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8

8、


苏黎世时间下午三点二十分。

这次是喻文州主动打来的电话。

“还没到?”叶修划了接听键,开门见山。

“坏消息,前方出了事故,我们被堵在桥上,短时间内过不去。”

叶修那时正夹着手机捡地上的君莫笑,听到“过不去的时候”的时候他愣了个半拍,半拍后,手指处传来了细小的疼痛,像被账号卡咬了一口。叶修看了看自己的指头,没伤,估计是碰到了卡片在地上磕出来的毛刺。

“文州啊,一般电影里说的都是‘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怎么不按剧本台词来?”

“……”

“我没别的意思。”叶修也有些着急,怕自己这句勉强的调侃放得不是时候,“怎么没声了?难道现在换了小周在接?”

“难为你还要想点子让我放松,如果是平时我估计会笑的。”喻文州说。

叶修没出声,虽然无法听出对方现在是个什么情绪,但他知道身为队长的喻文州不可能就这么轻松下来,他也是。他抬头看了眼会场的计时,与他们忐忑的心不同,每一秒都走得那么踏实规律,数字变换的每一下都仿佛在问:怎么办?

着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叶修没让这个负面情绪在内心占据太久,直接分析起了现状:“按照规则,比赛迟到超过五分钟会被判为弃权,个人赛还有十几分钟才开始,你们能不能换别的路,或者用别的方法过来?”

“前后都堵了,我们试了,走路绕过事故段也不太可行。”

“算了,不要了,不安全……知道最快可以多久赶过来吗?”

“不清楚。”

“嗯……”

“等下道路疏通了我们会尽快让翻译和交警交涉,争取早点过去。”

“大家情绪稳定吗?”

“还行,张新杰比较烦躁。”

那是,我都想吃账号卡了,张新杰这个准时准点的肯定更难受,叶修腹诽。他叹了口气,捏住了手里的君莫笑 。

“广播已经在催了,我试着找人尽量向组委会解释,或者干脆提出申诉,总之看看能不能推迟比赛,如果不行只能放弃个人赛,擂台我先替补上场,拖一下时间。后面谁上按预定计划或者临时更改都行,总之你们先商量好,到会场后直接去裁判处登记不要耽误时间,擂台和团队我们输不起。”

“好。”喻文州在手机另一端点了点头,这不是好办法,但也只能这样。

“在比赛室里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擂台我尽量拖久一点,但你们不要太抱希望。消极比赛的黄牌可不能多吃。”

“知道了。”

电话挂了,叶修忍不住苦笑两声。

要说准备不周吧,君莫笑都被带了过来。

要说准备万全吧,一车子队员不知道在哪里堵着呢。

这都来的什么事啊。

解释的过程很不顺利,大赛组委会并未接受中国队延迟比赛的理由,说是现在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中国队的迟到是不可抗力,而申诉只能针对比赛结果,即是等裁判判罚中国队输了以后才能够向组委会提出。

都判输了还申诉个鬼。知道无望,叶修没再去找那群金发碧眼的裁判磨嘴皮子浪费时间,干脆递交了替补申请。

“老伙计,一起吧。”叶修对着手里的荣耀账号卡说道。

由于散人的特殊性,君莫笑现在还未转交给他人使用,技能加点和装备情况都还保持着轮回决赛那天时的模样,叶修记得很清楚。账号卡的情况不用担心,麻烦的是战术,现在的他不但不能输,还不能赢得太快。总之一切要以“拖”为宗旨。

不过这个难不倒叶修,兴欣自建立起来可能什么都缺过,但就是没缺过猥琐。方锐、老魏,就连莫凡都有一套被称作“烟花式打法”的技术可以拖延时间,更何况身为荣耀教科书的叶修,保准能用一百种姿势将比赛拖延到底。问题只是这个“拖”的度要如何掌控,怎么拖才不会因为消极竞赛被判罚黄牌……

想到这里,叶修忍不住看了一眼刚刚那个一直唱着白脸故作公正的裁判长,意外的是,对方也正在用挑剔的眼光打量他这个在比赛前提出延赛建议的领队,好像在想他是不是要耍什么花招。

不能指望裁判从轻判罚了……

叶修郁闷,要是自己带个牧师号就好了,至少还有个拖的资本。

个人赛中国队弃权的成绩在大屏幕上打出来后满场哗然,各大记者的长枪短炮集火一般,一同扫到了一个人坐在中国队休息区的叶修身上。各国的解说员都在用不同的语言分析中国队出了什么事,中国队的领队现在在想什么。而那个被数万人注视议论着的当事人却像无事一般抱着胳膊坐着,淡定从容得不可思议。

几秒后,比赛的大屏幕第一次显示出:CHINA  YE XIU 的字样。叶修在观众席嘈杂的呼声中脱了外套,拿起卡走向比赛的房间,他会做到他能做的最好,只希望其他人那里不要再出什么岔子……

就在他这么默默希望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又发出了震动,震感带着担忧的心情就这么贴着肌肉从大腿麻到头皮,叶修不等其响铃便忙不迭掏出,就见屏幕出现了一条新的短信提示。

方锐:

        加油等我们!

废物点心!这时候发什么短信,吓谁呢,瞎耽误工夫!叶修气得暗骂。

站在门口的主裁判看到原本正常前进的叶修忽然停在了房间门前,严肃地挥手,提示他快点,并示意他交出通讯工具赶紧刷卡比赛。叶修点点头,却在把手机上交的那一瞬间,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方锐捞起袖子,挥舞着拳头,信誓旦旦地说着“包在我身上”的模样。

他在裁判眼皮底下抽回已经递出手机的手,迅速给方锐回了条短信。

“一挑五,等着。”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