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周叶】荣耀特工-尾

11、评价


“难得你会在这个时候把我单独叫出来,”叶修打开门,走进了只坐着一人的大厅,“发生了什么大事吗?还是你终于决定给我批个假期了?”

“没有大事和假期我不能单独叫你来?”Glorysman的冯主席放下手中的红酒,往叶修位置上的空杯里加了两块冰。

“可以,只是这样我可能不会过来。果汁谢谢。”

“自己倒!”冯宪君瞪了他一眼,用力地把放着酒水果汁的活动桌往叶修的方向推去。然后他马上就对刚才所做的暴躁举动感到懊恼——一个优秀的绅士不该为了随便的事情失了礼仪。但叶修总是会让他在奇怪的地方抓狂心累,并且不知不觉地就忘掉了应该始终保持的风度。

不过也还好他面对的人是叶修……对方像是没看到一样,毫不介意自己方才的失态。他拿着一根细长的玻璃调酒棒,侧靠着长桌,上身半弯着,站出一个其实很别扭但是看着又有些赏心悦目的姿势,像是制作什么特别的鸡尾酒一样往杯子里混合着果汁。

“我还是要再次建议你学会饮酒,”冯宪君扣着十指,“作为合格的绅士,你该有自己的口味,不能老是像个家庭主妇似地用做饭的思路去调制酒品。”

“不,其实我是用化学实验的思路去调的。”叶修扬了扬手里的杯子。

“我是吃了什么药才会想到要说服你。”冯宪君捂着头,“你推荐的学员这点都比你做的好。”

“小周之前可是在酒吧工作的,他这方面的技术已经不止是‘比我好’那么简单了。”

“你还知道认输?”

“我只是实话实说。包括你认为我‘不认输’的时候。”叶修把分了三层的漂亮果汁放到冯宪君面前,又做了个“请”的动作:“从小周那新学的两招,无酒精,我给它命名为‘一叶之秋’,试试?”

“这名字让人无法放心,”冯宪君拿着喝了一口,抿了抿嘴,“还不错,你该再向他学学别的酒精饮料。”

“不在目标面前暴露就足够了,酒精会令人思维迟钝。”

冯宪君哼了一声,从怀里拿出石不转准备给他的数据,丢到叶修的面前,“周泽楷是吧,我这次叫你来就是想聊聊那个新人。他进步得很快,成绩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的候选者。”

“他很优秀。”叶修赞成地点头,“坚定,果敢,行动力强得超出你的想象,不亲自体会过你根本无法理解我对他的评价。虽然现在就这样说对别的学员不太公平,但从至今的表现来看,他是最合适的一枪穿云的人选。”

“可是你不该现在就私自带他去执行任务。”冯宪君马上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他需要叶修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还只是个学员,再优秀也只接受了5个月的训练,未通过面试的人是不能接触真正的任务的!”

“这只是惯例,并非规定。我当学员的第一个月就已经狙击了五个‘哥布林’的成员。”

“那是意外。我知道你执行任务的时候都比较大胆,但这次你不是一个人。任务失败了怎么办?他要是失手了怎么办?”

“不是大胆,只是我对风险的评估标准比你们的要低一点,”叶修翻着周泽楷的训练报告,时不时地因为上面显示的数据露出满意的微笑,“而且既然带他去了,我当然对任务的难度做了判断,也做好了保全他的准备。结果是他做的很好,议员的女儿到现在都还没意识到是她泄露了他老爹的渎职行为。而且我打包票,别说那个简单的潜入任务,现在就算把他和我们一起丢到战场里,他也能应付大部分困难,至少我确定他在战场上会活得比你久,亲爱的主席。”

“我都多少岁了!”冯宪君气得简直不知道往哪搁放他的双手,他想取出放在西装外套内袋里的药物,却又因为叶修此时一脸“如我所料”的得意表情而又重重地把刚拉开的外套合上。 

“照你的意思我简直现在就该把一枪穿云的代号给他!”

“这是个好主意,我个人表示赞成。”叶修积极地举起了右手。

冯宪君再次认识到和叶修赌气是多么无用的一件事情,他深吸口气,把叶修做的那杯东西一饮而尽。

果汁的甜味对老人家而言还是腻些许,但冰凉的口感还是让他的大脑冷静了不少,这位掌控着Glorysman运作的长者转动着手里的空杯,终于又想起了他叫叶修过来的最初目的。

“我看得出,你有些着急,”冯宪君说,神情像在和一个朋友聊天,语气却带着那么些不容置疑的意思,“之前招聘沐雨橙风的时候你都未曾如此焦虑。虽然陶轩背叛了以后我们确实损失太多……”

叶修露出了不解的笑容:“什么意思?”

冯宪君扣手敲了敲桌面,用以提醒对方他接下来的话是重点,“Glorysman的第一特工,叶修,比起冉冉升起的新人,我更关心我已经拥有的成员。你现在像是安排继承人一样地在着急训练那个孩子,这件事情让我对你的状态感到担忧。”

“继承人?”叶修换了个姿势,他睁大了眼,看起来是真正惊讶了,“老冯你想的也太多了,我为什么要考虑那种事情?我那么想拉他进来当然是因为他帅啊。”

“……”

“开玩笑的,我看中的是他的身手。你是没看到他在酒店里做掉保镖的样子,他凶起来像是一头野兽。要是培训中被别的什么机构捷足先登挖走了我们才是损失大了,培养了那么久……”

“……”

“不过你想提前给我发退休金的话我不介意,直接打到我银行卡里就可以了。”叶修说着还想直接把卡片拿出来,但他发现自己没带,便摊手补充道:“唔,你知道卡号的。”

冯宪君紧着嘴,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在叶修不自觉翻口袋的时候把怀里的药掏了出来,抖着手倒出了两颗。

叶修见状,乖乖地闭嘴给他顺气。

“你继续说!”冯宪君抬起头,脸上还留着吞咽着药丸的难受表情,但他还是把全部的目光留给了叶修,等着这位巧舌的特工说出什么奇怪的理由说服自己,却没想到他听到了一个疑问。

“你不喜欢他吗?” 

冯宪君顿了一下,在想这是不是什么语言圈套。 

“我很喜欢他,所以非常希望他能留下来,”叶修盯着空气中的一点,尽管那里并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就这样。不管你信不信,这就是原因。当然,我不会帮他作弊的。”

“哼,我当然喜欢他。”冯宪君实话实说,又补充性地插了上一刀,“超过喜欢你。”

“心碎了,我需要申请工伤,报告怎么写的来着……”

“这种问题你去问石不转,不过你写多少我都不会批的。”

冯宪君没好气地喝了一大杯凉水,并把背往左边移了一点——叶修给他顺气的时候拍得他很舒服,但老是拍一个地方,那已经有点疼了。

 

12、现场

 

最后传过来的画面是飞溅出的鲜红,然后一切陷入了漆黑,看不到人,看不到物,看不到发生的原因,也看不到结果。

特工的活动总是伴随着致命的危险,替失败的队友收尸,这对Glorysman的成员而言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但这次还是有些让人意外。

肖时钦戴着口罩,站在粘脚的地面上,按开了通讯的按钮。

“石不转吗?这里是生灵灭。”

“收到。”

“我已经到了,关于我对现场的评估,你想听轻松版的还是正常版的?

“你说呢?”

“是有人把巨型绞肉机塞到这个房间里来了吗?”肖时钦干笑了两声,“不好笑是吧?我知道这不太像我,不过这儿非常令人压抑,我需要找人聊天。”

“我在听。” 

“简单的说,一场屠杀,到处都是碎裂的尸块和血迹,腥味让人恶心,我见惯了尸体,但这真得憋着才能不吐出来。你们确认通讯是断在这里的吗?”

“确认。而且已经超过了规定的联络时间。”

“事情不一定想我们想的那么糟,也许他已经脱离了,毕竟他是一叶之秋。慢着……”

石不转没有说话,他安静地听着通讯器里传来的翻找和呼吸声。

“我想我看到了他的外套,已经碎成片了,这东西明明是防弹的……里面还有残肢,但是没有找到头。”

石不转叹了口气:“还有吗?”

“发现他的棍子,断了,子弹也打空了,已经回收。呃……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希望粘在上面的断掌不是他的……”肖时钦回想着同伴好看的手,不愿将它和眼前这指骨扭曲的肢体联系在一起,“这个角落至少躺了三个人。我没法从这里区分出那一块才是他,除非我把所有的血和肉都打包回去。”

“尽量吧。”

“我可以抱怨吗,为什么大老远派我来做这种难受的工作?这附近应该还有两个特工。”

“但那两个人是沐雨橙风和夜雨声烦。”石不转说,“我们已经不能再承受其他损失了,即使只是心情上的细微影响都可能导致不可估量的后果。”

“为什么你认为我不会受影响?我可能也需要一点心理干预的介入。”

石不转沉默了一会,“我会帮你预约。”

“还真是谢了。”

比起尸体,散落的物品相对好识别一点,肖时钦把叶修的打火机从一个人的眉心里抠出,从不把打火机当武器用的他到底还是把这小小的抽烟宝贝丢了出去。

他把东西装好,又拔下叶修插在墙上的小刀,上面甚至还扎着一个眼球,已经干了,一拔就掉。

“还需要我提取血液样本吗?”肖时钦问,“都混起来了,就算我带一包现场的空气回去,你们都能检测到十几个人的DNA。”

“不,我们做不到。”

“开个玩笑。”

“速度快点,爆炸装置安好了吗?警察很快就到现场了。”

“差不多了。”

肖时钦把回收好的东西用证据袋和裹尸袋封好,操纵着自己的机械小人把它们搬进了车厢。警车的声音渐渐从远处传来。他麻利地将身上穿防护服脱下,点燃。明亮的火焰照亮了黑暗的一角,碎尸的阴影拉出一片扭曲的形状,未干涸的血迹还在滴落,火焰燃着脂肪,发出了零星的声响。

一枪穿云还没选出来,就要寻找新的一叶之秋了吗……

肖时钦按下了爆破的按钮,在心中默念。

一切为了荣耀。

 

13、行动

 

放在口袋里里的手机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周泽楷终于按下了接听按钮。

“周泽楷吗?”

“嗯。”

“两件事,一是我们的高空定点降落考核还有半小时就要开始了,你最好在十分钟内就到总部的机场集中。”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迎面吹来的风声很大,为了减少干扰,他按下了手机自带的减噪功能。

“第二件事,叶修是不是给了你一块表?”

“有。”回答的声音很快,周泽楷几乎没有迟疑。 

“集中的时候,拿过来。不要给别人,不要损坏,你知道的吧,那上面有定位装置。”

周泽楷点头,很快意识到对方看不见,于是对着耳机上的话筒补充,“知道。”

“我们并不是无故要拿走叶修给你的东西。事实上,除了Glorysman的通讯系统外,叶修自己还制作了一个系统,可以将你的位置显示到他私人的怀表上。希望你不要因为隐私被侵犯而介意,他只是想要保护你。”

“他说过。”

毫无起伏的回答传来,话筒前的石不转和冯宪君忍不住互相对视。叶修出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告知了他所欣赏的这位学员。他们曾担心叶修的事情会让周泽楷变得紧张或是消沉,让人意外的是,他十分平静地就接受了这一切。

冷静,理性,果然是个特工的好苗子。

虽然看起来好像略微的不近人情。

带着巨大的欣慰和替叶修的一些遗憾,他们继续了应该进行的特工训练,并且迅速开始着手新的“一叶之秋”的提名。然后事情发生的第三天,他们终于黑进了叶修的个人网络,找到了叶修可能生存的线索,却发现可能用来追踪的装置在周泽楷那里。

于是有了这通电话。

“你清楚就好。”确定了手表的所在,石不转放下了大半颗心,但却更为焦急了起来,“Glorysman的特工身上都有定位的芯片,装在我们西服的扣子上。叶修的已经在任务重损毁,以至于我们失去了他的信息。不过他随身携带的怀表还在工作,现在我们需要通过他给你的表,逆向追踪那枚怀表的位置,也许可以找到他……所以现在就给我过来,听到了吗?”

“不行。”

“你说什么?”石不转提高了音量,“周泽楷,你听懂我们意思了吗?我们需要叶修给你的表,这不是请求,是命令。等等?你现在在哪里?”

周泽楷说了一个位置。石不转把地图调出来,发现那是而是远离城市中心的一个汽车废弃场。

“你在那种地方干什么?你现在应该已经到机场集中了才对!”一向冷静的战术大师有些吃惊。

“找叶修。”周泽楷说完,停下了高速运转的摩托。

一幢散发着金属和机油臭气的大型仓库已近在眼前,在这个满是黄土和飞沙的荒郊野外。

“你怎么找他?”

周泽楷没有马上回答,他把摩托藏在一块隐蔽的风洞石下,又拿出放好武器的背包。巴雷特狙击步枪已经架起,他在前段安好特制的消音器,这才一边调整着准星,一边回答着刚才的问题:“入侵系统,逆向追踪。”

周泽楷低头看了眼已经被拆自己拆得乱七八糟的银色手表。齿轮的中心,一个小小的发信器正在安静地工作,他把贴在手表上的读取磁片取下,摩托上的便携式电脑显示的信号发出点就在这个仓库偏南一角。

“你找到了他的地址?!”

“嗯。”

不但自己想了方法,还主动找到了叶修的行踪,终于亲自体会到叶修口中周泽楷“超乎想象的行动力”的冯宪君一把扯过话筒,着急地对着那头发出了命令:“周泽楷,现在什么也别做!原地待命,先把地址发给我们。”

“已经发了,给石不转。”

石不转匆忙地打开自己的邮箱,果然发现周泽楷两小时前发送的邮件和通讯邀请。但因为他最近需要处理的紧急信息实在太多,一时忽略了这个普通学员发来的信息。

“除了地址,你还掌握了什么?”

“他的位置,他带着伞,他还活着。”

 “你确定他还活着吗?”冯宪君追问,而石不转已经第一时间打开了Glorysman的通讯,向附近的特工下达了赶往现场的任务指令。

“怀表有记录,破解了。”

但是生命体征很弱,需要尽快……周泽楷看了一眼便携电脑上传来的生理数据,多往背包里塞了一管肾上腺素。为了以防万一, 他甚至不计重量地将AED都带在了身上。

在获得叶修出事的消息之前,周泽楷就去了一趟叶修的工作室,那儿一切如初,唯独盒子里的千机伞不见了踪影。叶修出任务的时候,周泽楷也是看着的,他并未携带千机伞,但是现在,伞却不见了。

叶修因为什么事情回来过……知道这样的消息,周泽楷并未第一时间报告,毕竟叶修的任务机密,行踪不定,若是随便什么也要紧张汇报的话搞不好还会坏事。但因为如此,他始终警惕着一切,并且思考着可能的应对方法,直到噩耗传来,他才迅速开始了行动。

叶修所在的仓库附近有三个人。

周泽楷把手指放在扳机上,第一次发出疑问:“确认,这是考核吗?”

“不,这不是考核,也没有安全保护,你现在必须尽快离开!”

“好。

准星由目标的大腿移到了目标的头顶。

下一秒,听筒里传来“呯”一样不大不小的声响,同时响起的还有石沙滑落的声音和周泽楷吃痛的呼声。

“怎么了?”冯宪君问。

“解决了一个。”周泽楷淡淡地陈述,迅速地调整了姿势,巴特雷的后坐力比模拟的时候还强,他刚吃了一记,肩膀有些疼痛。二十秒的沉默后,又是同样的声响,“南边,第二个。”

“服从命令!停下!” 

“时间不多。” 确认目标地点执勤人员已全被击杀,周泽楷背上背包,翻出了掩体。

 “我可以的。”

奔跑的脚步和平稳的呼吸从话筒中传出,意识到周泽楷已经开始行动的冯宪君抓狂了,他脑子里甚至浮现出年轻学员因为暴露而被围攻击杀的画面,于是发了狠地对着话筒大吼大叫:“周泽楷,你现在马上回来完成今天的测验,不这样,我无法将‘一枪穿云’这个名字交给你。”

周泽楷前进的步子停了下来。话筒里,冯宪君着急的声音还在不停地从里面传出:“停下, 回来。相信我们,我们已经出发了。学员就去做学员该做的事情,他很欣赏你,别辜负他的期待。”

像是在心里默默地确认什么,周泽楷沉思了一会,开口便是十分笃定的语气:“不会。”

“你!”冯宪君手里的话筒都要握碎了。

“叶修,我会带回来。”西装外的风衣在黄沙中扬起了下摆,周泽楷竖起手枪,用枪口微微顶起礼帽的帽檐。

“一枪穿云,也会是我。”

 

14、开始

 

叶修醒来的时候最先看到的是周泽楷的脸,然后就是布满铁锈和褐色苔藓的房间,眼前的景色还时不时地发黑,大脑供血不足的感觉让他只觉得浑身乏力,呼吸困难,耳朵里还有尖锐的声音在响,颅骨里的组织像是打翻了的豆花,争先恐后地往眼睛鼻腔里压。

“我还没死吧?”叶修虚弱地问,他现在正被周泽楷半搂在怀里,胸口的衣衫大开,上面还贴着电极板。

“AED,其实有更方便的东西,电击戒指什么的……”叶修还很晕,他拉扯了一下身上的电线,脑袋不知不觉地就往周泽楷身上垂,对方麻利地把用完的装置摘下,将自己的风衣裹在叶修身上。

“你在干什么?”叶修醉酒一样地呢喃。

“救你。”

周泽楷往叶修嘴里塞了一团布,把他扶好,认真问:“玛格丽特怎么调?”

玛格丽特?

叶修的大脑还在缓慢地消化周泽楷的问题。大腿上就忽然袭来一阵强烈的剧痛。他下意识地掐紧了周泽楷的手腕,大睁着眼。剧痛让他本能地想要惨叫,不过最后发出来的只是有憋闷的声音,他的嗓子还很干,而剩余的嘶喊又被嘴里的布团堵住了。

“操……”他抬起头,往身下看去,就看到他腿静脉上插着一根肾上腺素的注射装置,而握着它的手,是属于周泽楷的。

“手法真狠。”叶修眨了眨眼睛,方才痛出来的眼泪顺着流到了嘴边的布团上,很快就被吸干。他把东西摘下,觉得自己疼死了一回。难受得甚至不想表扬周泽楷刚才的一串动作其实有多么地干脆利落。

“能动?”

“揍你一顿没问题……”叶修把风衣扣紧,身体机能在药物的作用下慢慢恢复,“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想我应该还没有脱离。”

“不好解释……”

“那也要解释。”

“时间紧。”

“解释。”

“敌人要来。”

“说。”

周泽楷无奈地低头,他拿出怀里的碎霜,将其抵在叶修的头顶上。

“先跟我走。”

“你……”

叶修愣了,他没想到才过几个月,周泽楷就把自己当初对他使的那招用在了自己身上。

而周泽楷自己也有些郁闷。

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里其实应该是个绅士的亲吻的……他想。

 

END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