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10

10、

 

叶修回到休息区时并未看到其他人。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方锐能把挪威的守擂大将顺利送下台,他们最少也将获得4分,小组出线已是定局。

看到海无量的身影顺利出现在全息投影上,叶修终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上休息椅便不想再站起来。当了领队以后,因为工作重心的转移,叶修并没有去刻意调整自己的竞技状态,这么一场高强度的比赛打下来实在有些发虚。

他像看着一场与自己无关的比赛一般懒懒地坐着,慢慢调整着手指和胳膊的不适。他刚刚那句“都交给你了”是真心话,他累极了,方锐的出现及时得像个奇迹,肩膀相碰时他交给对方的不止是还剩58%血量的对手,还有那抗了几个小时的压力和负担。中国队有着他所认为的世界上最强最可靠的队友,知道他们已经来到,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海无量蹲在地上慢慢靠近对手,那样的移动不会发出声音,叶修却听到了明显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止一人。他回头一看,就见十几个身着国家队服的熟悉面孔从通道里跑来,一个个满头大汗狼狈不堪。脱外套的脱外套,捞袖子的捞袖子,就连张新杰的衣服都跑得有些乱。最后进来的是黄少天,他的速度原本是较快的,只是一边跑一边说话,到后头缺氧没给自己接上气,就这么落到了队伍后头。

一群人跑进来后就站住了。叶修垮着脸,故作严肃地扫了大家一眼,伸出指头啧啧啧地一个个点过去,“一群队长副队长,这么不省心,不像话。”叶修狠狠道,但只说了几个字就装不下样子,摇着头笑了起来。

终于赶上了比赛,大家也都放了心,本想顺着叶修的话自嘲或者调侃几句,但着急的心情并没缓过来,一时抓不准气氛,十几个人面面相觑。还是喻文州先有所反应,跑去裁判处报了团队赛的选手名单。

擂台上,充足的血量和绝对的优势让方锐这个猥琐流也不那么拘谨了,见到对方入套后便爽快拉开架势,几个大招速度送对方下了场。救场成功,擂台保住,出线权get,方锐心情很好,跑出房间准备邀功时就听到叶修正对接着准备上团队赛的大伙说话。

“人头赚得没我和方锐多的下一场就别上了。”

方锐被那个“和”字挠得心痒痒,心情更好了。

几分钟后团队赛开始,排队上场时大家不约而同全部伸手对着叶修来了击掌,一人一下,没上场的都来凑热闹,还有不老实拍肩膀拍脑袋的。叶修被拍得东倒西歪,好容易恢复了一些的手又被拍疼了,但却很让他高兴。

双方选手握手时转播还特意开了个小屏幕重播中国队跑步入场的画面,算是解了中国队的弃权之谜。潘林本来就喊得嘶哑没了声,却还是风箱一样呼啦呼地扯着嗓子向大家介绍上场的队员,兴奋得像是获得了决赛冠军,李艺博都拉不住。

早就卯足劲准备着的大家气势汹汹,推迟了快一个小时才上场的周泽楷、王杰希、孙翔三人比起往常更加暴力恐怖,像是要把个人赛欠下的输出也一并打出来一样。但更可怕的是另一位,严重迟到的张新杰现在非常地烦躁,整个人杀气四溢,戾气沸腾,李轩布鬼阵的时候都觉得石不转周身出现了可怕的气场,可惜牧师攻击太低,瞧他对近身忍者抽的那几十字架,要是换成输出武器便能直接让对方跪了。

在让全体观众印象深刻的残暴碾压中,中国队的小组赛程结束。

虽然是霸气无比的1V4,虽然团队赛获得了大比分的胜利,虽然原定至少拿2分的小组赛最后以漂亮的8分收尾,中国队毕竟在世界面前上演了一场迟到危机,总局非常在意,又是要报告又是要检讨,叶修原本就不轻的工作量速增五倍,吃晚饭的时候都不得不把笔记本放腿上敲敲写写,有几次差点把无线鼠标当面包吃了。队里的大家心有愧疚,争相自荐表示愿帮叶修分担任务。结果叶修还不领情,一会嫌这个写的不专业一会嫌这个写的太罗嗦。只有少数人“勉强”获得了叶领队的“枪手资格证”,得到了帮忙写报告的“殊荣”。

有了帮手,十几篇报告这么一分,原先差点忙哭的叶领队又轻松了,愉快地跑到露台抽烟摸鱼,闲得不得了的样子,真是恨得让人牙痒痒。被枪毙了两篇万字报告的黄少天追着他要求PK,获评“报告写得像小说”的张佳乐也帮着堵人。

“对那家伙就是不能太好!”临时成立的“对付叶修小组”核心成员面对采访如是说。

“受尽压迫”的好伙伴团结在了一起,不闹死叶修誓不罢休。叶修烦不胜烦,从露天逃到花园,又从餐厅逃到厕所,依旧躲不过那两人的围追堵截,最后他一咬牙,跑到方锐的房间门口砰砰砰地就敲起了门。

“谁啊?”方锐的声音隔着门传出。

叶修的手还贴在门上,他想也没想,再次敲了两下,用着上次方锐敲门时的语气大声答道:“社区送温暖!”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