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3

3、

 

“哎,老叶!”方锐扭过头,全然没有在人房间呆一晚上不好意思的样子,他把手伸出来,朝叶修招呼了好几下,“过来过来,给你看个好玩的。”3、

叶修没有过问方锐还呆在这里的原因,他走过去,发现对方所谓的“好玩的”其实是个视频,正好就是这几天掐得颇为热闹的《枪王到苏黎世搞比♂利》。

其实方锐下午把叶修的电脑包放回他房间后,出于某种他自己不愿承认所以还显模糊的原因,并没有立刻离开这里。他在里面站了一会,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几圈,像分析一块崭新的比赛地图一样细细观察着这儿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得出了这房间和他那儿的几乎一样的无聊结论。酒店的标准间,当然一样,方锐这明明是无用功,但他却觉得叶修的房间不该和自己的一样,就算是临时的住所也不能啊,他想了一会,又嗅了一会,才发觉因为禁烟,这儿缺了叶修最关键的一个要素。

方锐不是很满意,在上林苑的时候,叶修的房间多个老魏,在这里的房间却又少了烟,哪儿都不纯,但这样又怎么了呢,难道他想找出一个空间,在里面装满叶修相关的东西?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于是他便坐在电脑前的椅子前,闭着眼睛想那家伙。

他想他半夜趴在电脑前睡着的样子,叼着烟给莫凡罗辑讲荣耀的样子,戳着他的脑门喊他废物点心的样子,荣耀第十赛季差点把奖杯滑落的样子……对,这一幕,那天比赛后他便注意到了叶修的不对劲,然后他的视线便一直粘着他,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和沐橙帮着接住了那个掉落的奖杯。然后那之后,那之后叶修便离开了荣耀,离开兴欣,离开自己……那时方锐心里空落落的,但还没觉得不对劲,因为老林走的时候他也挺失落,他以为叶修退役给自己造成的郁闷只是老林的升级版,直到那家伙又忽然回来了,带着一脸的不耐烦,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哎,居然还是以国家队领队的身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白浪费了浪费了老板娘那么多的眼泪,你看他今天在会议室歪歪坐笑着的样子,多么气人,得瑟得简直让人想拆了吃了。

方锐气得想笑,却猛然发现,他其实高兴极了,他开心能再见到叶修,能再和他在一起。狡猾的战术大师不知何时在他的脑子里头挖了个坑,而由于他的疏忽管理,现在坑里进了水,水里养了鱼,鱼正在吐泡泡,每一个泡泡上都映着“叶修”两个字。

蛋,怎么娘兮兮的!

方锐睁开眼睛,拍拍了脸,打开电脑,试图通过荣耀来安抚他的心灵,但叶修并没有怎么使用这台电脑,上面没有荣耀。于是他翻看起了国内关于这次比赛的新闻视频,当然要专门找中国第一荣耀气功师海无量的挑。不过不多,记者都拍喻文州周泽楷苏沐橙去了,他便转而求次,看看有没有网友的视频剪辑,还真有。但看完方锐却有些失望,总觉得粉丝做的海无量视频欠了点节奏,缺了股劲头。这也为难粉丝,气功师的招式大多都没什么音效光效,最给力的气贯长虹看着也是七彩光芒,漂亮有余霸气不足,做起MAD来确实不太容易踩着鼓点。

但你要真这样给他解释,他肯定不听,十赛季叶修连夜剪的视频还在他的论坛账号下贴着呢,点击率杠杠的,帅气度破表,满屏的弹幕刷的都是“方锐大大我要给你生孩子”。叶修连夜赶的都能做得这么好,真爱粉怎么能输?

方锐这样想着,便点开了叶修给自己做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高兴,“哎嘿嘿嘿”地笑了一个晚上。直到门把被扭开,叶修走进来。

方锐这下才想起来,自己还呆在叶修的房间里,而他在干嘛?对着叶修给他做的视频笑。

其实这也没什么,这要在兴欣或者别的地方,方锐完全无所谓,被人发现看自己视频怎么了?要看当然就看最好的,海无量就是帅!方锐大大的操作就是牛B!全荣耀还能找到咱那么帅的气功师吗?啊,你说能?关门,放包子!

但此时瓜田李下,做贼心虚,他本能地大爆手速,关了叶修做的视频,随便点开了个热门,《枪王到苏黎世搞比♂利》,咦,什么鬼东西。

这么一串动作搞得他有些狼狈,但方锐是什么人啊,全明星盗贼,猥琐流大师,这点抓包就让他素手无策也太对不起他那么多年培养出来的素质,于是他扭头挥手,很自然地喊着老叶,过来过来,给你看个好玩的。

叶修凑过去看了,一段MAD播完,两人都觉得有些乐。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想得可没有粉丝多,君莫笑被反复爆头的画面看了也就过了,完全没戳到什么G点,反而一起啧啧赞叹,荣耀这游戏做得真是好,你看里面那几个巴特雷狙击,伤害不同画面效果也不同,也不知道这程序是怎么弄的,不知道能不能让罗辑算算用在战术里。

气氛好像变得比较自然了,方锐又胡乱点了几个视频,忽然灵机一动,张嘴说道:“老叶,你再给海无量做个视频吧,怎么帅怎么做,增加点士气。”

“你求我啊。”

“我求你啊。”

这垃圾话接得太过干脆,叶修发出了一声略有疑惑的气音,他侧过脸,带着值得玩味的表情瞥了下看着精神奕奕的方锐,想着这家伙今天怎么了?他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在方锐眼里已被放大成一种可口的模样,方锐看着他,饥肠辘辘地想,这家伙这表情真好看。

短暂的沉默让方锐觉得喉咙有些干,他心猿意马地听了十几下秒针动响,终于听到让他开心的话。

“好啊,帮你做。”

方锐真想扑上去亲这家伙一口。

叶修自然是不知道对方的这一番纠结,他蹲下身取出包里的笔记本电脑,不经意想起下午复盘时大家多次提到的手速问题。

“方锐,今天和荷兰队的个人赛你感觉怎么样?”

听到正事,方锐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转回了荣耀模式:“对手挺好骗,但是手速很霸道,不小心就会被带到他们的节奏里。”

“数据我看了,他们的平均手速比较快。”叶修把笔记本电脑放到方锐手边,按下了开关。

“因为欧洲人的优势吧,你看今天荷兰队长那手大得……”,方锐举起自己的左手,又抓起叶修的右手叠上去,盖住三分之二的部分。他做这个动作本是无心,荷兰人的手不是大嘛,他这样是想更明白地向叶修表示荷兰人的手有咱俩这么大,结果做完后他反而忘了初衷,因为他的视觉和触觉忽然挤占了他的思维,它们争先恐后地告诉他:想什么荷兰人?看,叶修的手现在搭在你的手上,凉凉的,薄薄的,服服帖帖的。

叶修正等着方锐后面的话,殊不知眼前这人的思维早已跑偏,他俯身想看方锐怎么了。T恤因为他的动作随着重力落下,露出了锁骨和隐约可见的更内部,本来方锐没看到的,但因为他俯下了身子,这下两人靠得近了,鼻息自然地吹在方锐耳边,有点淡淡的烟味,他刚刚在酒店外偷偷抽了一支。

这是很正常的动作,但他不知道方锐想着他的这个味道想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他这么一下直接就把方锐点着了。方锐扭头抗议,转身就看到上面说的风景,这下可好,激得方锐触电一样从椅子上站起,想要远离叶修,然后他朝着他的床铺滚了过去,毕竟那是这块糟糕的副本地图中面积最大的部分。

“你这借我躺一下,你要睡了再叫我。”方锐抓起被子叫。

“干嘛啊?都几点了?困了回你自己那去睡。”

“卧槽我好心帮你暖床你居然还嫌弃我。”

“大夏天的暖什么床?被子被你睡得都是热汗,喂,快起来不然我烟摁你脸上了啊!”

方锐本来也是极不安稳,方才他没好意思翻床,结果扑入被褥后才发现自己瞬间就被更多的叶修的味道包围了,这亢奋BUFF未免来得过分突兀,方锐大喊不好,早就犹豫着赶紧爬起来回去算了。结果听到叶修这几句喊话他反而乐呵了,这里不能抽烟,而且他知道叶修就算真叼着烟也不会把摁他脸上,他说这话约等于默认了,他让他睡这床了,他不会赶他,肯定不会。

于是他心安理得地把被子全卷起来裹身上,大爷一样地摆起了舒服的睡觉姿势。

“不要,我就在这躺着。”方锐说完,闭眼躺尸状。

“这什么人啊……”叶修喃喃道,又推了方锐一把,对方懒懒地动了,摸着热热的。

房间里静了。方锐闭者眼睛,听觉告诉他在短暂的接触后,彼此的距离被拉远,叶修去了浴室。他关上了门,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布料和皮肤正在摩擦,淋浴喷头被打开,热水顺着引力下落,撞击在叶修身上,他的皮肤很白,但是今晚水有点烫,估计没多久就会被蒸成粉红,而热水则会顺他的皮肤流下,落在冰凉的瓷砖上,腾起一股股的水汽。

就像受到不间断的水声影响一样,方锐有些难耐,脑子里那养着叶修鱼的水洼变成了泉眼,也咕噜咕噜开始冒泡,水越涌越多,越来越满,然后溢出大脑,不受控制地流遍四肢,涌向心脏,最后全部向下倾倒,堆积在了下腹那个尴尬的地方,又热又涨。

要糟。

方锐猛地从床上坐起,跑出了门。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