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7

说明:写在小册子出版前,所以里面邀请赛赛制等细节与官方设定并不一致,请忽略


7、

 

叶修大清早便到了会场参加会议,内容主要是主办方会给大家制作首届比赛的纪念视频,希望大家配合一类的事。然后又趁挑战赛开始前再次征集了各国对邀请赛的意见。会议完毕,叶修中午就自个在会场副楼的餐厅吃了一份面包,他点餐的时候并没有上心,闻的时候也没有在意,咬了一口后就立刻被其中的夹心腥得捂了鼻子。这是一款德国的生肉面包,面包里夹着的是一层厚厚的生猪肉末,很新鲜,应该也很卫生,但他很不适应,那是一种古怪的腥肉味,口感虽然柔软,但这样的组合却给人予咀嚼自己的舌头的错觉。

这味道实在受不了,叶修随便咬了几口外层的面包便果断地浪费了粮食,打算另外买些什么。他对吃食并不挑剔,但到了苏黎世后吃的最舒服的一顿却是方锐昨晚带来的宵夜。他在自助餐台前走着,心里想的确是昨天方锐提着盒子朝他邀功的样子,直到走到餐台尽头才回过神来。

一定是没吃够。叶修想,昨天真不该浪费食物堵方锐的嘴,以至于这个时候都还在惦记。

叶修知道这只是个借口,但他分得清主次,这个关头他并不太想深究自己到底是惦记饺子还是惦记方锐。他拐到自动售货机处,直接去要了一份黑咖啡试图淡化生肉遗留在鼻尖的味道,效果并不明显,但却提神醒脑。

此时离开赛不到一小时,这次邀请赛除了个人赛需要提前上报名单外,擂台赛和团队赛的名单都可以在比赛开始前5分钟再决定,调整的空间很大。尽管如此,中国队还是习惯在开赛前一小时便到赛场集中,这样准备时间充分,就算晚了那么一点也不算要紧。

预定的集合时间已经过去,虽然没有多久,但这次他和队员们毕竟没有一同行动,叶修想了一下,便还是拿起竞技局派发的手机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短暂的等待后,话筒里面很快传来对方的声音。

“喂,叶神?”

“两点四十集合,现在已经五十分了,你们这样迟到张新杰答应吗?”

“抱歉,大巴爆胎,耽误了一下,已经处理好了。”

“没人受伤吧?”

“急刹车的时候张佳乐正好在喝水,好像呛着了。其他都很好。”

叶修松了口气,他看了下表,估摸着时间还算充裕,但还是忍不住和喻文州多说一遍:“速度点啊,比赛三点四十开始,你们可别在这时候逗我玩,迟到了哥可没辙。”

“来得及。”

叶修挂了电话,没去和各国的领队聊天,而是走到会场的天台呆了一阵,因为那儿不但可以看清门口大巴出入的情况,还能抽烟。

苏黎世虽然富裕发达,但是环境还是非常的好,这次比赛场馆就靠着一个湖,风景本是很不错的。但今天天气不怎么样,厚厚的云团像发霉的棉花,低低地压在湖面上,搞得周遭的树都看着无精打采。叶修隐约觉得不是很好,他不是迷信的人,但还是稍稍回想了下这两天自己是不是有树什么奇怪的flag,想了一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便一边等一边在脑子里默默过了一遍等会队员的上场顺序。这时候会场的工作人员忽然过来找他,说还要补充填写一份问卷,请他去下会议室。

叶修点点头,跟着工作人员就往会议室走,中途遇上了挪威队的领队,他们本来要一块去,结果对方因为自己的队友已经来到的关系,要先去楼下接应,便让叶修先走。

他们应该也快来了吧。叶修看着挪威领队着急离去的身影,想了想张新杰的黑脸,禁不住寒了一下。

没想到的是,等他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中国队的休息区还是空无一人。

口袋里的电话在这时又响了起来,叶修赶紧伸手去拿,不想昨天捆在口袋里一直拽不出来的君莫笑就这么跟着手机被带了上来,掉在了地上。

时间是下午三点半。

比赛会场已经坐满了看比赛的观众,多是欧洲人,但也能看到不少中国人在看台挥舞着国旗。各国解说席上,李艺博和潘林两搭档正在做着赛前的分析解说。这场比赛开始的时候正好是北京时间的晚上,预计收视率非常不错。

“李指导,这次国内外的评论都说,中国队的出线情况大好。”

“那是。”李艺博解释道,“因为积分关系,中国队这场只要拿到3个人头分便可以出线,要是拿到更多分则可以在首轮避开劲敌韩国队。而这次的对手挪威队,他们选手的个人能力在十六个队伍里算是偏弱的,主要靠团队赛的精密指挥赢得比赛。”

“这听着有点像我们的雷霆战队啊。”

“是挺像,不过挪威队的战术其实比较死板,很好攻破。话虽如此,赛场变化万千,中国队还是不能大意。”

“那你觉得中国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战术呢?”

“如果是我,比较轻松的方法就是派出个人能力最强的三个选手,去争取个人赛的3分。然后再在擂台和团队上努力一把,以获取更多积分。”

李艺博说得公式,隐台词却是中国队形势大好,其实早在比赛前国内便已一片呼声,各种“提前出线”,“3分而已咱们捞去了不要太客气”,“中国队可以赢多少”,“周神别虐太狠不然下次对方不和我们玩了”的帖子在各大论坛上飘着。连身在会场的李艺博都受到这些话的影响,嘴上说着要重视大意,心里却已经默默地替中国队收下了淘汰赛的门票。

潘林看了下电子计时,提醒说时间已经到了,我们来看比赛吧。

导播自动将画面转到比赛现场,出乎意料地,场地中央并未出现没有预想中的选手握手画面,就连该有的队员入场画面也没有。只是单纯地拍着场地中央的一片空地,像是延迟了一般一动不动,静止了好几分钟,就在李艺博和潘林都开始有些奇怪的时候。屏幕的中央突然跳出了一个蓝色的计分榜。

组委会这么早就把计分榜打出来让人略感意外,加之有些冷场,潘林没话找话道,“大家看,现在大屏幕上的是邀请赛的官方计分榜,观众朋友们应该已经非常熟悉了。只要一有比赛结果,马上就会显示在这个计分榜上,现在比赛还没开始,计分榜就是空……嗯?

不是空的。

潘林辨认了一下计分榜上显示的几个细小英文和数字,他以为自己眼花了,转头看向李艺博,却发现自己的老搭档也呆张着嘴。他揉揉眼,又看了眼屏幕,希望导播这时候会通过耳机告诉他们不要担心,这只是一个放送事故,但是没有。

虽说被打脸已成习惯,但两人都没敢说出他们所看到的。

中国队对挪威的三场个人赛,全部弃权。

五分钟后直接进入擂台环节。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