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4

4、

 

从浴室出来后方锐已经不见了踪影,开门探头,走廊也如想象般的空无一人,叶修汲着拖鞋,点开QQ,对着那个显示手机客户端在线的海无量敲了句“早点睡”后,便慢慢回床整理那团被滚得像是用过的纸巾的被单。

至于方锐本人去哪了去干了什么,只能一言以蔽之:那画面太【哔】我不敢看。

第二天还是没有比赛,大家都聚在一起观看其他国家的比赛直播,以提前了解对手。中国队的分组很不错,同组的其他队都是主流意见认为较弱的队伍。叶修曾经不认真地怀疑过喻文州是不是把用来点“手速”的技能点都用到“手气”上了,一上去就直接抽了个上上签。虽说真要分到死亡之组肯定没人会喊怕,但能省心省力地进到淘汰赛更好,以免提前消耗太多的精力。

世界邀请赛将会持续三周,十六支队伍被分成四组,先分别进行三轮小组赛,每组积分前两名的队伍晋升八强进入淘汰赛,和欧洲杯挺相似。每场的比赛内容是个人赛3场,擂台赛5对5,团队赛6对6,以人头计算积分。据悉参赛的十六个国家里没有任何一家的联赛采用的是这种奇葩对战方式,大家适应得很不好,纷纷向组委会提出修改建议,但得到回复说要改也是日后的事,再说如果所有人都不熟悉,也算变相地实现了某种公平。

大家都觉得这实在坑爹,组委会真是霸道,不过向他们提出建议倒也不是全部不会被采纳。之前为了统一,大赛要求荣耀对战全部使用英语模式。对于职业选手,操作界面早已烂熟于心,换成英文倒不至于影响什么,麻烦的是账号卡的名称居然也要跟着变成英文,还是靠着系统利用拼音/五十音等进行直接转换。

结果就是进行测试的时候大伙直接吐了,yiqiangchuanyun、wangbuliuxing、 fengchengyanyu ……瞧瞧这一串,原本颇有意思的账号名变得跟脸滚键盘胡乱按上去的一样,辨识度和帅气值都low到了地心,这还不算致命,可怕的是其长度。想想看,比赛的时候,夜雨声烦本来好好地躲在石头后面,打算做个帅气的偷袭,却不知自己早已被伸出岩体几尺长的“yeyushengfan”出卖,这怎么不烦煞人也?妈妈说账号名要取得长长长长长长才更容易被集火。这搞笑呢,咱是来比赛的又不是来发帖的。

于是中、日、韩、俄几个官方不常使用英文字母的队伍发表了联合抗议:别的就算了,这得改,必须改,不改就不和你玩了。组委会争不过,加上荣耀的系统原本就可以识别二十多个国家的文字,这才答应账号卡名称可以维持原用的文字,但是下届各国必须给自己的账号另取英文名。

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众大神们还是在吃饭的时候挤在一团,讨论着要是真得必须用拼音做账号名,联盟里换着谁来了可以捡到便宜。最后微草战队高英杰的木恩(muen)爽快干脆地赢得了14张赞成票,获得“简洁明了奖”,而同队的独活和虚空的鬼刻紧随其后,一同获得“至少能够提名奖”。大伙看着微笑的王杰希,咬着耳朵说微草真是下了一盘大棋。

饭罢,大家商量好了一道去驻地附近的公园散步,正巧遇上美国队一行人,随行的翻译也在身边。叶修和喻文州一合计,打算和美国队做一下“亲切友好”的交流。

说做就做,两心脏迈开步子主动朝美国队迎去,然后方锐就看到,原本背着手,耷拉着肩膀,站得没怎么正形的叶修就在几步间极其自然地站直了腰板,挺起了胸,平时走路稍微可见的外八不见了,甚至连挥手的姿势都多了许多讲究,而叶修脸上那不知何时挂上的温和有礼的表情,更是给他的举手投足都带上了一份气度。

方锐吓到了,他以为自己的脑子和眼睛出了什么问题。因为眼前这个正经得不像叶修的人物,实在太像梦里的那个朝他走来的叶局长,而且更糟,叶局长的笑容好歹他是认得的,而这个叶修,已经变得不知道像谁了。如果方锐见过叶秋,他其实能够很容易把那个“谁”给填空填上。但他不认得,于是更为惊讶,他认识的叶修以前就算是出席正规的记者会也是很随性的,他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

一直挂在心里的人像被外星人当场劫持了一样被替换偷走,方锐有些呆,他转而看周围的同伴,发现大家的表情都很意外,连苏沐橙的脸上也带了几份的吃惊,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还好,并不是只有我不知道你的这一面。

叶修和喻文州两人在前面侃侃而谈,方锐在后头忐忑不安,其他队员在后面纷纷感叹,啧啧,啧啧啧啧啧。

等到交流结束,美国队的人员从视野消失,方锐安心地看到,那个商业精英样的叶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耷拉了下去,像是被丢到烘干机里的新鲜叶子,而且由于始终如一的喻文州的对比,那萎靡的模样更为明显了。

真好,回来了……方锐觉得自己真容易满足,他抚了抚心口,好变回原来那个精神得意的方锐。

“你们干嘛?一个个见鬼了的样子。”回到队伍里后,叶修问。

“你刚刚那模样真挺吓人的。”王杰希道。

“大眼别开玩笑,我能比你吓人?”

“老叶你学了魔术也不告诉人,刚刚其实不是你吧,大变活人了吧?”张佳乐不忘嘲讽两句。

“要不是亲眼看到,我真不相信你居然能够摆出那样的态度,人模人样的。”楚云秀说。

“我这都魔鬼集训赶出来的……”叶修忍不住面露苦色,像是回想到什么不堪记忆的可怕东西,“而且那种商用表情你们不也有?”

“真没有。”一个声音速度否认,是方锐,大家还没来得及附和,就看到他正借着行道树摆着一个看板郎的POSE,“我的帅气和真诚是始终如一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眼神死了。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