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9

9、

 

该怎么形容这场比赛呢?

技术荣耀粉说该场比赛君莫笑走位风骚,展现了放风筝的极致,往上可做荣耀技巧战术教科书,往下可对荣耀小白进行科普和安利。

普通荣耀粉说叶神狂霸酷拽不能更叼,君莫笑像极了我家那只爱把飞蛾和老鼠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大猫,又贱又帅,爽die!

路人荣耀说不上是粉说哎蛋,CCXV那两解说到底转不专业啊,跟着那个散人的动作又吼又叫咋咋呼呼的,喇叭都破音了,职业联赛都是这样?我不敢粉了!

而世界荣耀联盟统计显示,该场比赛创造了一个收视小高潮,更是首届世界赛重播次数最高的赛事之一。叶修在该场比赛中所创的各项官方纪录更成了不少荣耀选手希望打破的目标。

当然,这些统计和调查都是后话。在叶修刷卡登陆的时候,大部分外国观众并未在第一时间注意这个编号为1的替补,而是纷纷猜测中国队的弃权之谜。队内矛盾?意外事故?导播甚至将叶修进入房间的画面与中国队空无一人的休息区做了个意味深长的对比。各国解说一度偏题,直到君莫笑未转职的信息出现在全息屏幕里,大家才开始翻出中国队的数据信息,找起名为“YE XIU”的资料。

擂台赛随机地图:格林希德之塔。

地图刚刚刷新完毕,叶修便操作着君莫笑观察四周环境,这是一片掩藏在森林里的高塔废墟,有不少可以藏身的地方,但似乎并没有秒杀的设定。叶修一边分析一边拐过垮塌掉落在地上的巨大塔尖,然后就看见对方选手出现在不远处,和他一样做着观察的动作,两人同时看见了对方。

运气不差,叶修想,瞬间操作君莫笑冲出,浮空,连击,逃走……

明明还可以继续进攻……

外国观众看着纳闷了,中国的观众看着眼熟了,这不就是莫凡的烟花式打法嘛!不过莫凡这样做是因为自身实力不足,叶修则是为了拖时间。这是他的基本战术,利用对方对散人的陌生,率先制造血量优势,以给裁判自己局面占优且积极进攻的印象,随后撤出,迂回观察对手实力和特点,并时不时诱导对方攻击,拉长战线,打起游击。这样既可以拖时间,又不容易吃黄牌。

叶修思路清楚,但观众们却不知道这样的原因,他们或是担忧或是好奇地看着这个猥琐地东躲西藏的散人,想着中国队果然已经黔驴技穷,居然派了这样一个实力不足体力不济的选手上场。

然后这个“实力不足”的选手在大家的轻视中忽然从刁钻的角落冲出,变换的招式快速地扼上敌人的咽喉。

一个对手倒下。

两个对手倒下。

战况发展出乎意料,大家的议论渐渐从“中国队怎么了”变成“挪威队大意了”,从“中国队能喘息多久”变成了“散人具有多少优势”。直到挪威队第三人也跟着倒下,各国观众才猛然惊醒。

这货压根就不是中国队派来替补的,这货是中国队派来单刷的!

什么迂回什么躲藏,假象!这分明就是一个放着对手风筝的野图BOSS!君莫笑乍看被追得狼狈不堪,其实他正举着伞,迈着小步,三步两回头地对试图追击他的对手高喊:“来追我啊!追上了就杀了你哦!”

观众和解说反应得慢,大概知道中国队状况的挪威队可没有那么天真。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正面强打,水平存在差距,侧面迂回,对方又实在逃得太过诡异。想着干脆豁出去让对方一波带走,君莫笑偏又收起武器绝尘而去。

太憋屈了,面对这样的对手,恶心,但又无力,赢不了,但又输得不痛快。这样的折腾方式让君莫笑在挪威选手心中的仇恨值上升到了顶点,恨不得千刀万剐。但叶修也没办法,他何尝不想速战速决,最好是连上场都不用。别看君莫笑在场面上起来游刃有余,但其实费神费力。这不是网游虐菜,他不能把希望全部压在擂台一挑五直取5分的可能性上,中国队的队员不知何时能够赶到,在这个容错率为零的情况下,叶修一秒都不敢松懈。

潜行,伏击,撤退,走位,再次攻击。当第四人的挪威队长也在一串漂亮的连击中耗尽生命时,全场除了挪威观众全部起身喊起了“1V5",欢呼的人群甚至自发做起了人浪,硬生生地把苏黎世刷得像是中国队主场。

“李指导,叶修能完成一挑五吗?”潘林激动地问着,声音因为长时间的嘶吼又哑又颤。

“这……”李艺博他看了眼君莫笑残存的血量和法力,理智和常识告诉他这已经不可能了,但他还是握起拳头认真地说:“有机会。”

挪威队守擂大将上场,君莫笑还剩13%的血量。

100% VS 13%

80% VS 8%

67% VS 4%

君莫笑的名字最终灰下去的时候挪威队第五人的血条还剩58%。一挑四,令人惊叹的成绩。但到底还是留了一个人……

叶修在比赛房间里出了一身汗,他推开键盘,仰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在打第四人的时候叶修已经估到,这个一挑五若是没有奇迹发生,便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国队要赢,不可能只靠他一个,他努力到现在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奇迹,而是为了大家的机会。

叶修坐在位置上慢慢回神,手有点抖,眼前飘着不少战斗时的画面。到底拖了多久,大家来了没有?他一概不知。令他专注的比赛结束,焦急的担忧又爬上了心头,叶修此刻特想抽烟,简直来了瘾,一秒都忍不住,他深深吸口了比赛房间里的闷气,幻想了下烟草的香味,便取出账号卡准备离开。

无论前面铺垫得多好,如果大家还没到,那就约等于承认这场比赛他们输了。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闪烁,叶修来到门前,手抓在门把上滑了好几下也没打开。他摊开手,掌心的纹路里藏有滑腻的冷汗,叶修自己都不清楚,他是真的脱力如此,还是只是单纯地想再拖上一点时间。

房间的广播传来裁判的催促。

叶修再次伸手开门,就在此时,把手自动转动,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打开。

室外的喧哗仿佛耳鸣,强光在一瞬间让视线变成漆黑,叶修眯起了眼,适应半天才在刺目的光亮中辨认出面前人的模样。那是方锐,他拉着门,单手撑腿,国家队的外套在身上歪歪套着,衣后的帽子都扭到了身前。他整个人气喘吁吁,一头的汗水在光照下亮晶晶的。

“我来啦!”方锐大声说,他的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眼里闪烁着光芒,明亮得不行。

叶修笑了一声,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那下安心的震响砸得他腿都有些发软,头晕目眩。机会得以延续,努力没有白费,方锐这一刻踏实得让他真想凑上去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废物点心。”他笑,并且真的朝他伸出了手。胳膊不合时宜地传来一阵异常酸麻的抗议,手没能抬起来,叶修转而侧过肩,不客气地撞了方锐一下。

“都交给你了。”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