在全身镜前,认真做着最后的整理。

完美的发型,整齐的衬衫,讲究的牛津鞋,无可挑剔的背心。风城烟雨根据周泽楷的体型制作了优秀的“盔甲”,耗时虽久,但确实值得。整套衣服合体修身,性感又不失严肃。从肩部到腰部,然后延伸至修长的双腿,每一块布料都呈现出一种充满男性力量的流线美,将周泽楷的原本就非常漂亮的身材衬得更是出众。

镜子前的青年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淑女们的梦中情人,年轻挺拔又英俊潇洒,洋气时髦的同时又兼具绅士风度,外观上的攻击力简直可以拿下大半个城市的女性和部分男性。这么看来,周泽楷在外观上的准备其实已经十分的充分,不过,对于即将参加宴会的两人而言,还需要一些更具“攻击性”的装备。

整理完领带,周泽楷又从桌上的盒子里拿出一支钢笔。宝蓝色,叶修介绍过,这是下毒的好工具。他想把东西插进在自己的胸口的口袋,但一不小心带下了别好的胸花。

 “不必紧张,就当自己是在出席一次普通的晚宴。”

叶修打开更衣室的门,弯腰把胸花捡起,递出。

周泽楷接过花,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对方现在并没有穿着西服外套,只是衬衫马甲。领口微微敞开,黑色的马甲上每一个扣子都咬合着,收紧出一条略微性感的腰线。

叶修迎着他的目光,同样地把对方欣赏了个清楚,他对年轻人现在的装束很满意,点头赞道:”风城烟雨的套装真是靠谱,帅得我都不想带你出去见人了。”

周泽楷呆呆地摇了摇头。

“领带打的不错。”叶修在周泽楷胸口按了按,白皙的手指拂过光滑的领带,漂亮得好像打了一层柔光。

“酒吧训练过。”

“哦,调酒师的制服是吧,那你应该会比较习惯,”叶修说,“美貌度满分。但是敌意太重了,在宴会上的时候记得收一收你的气势。”

周泽楷愣了愣,转身就对着镜子反省。

“不必那么拘束,对了,再给你点东西。”

叶修打开一个红盒子,像是为姑娘们献上戒指一样展示里面的金色扣子,“袖钉,很轻,可以贴在目标身上窃听。”

周泽楷把它们取出,思考着要怎么扣上。

“还有领针,”叶修这次直接将东西别在他的领带上,“万能钥匙,老式或者新式的电子锁都能解决。”

“最后,还有你的表。”叶修把他之前送出的银灰手表举起,炫耀什么似的在周泽楷眼前晃了两下,像是进行催眠的仪式,而周泽楷也像着了魔,情不自禁地就把手伸出,下一秒,冰凉的腕表便直接落到了他手里。

叶修这次没帮他戴上,认识到这一点,周泽楷莫名地有点失望。

“因为任务需要,我昨晚把它稍微改造了一下。”叶修说。

周泽楷把表凑近看了看,并未发现外观上有什么改变。 

“主要是功能上的变化,”叶修解释,“现在这只表是个真正的武器了。表盖可以翻开瞄准,表冠是开关,跟踪定位的功能保留,分针和时针的不再用来窃听和拍摄,而是麻痹和剧毒,所以不要像以前那样臭美对着时针自拍,会死人的。”

我从来就没有对着它自拍。

周泽楷觉得自己有些冤枉。

 “打扮完了吗帅哥们?”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画着淡妆,看起来不算非常漂亮,但是很有气质,那是这家裁缝店的店长,周泽楷见过她好几次。

“哦,真不错。老叶,你这次带来的家伙确实赏心悦目。”

“云秀你现在看起来十分危险,别打什么主意啊,他是我的。”

被叫做云秀的女性完全没有理会这样的警告,她把手搭在叶修的肩上,眼睛却是对着周泽楷的方向:“愿意不愿意做我的模特,答应的话,下次老叶来店里我可以给他打折。”

“小周,云秀是个亲切负责的店长,快答应。”

周泽楷瘪嘴,对瞬间就把自己卖了的介绍人表示不满。

“小周是吧,你第一次来,看在你人帅和老叶的面子上,免费再送你两样店里的东西。喜欢什么直接说。”被叫做云秀的女性很热情。

“礼帽和风衣。”周泽楷这次答得相当干脆。

“看不出你居然有自己的一套穿衣标准,”叶修惊讶,扭过头看向楚云秀,“会不会很奇怪?你这有配得起来的东西吗?”

“你以为这是谁的店?”楚云秀不客气地白了叶修一眼,“而且你瞧瞧这小子的条件,别说正常的风衣和礼帽,他就算在衣服外面套个麻袋也能体现出绅士风度。”

“你确定?”

 “确定,等到宴会结束,会有无数的女孩约他喝咖啡。”

“吸引女性?套着麻袋的情况下?”

“你好烦,我只是做个比喻……等等,在麻袋上做点设计也不是不可能。”楚云秀开始沉思。

“你慢慢想吧……”叶修随意地叼起一只烟,并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却发现周泽楷的眼里忽地闪过一丝锋利。

“怎么了?”

“不危险吗?” 周泽楷有些犹豫。

“危险?什么东西?”

“打火机……”

“嗯?”

“不是手榴弹?”

Glorysman的两位特工同时愣住,然后一起笑了。不一样的是楚云秀笑得颇为开心,叶修则是毫无表情的冷笑。

“设计部的疯子,你就听他们乱讲罢。”叶修举起那个可能为“危险手榴弹”银色金属块,很干脆地摁下了火石,淡蓝的火焰亮起,点燃了另一只手上的香烟。

周泽楷被弄得不明所以。

“别理,那家伙的毛病,”楚云秀笑得脸都有点红,“估计你不知道,叶修身上任何东西都可能是武器,不过只有烟和打火机真的就是烟和打火机。”

 “我可不想天天拿着个足以炸死野象的东西点烟,”叶修愤愤咬牙,“什么炸弹式打火机,就算有安全装置也不行,抽烟的时间也不放过,真是丧心病狂到反人类的发明。

8、宝贝

离开云秀的店之后,叶修还是带着周泽楷回到了他的工作室。

叶修打开隐藏在工作桌底下的暗门,露出了摆满武器的空间,手枪、步枪、机枪、狙击枪、手榴弹……各种危险的武器以及更多造型独特的装备像是收藏品一样被整齐在金色的丝布上,简直是个讲究的小型的军火库。

“虽然小东西威力无穷,不过真正的特工还是要把杀伤强大的武器才行。”

叶修指着这一排看着就能令人肾上腺素激增的东西,很是骄傲:“都是好家伙,挑你喜欢的吧。特殊的还是基本的这都有。”

周泽楷看了两眼,没多迟疑,径直指着两把手枪。

“噢,还是喜欢手枪吗?”

“习惯。”

“荒火,碎霜,两个漆黑的小恶魔。”他取下周泽楷挑的两把枪,它们看起来几乎一样,只在枪口上有红蓝两抹颜色以作区别。

“真是可怕的选择。完美的人体工学设计,射击精度高,防水防尘,轻便得可以放到上衣口袋里,但是坚固无比。荒火能够在钢筋混凝土的厚墙上打洞,碎霜射出弹孔可能比眼镜蛇的毒牙还细,破坏或者暗杀,口味任君挑选。区分着用吧,不过杀伤力都一样强大。”

周泽楷接过冰冷的枪支,眼睛里闪着兴奋而危险的光。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坠入了爱河,” 叶修看着这样的周泽楷,轻轻笑了笑,“不过被枪迷住可不是什么好事,你可得有魅力点,这两位宝贝可辣了,一般人驯服不了。”

你也很辣。

想驯服你。

无意识的想法忽然冒了出来,把周泽楷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瞬间红了脸,使劲把头埋下,好像空气里有可以掩盖他表情的泥土。他努力地用特工学校里学到的方法稳住自己的心跳,几秒后,他如愿恢复了状态。

叶修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慌乱,他背对着青年,指着一排放着文明棍形状的机枪架子:“我建议你再挑根文明棍或者雨伞,作为枪支,它的功能比较多,隐蔽性强,也比较好通过安检。”

“推荐?”周泽楷看得眼花缭乱,又不算很在意,便想让这个经验丰富的前辈帮他拿主意。

“都不错,文明棍比较灵活,不过我更喜欢伞,功能更多,攻击防御一体化……”

周泽楷耳朵里听着,视线却被挂在架子上方的一个带着密码锁的长盒吸引了注意。

“盒子里是?”

“哦,你注意到了。发现它的人我是要灭口的,但今天我心情好,给你看看也无妨。”

叶修耸肩,攀上梯子把盒子拿下,当着小周的面拉了拉锁:“密码是123456,简单得我自己都害怕,但是一般人我也不告诉他。”

周泽楷微笑,叶修的信任让他感到隐约的快乐。

密码锁被轻易打开,里面放置的是一把长伞,和普通的绅士长伞不同。它从伞顶到手柄全是耀眼的银色,伞布上还带着复杂的花纹,十分引人注目。

“千机伞。看起来很张扬是吧,沐橙说除非我想打扮成马戏团的小丑,不然没有正常的礼服可以压得住它。”

“很好看。”

“谢谢,它会高兴的。”叶修很快把盒子盖上,“可惜呢,这位是比你的荒火和碎霜更为火辣的女神,天才,并且任性娇气,你是第三个见过它后还活着的人类,我一般也只有在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会带上。实力没达到我这种水平的话,我不建议别人轻易碰它。而且很遗憾的,你就在这块警告的范围内。”

“没事。”

周泽楷没有介意特工前辈毫不谦虚的说辞,只是抚了抚放在胸口上的双枪,表示他已心有所属。

 

9、任务

“看到那两个服务生了没有?”叶修坐在车里,指着酒店门口两个穿着红衣的男子,“虽然这次我们有邀请函,但是我想知道,如果你手中空无一物,要怎么混入会场?”

“直接走进去。”

“看来特工学院的课程你掌握的很好。在你衣着得体的情况下,发自内心的自信是你融入环境的伪装,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认识到自己确实是一名绅士,现在网上也许会说我们这种人在‘zhuangbility’,不过我觉得这种形容也挺准确的……拿我来说吧,你觉得我平时是什么样的?”

“优雅,从容。”*

 “……你的答案和我想的不一样,”叶修梗了一下,“不过我决定给你的答案打个A。唔,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教学效果,我拿索克萨尔的错误答案举个例子,哦,是前任的索克萨尔,他说我平时是‘猥琐且没下限’的,假设他是对的,那么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我必须该怎么做?”

周泽楷沉思了数秒,将自己的文明棒从后座递给了叶修,叶修单手接过,对上周泽楷沉静的目光。

“很好。”他指叶修刚刚接过文明棒的动作。

“他错了。”他指前任索克萨尔的评语。

“优雅,从容。”周泽楷重申,他隔着那根光滑的木棒,轻轻扣住了叶修的手。

“你是认真的?” 叶修笑得无奈,他看着虚虚拉着自己的青年,不知怎么地却无法将手松开,“好吧。嗯,优雅,从容,谢谢你的评价…………看来理论教学是行不通了,我想我还是在实践中教你一些东西比较好,那会让你更加有体会。还记得今天你的任务吗?”

“萨尔议员的女儿。”

“你是我见过天赋最足的候选者,表情再放松点就好了,机灵点,语言是你的弱点,虽然对你有些困难,但还是尽量装得健谈一些,不然很难骗到女目标的好感。”

 周泽楷偏头,露出一个不解的微笑,路过的两个姑娘透过车窗看见了,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呼叹。

“好吧,也不一定……”叶修小声说。

 

10、欲望

“好了,这是你的第一次特工任务,我希望它会变成一个值得纪念的美妙夜晚。”叶修把手伸到车门上,“等我们离开车,不但要让宴会的大家看到两位绅士,还要让大家看到……你猜我想说什么?”

周泽楷把文明棍提到胸前,他眉头紧皱,想象叶修可能会说出的哪些激励的话语,可惜他最终还是失败了。

“这都看不出来?”叶修指了指后视镜,抱臂,颔首,“喏,两个帅哥。”

“……”

“行动的时间到了。”叶修理了理胸前的领带,取出一副手套。

“要戴手套?”周泽楷不解。

“看情况。一般不需要,但是今晚的宴会我需要应付不少老掉牙的老派绅士,戴上手套会显得更有礼仪。不过更主要原因是我想隐藏指纹。”

叶修轻巧地说着,麻利地将它们戴起。

那是一副牛皮手套,深褐色的皮质完整地裹住了叶修的双手,尺寸很合适,手部的肌肉轮廓显得愈加明显,乍看下似乎还有些性感。

但是周泽楷并不喜欢。

他不应该在他的手上佩戴这种多余的饰物。周泽楷想,如果叶修想炫耀他最好的一面,他不应该带上手套。是的,手,只是手,他只要把他的手伸出来,那双干干净净的手,任何璀璨的珠宝就会在瞬间黯然失色。

他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晚上,叶修白皙的手指夹着镊子,在灯下摆弄那些零件的模样,那么美好,仿佛闪着光辉。

得把那双碍眼的手套脱下来。

有个声音这样对他说。

不,周泽楷摇头,否定了心里的那个说法。

不够,只是手套不够。 

周泽楷闭上眼睛,又猛地睁开。

他在他们认识了几个月后忽然意识到自己早已一见钟情。

 

 

Tbc.

 

*:原作台词,“优雅,从容,然后老去。”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