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5

5、

 

没有比赛的晚上相对比较悠闲,中国队的多数人结伴去了商业街见识世面,叶修懒得去,宅在宾馆里分析比赛视频,看完几场后才发现角落有未处理的QQ信息,他把对话框点开,还没按上几个字,便被一阵讨债催命般的敲门打断。

“老叶,开门啦,社区送温暖。”

“方锐,你下次再这样敲门我就用水表把你砸出去。”叶修一边警告一边开门,才露个缝,一片花花绿绿的袋子就像气球一样挤了进来,“哟,还真有温暖?”

“那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快让我进去,手要残了。”

叶修本能地要对这句破绽过多的台词进行普通攻击,但见着方锐手里确实拿着不少东西,指头都给勒红了,便也赶紧让开了身。甫一进门便把那一手的塑料袋放地上,边丢边喊重,几个苹果在他的抱怨声中滚出了袋子,台球一样四散开来。

“怎么买这么多水果。”叶修捡起一红得发黑的果子,凑鼻子底下嗅了嗅,没什么味道。

“沐橙云秀姐她们逛街买的,挺贵。”

“还都是国内就见得到的水果,餐厅沙拉里不也有么,真是冲动消费。”

“可不是,劝也不听,买了一大堆,重死我了。”

两个大老爷们,异国他乡地蹲在一堆水果旁边挑挑拣拣,说着“一看就知道他们没有女盆友”的话,这模样其实颇惹人怜。要是中国队有个随行记者,完全可以直接拍下来,做点旧处理,剪到《荣耀国家队回忆录》之类的节目里当做逗比花絮。

“所以,她们买的东西,怎么放我这了?”

“说是让我先带回来发给大家做福利,我看这不只有你门里有光吗,就来你这了。”

“天上掉来的优先选择权啊。”叶修抓起几个果子,心不在焉地挑着,他其实没有什么吃水果的兴趣,不仅如此,有时还嫌这些东西吃起来太过麻烦,果汁多的还黏糊,不能边吃边游戏。

方锐蹲一边看着叶修,忽然玩心大起,伸出还带着些勒痕的手指在叶修面前挥了两下,“老叶你看,我那么辛苦提回来的甜头,第一个就给了你。以身相许什么的我就不强求了,不给我削个果子慰劳慰劳?”

“要哪个?”

“我要你手里的苹果,削皮切块。”

“好的,柠檬拿好咯。”

“我说的是苹果。”

“柠檬直接吃不行吧,酸到苦。”

“苹果。”

“给你切了泡水算了。”

我擦完全不听人说话啊!

写作不听人说话读作捡简单事做的叶修彻底无视了方锐的人权,用纸巾把柠檬擦了几下,拿出行李中的小刀便朝资本主义的水果杀去。

方锐心里有些郁闷,就像期待晚餐是披萨的孩子看到妈妈带回来一摞烧饼,但还是纠结着按了饮水机打了一大杯水,以做柠檬水的提前准备。

宾馆房间里没有菜板,叶修找了个放食物的托盘凑合着用,塑料的面板太滑,前两刀都脱手了,叶修专注起来,歪着头认真杀柠檬。方锐抱着一瓶水站着,把叶修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

脚光着,衣服的下摆有些乱,手肘处有点微红,估计是坐着的时候被扶手压的,露出的脖颈一看就很适合下手……“哧”的一声果汁喷溅,方锐看向了他们的柠檬,那东西正被细长白皙的手指按着,清新的酸味在刀刃切开鲜艳外皮的时候争相溢出。方锐揉了揉鼻子,唾液因为酸味而分泌,他舔了舔嘴唇,感觉闷在脑子里的鱼正争先恐后地想跳出来。

你喜欢他,但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你。咱们变着法子,偷偷试探下,不要紧的,他怎么可能看得出来?方锐握紧拳头,耳边有着蛊惑的回音,那是骨子里的猥琐在教他。

“老叶,我……”

“我听说这有水果!”一个精神的声音插了进来,猥琐方被吓回了坑里,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完成了一次秒杀的张佳乐跑进了屋,直奔一地的水果。

“哪来的野孩子,直接进人家屋里动东西?霸图的素质呢,张新杰怎么教你的?”叶修回头,就见他嘴里的霸图副队长也蹲在张佳乐旁边,一手拉着袋子,一手握着一根香蕉。

“苹果和香蕉很适合运动员食用。”张新杰说。

“……”叶修挥了挥手,感觉有点头痛。

你们随意,当我什么都没说。

兴许是苏沐橙和楚云秀短信告诉了大伙,不一会儿队里的男同胞全听到消息过来了,你一个提子我一个梨的,分得热火朝天。

“你就应该一间一间地把水果发了,你看看,这群畜生全挤我屋里了。”叶修说着把切剩下的柠檬塞方锐手里。

“老叶你说啥呢说啥呢,什么畜生啊有我那么帅的吗?会说点好听的吗?大家集火!痒他!”黄少天一声令下,好几只手便伸出来朝叶修身上抓去,推搡中一本红皮小本子从叶修的口袋里掉出来,摔到张佳乐脚边,他捡起来一瞧,马上乐得笑得直不起腰,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幸运E笑弯成了幸运M。

“张佳乐你笑什么啊那么夸张?”

大家好奇争相一看,《出行英语300句》,小小的房间里割麦子一样,立马又笑倒了一片。

“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居然学英文,26个字母认得全吗你,我看看这个是啥?……哈哈哈哈老叶你还用中文注音,你的体育老师没教过你不要这样做吗哈哈哈哈哈……”

“至于么,就这一本书。”面对这种笑话,即便是叶修也难免有些不好意思。他对垃圾话的超高防御是建立在他超高的荣耀技术上的,英语领域的他就是新手任务没做全的白板号,完全没有底气,随便一只5级的野兔都能把他蹬死。

“叶神,很努力啊。”肖时钦比较厚道,笑饱了还记得夸奖。

“呵呵。”叶修哼了两声。

喻文州没有笑得那么夸张,但是想到了别的事情,“说起来……叶神,后天需不需要让翻译先跟着你走?”

“不用。翻译的话会场也有不少志愿者可以帮忙,不碍事。”

这话让大家想起来翻译的事情,中国队这次出行有配随队翻译,但只有一个,考虑到国际比赛还是以队员为主,翻译员被要求在没有特别事项的情况下就跟着队长喻文州。不过因为到了苏黎世后大家在比赛日基本是一起行动的,便也没人看出队伍里其实还有这样的安排。

张新杰不知从哪掏出个小本子,翻了几下确认道,“后天是比赛日吧?”

“是啊。”

“怎么老叶,你比赛日不和大伙一起行动?”方锐抓住了个他更在意的点。

“恩,组委会说有事情要交代,所以早上就要先去会场。你们下午坐大巴过来就好。”

“这样……”方锐喃喃道,不知不觉啃了下手里的半块柠檬,然后被酸得泪奔着冲进了洗手间。

没过多久,打老叶分水果活动完毕,大家也终于散去,叶修收拾完一地的塑料袋狼藉,准备整理看完的视频,忽然想起之前因为敲门而被他关掉的QQ对话。

沐雨橙风:叶修,你上次说的“你觉得不错,最近发现他好像也喜欢你”的家伙,是不是方锐啊?

叶修看着QQ,对着最后的名字轻轻笑了笑,很快就打了一大段回复,结束后盯着闪烁的光标犹豫了许久,还是倒回删掉,最后敲了一个单字便按了回车。

君莫笑:嘘。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