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6

6、

 

比赛日的时间总是不够用,大家好像才刚刚适应上苏黎世的时差,小组赛就已经不知不觉地进行到了最后一轮。中国队表现优异,根据现在的积分,只需要在最后一场获得3分便可以保证出线,而该场的对手也是个人能力较弱的挪威队,这对于大家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四大战术师坐在会议室里写写画画,排出了一个主攻个人赛和团队赛,而擂台赛也颇有保障的对战阵容。

“这种提前杀死比赛的布置还真是霸道。”肖时钦拿着笔在个人赛名单上写下“周泽楷、王杰希、孙翔”三个名字。对战顺序其实早在昨天便已安排完毕,最后的战术会议其实没有什么更新,但真的确定下来的时候,还是令人感叹。

“别说得你们在团队擂台上留了手一样。”叶修没看肖时钦写的表格,而是开着电脑整理着后面将要进行的淘汰赛的资料,一直戴着的手表因为妨碍输入而被摘了放在一边,“一来就冲着个人赛的3分去了,真是残忍,完全不顾对手的死活。”

“叶神,这份名单你也有份啊。”肖时钦对这推卸心脏责任的行为表示心塞。

“挪威的话,我记得上次他们的队长和喻队你在餐厅里聊得不错?”张新杰忽然说道。

“只是随便聊聊罢了,他们的队长去过G市,他喜欢那儿的茶点。”喻文州解释。

“文州啊,你对这种布置不会有阴影吧?有意见可以提。”叶修忽然抬头说,大家愣了一下,才想起叶修可能指的是第八赛季蓝雨和轮回的那场决赛。

“哪会?”喻文州笑笑,随意地盖上面前的笔记本,“乐意至极。”

短暂而又心脏的战术会议结束,叶修拒绝了和大家一起活动的建议,一个人坐在会议室的角落戳着国际荣耀联盟和国内竞技局需要的报草稿告。比起报告的主题内容,公式化的语言格式更让他糟心,几段官话挤得费神又费力。方锐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他单手杵着太阳穴对着屏幕纠结的一幕。

本就已经入了夜,会议室里却没有开灯,深色厚窗帘更是被全部拉下,密不透风的样子看着十分的漆黑沉重,明亮的屏幕是偌大房间里唯一的光,在一片黑色中勾勒出叶修的背影,方锐在门口看了一会,悄无声息但又没有刻意掩藏身形地潜行到叶修身后。

“方锐同志,你无不无聊?”

“我这是监督你的工作来了。”果不其然地在接近的瞬间听到对方开了口,方锐干脆搭住叶修的肩,好玩地捏了两下,“又是报告,你怎么每天都在写报告?”

“当然是因为每天都要写。我这忙着呢,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啊。”

“什么口气,知道我干啥来了吗?”方锐说着疑问句,但不并不打算卖关子,直接就把手里提着的餐盒举到的叶修面前。

“猜猜是什么?”

“宫保鸡丁。这味儿楼下保安都闻得到。”

“附近中餐店的,我特意给你带的一份,贴心吧?感动吧?跪舔吧!”

“你们晚上去找中餐店了?”叶修对方锐的三个感叹表示无视。

“好几个人都说受不了西餐了,大伙就一起约着去了,就你不合群,连张新杰都跟着去吃了几大碗馄饨面。”

“认路?”

“Google。”

“哦。”叶修没有客气,停下手里的活掰了一次性筷子开始夹肉丁,盒子里的肉丁切的比较大块,卖相一般,当做夜宵倒是也还可以。趁着叶修吃东西的时候,方锐觉得无聊,凑过去对着屏幕上看下看。

“卧槽,这是你写的?你脑袋里会有这种话?确定没有枪手?”方锐指着一个段落问。

叶修转过头,上下唇相碰,做出了“百度”的口型。

“呵,你这领队真混。”

“呵呵。”

“我听沐橙姐说了。”方锐犹豫了一会,还是继续,“她从老板娘那把君莫笑带来了?”

“恩,现在放我这。”叶修拍拍裤子口袋干脆承认,“说是为了让兴欣的标志性账号卡见识下世界大赛,讨个吉利。这借口也就够哄包子,就她那点心思……”

叶修没有说下去,而是笑了笑。

 方锐耸肩跟着哼了两哼,虽然叶修没说,但他也知道,苏沐橙那哪里是讨吉利,她就是偏心。没有合理的理由,也没有足够说服人的借口,但她就想让叶修和他亲手练起来的,创造了无数奇迹的账号卡一会多呆一会。叶修和君莫笑在一起,只是为了这样一个事实。有没有人知道不重要,有没有上场的机会也无所谓,只要他们在一起便好。

“她今天给你的吧?我早上看到她给了你张卡。”

“恩,放了一天,磕得慌。”叶修心不在焉地说着,想把君莫笑从口袋里拿出来,结果它和出入证件的尼龙带子绕在一起,纠缠不清,扯了两下都没扯出来。

“老叶你干嘛,那么猥琐地掏裤子?有什么不方便的话直说,我不会非要看的。”方锐夸张地捂住眼睛,十指缝却大得什么也遮不住。

叶修停了动作,忽地大爆手速插了三块肉就往方锐的嘴里塞,噎得他嗷嗷直叫。

“你这战前谋杀主力啊!”

“主力?擂台第一个出场,敢输就把你卖酒店里洗盘子。”

“输?一挑五,等着。”

“你?”叶修笑,但却没继续打击方锐的豪言壮语,他收拾了餐盒拿去丢弃,方锐侧靠在桌上,碰到了电脑旁边那本之前被大家笑了又笑,并且表示可以继续笑的《出行英语300句》,红色的封面十分刺眼,方锐把它拿了起来,翻了又翻。

那日他虽然也是和大家一样嘻嘻嘻嘻地笑了够本,但他知道,叶修在书里做注释的虽然极不专业,但却十分地认真。他莫名感到一丝恐慌,因为他发现那个一头扎着荣耀的叶修,已经在朝别的世界迈出步子了。

经过那么长的相处,他已经十分了解他们兴欣的队长。叶修一向说到做到,他说要连胜,便从头胜到了尾,说要冠军,他便他真的带着他们把荣耀第十赛季的奖杯捧起。他完全不怀疑,叶修只要想,就能够做成任何事,他能担任兴欣的队长,便也能胜任国家队的领队。

他白天和大家一样一起对着原联盟脸T丢着嘲讽技能,但是他脑子里却已经冒出梦里那个西装革履,口齿伶俐的叶局长。他站在记者会上,用各国语言答记者提的刁钻问题。而他却坐在选手席里,对着叶局干瞪眼,听力再灵敏又怎么样呢,他什么也听不懂,唯一能明白的,只有夹杂在其中的两声轻笑。

呵呵。

方锐惊出一身冷汗。

他已经开始读英语了,然后用不了多久,叶修就会升职加薪,当上公务员,出任竞技局长,走向人生巅峰。

然后他们再有交集,也便是像梦里那样的……

“下面由叶局长给大家颁发荣耀奖杯。”冯主席侧过身体,给拿着金色奖杯的叶局长让出位置,荣耀的奖杯闪闪发光,各种光线汇集在上面,舞台光,闪光光,还有从冯主席秃头上折射的光芒。

天啊,这太可怕了。各种意义上的。

方锐知道他在胡思乱想,但他管不住脑。这时他便开始感激沐橙让叶修带着君莫笑这一件事情,因为这样,他便还能把他当做一个和他一样的电竞选手,赛场上的同伴,或者对手,而不是其他什么的……

“明天就是最后一场小组赛了。”叶修不知何时回来了,突然的对话下了他一跳。

“啊?是啊。”

“别想太多,表现好点,等你一挑五。”

方锐转头,叶修脸上带着狡黠的笑,他移开视线,看到他胸口上国家队服的编号,1号。

他是14号,一头一尾,他们是一个队伍。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方锐捞起袖子,挥了挥拳头。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