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11

11、

 

“你怎么来了?”方锐开门露出半个头。

“我不能来?”

方锐想说你当然不能来,我正严肃思考着是要继续和你保持纯洁的战友关系还是豁出去把你推了愉快搞基。你现在来简直就是考验我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好吧,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你一个人?”方锐四下看了看。

“再不让我进去就不是一个人了。”

“天龙盖地虎?”

“……别闹。”

“进来吧。”

方锐让开了身,叶修一溜进来就速度把门关上了。这一气呵成的动作让方锐觉得自己刚才那句暗号说的其实挺好的,瞧这偷偷摸摸的样子,多有地下党接头的意思啊。

“你躲谁啊鬼鬼祟祟的?”

“黄少天,张佳乐。”

“哦。”方锐懂了,在心里不知道给谁点了个蜡。

“你在干什么?”终于脱了战,叶修轻松地往方锐床上一坐,随便问了个问题。

“我?在想是要试探一下还是干脆打直球。”

“直球?什么东西?”

“没。”方锐摇头晃脑,又开始四处看风景。叶修没再追问,他习惯性地往放置电脑的位置看去,就见一个打开的微博搜索界面,红色的“海无量”关键词在一排排搜索结果中非常明显。

“你又没事搜索自己的tag?”

“嘿嘿。”

“有什么新闻?”

“没什么特别的,概括起来就是叶领队牛B,中国队霸气。”

“那是。”叶修点头。

“还有猜我们怎么迟到的。都瞎编,什么黑幕啊,暗哨啊,写得像间谍小说一样。”方锐啪嗒点开几个网页,心想要是叶修感兴趣正好可以看。

“明明是灾难小说。”叶修摇头。

那天比赛结束晚上叶修才知道,除了大巴爆胎,被困大桥以外,精彩的事情居然还有不少。在等待事故处理的途中,方锐几个觉得自己身手不错的为了及时赶到会场,居然想翻过防护栏爬过事故段,不过在尝试过程中就被王杰希和喻文州拦了下来。

翻爬大桥,这多危险。万一一个不小心,手一松,脚一滑,好点就是生死时刻一瞬间,别慌莫怕抱紧我,YOU JUMP,I JUMP。坏点就是荣耀世界杯惨发意外,中国队员作死坠桥,事故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

叶修在听这一经过时眼皮直跳,一半是被这惊险的举动吓的,一半是被复述人员黄少天烦的。“这些事回去可别乱说,不然就不是被上面口头批评那么简单的事了。”叶修严肃叮嘱,大伙认真点头。

单这几件事已经够闹心,没想到光这还没完。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离体育场只剩几百米的时候大巴又遇堵车,司机把喇叭按扁了也没用。车内公放的比赛广播宣布着挪威守擂大将的上场,而君莫笑只有残血。这下谁也不淡定了,沐橙扯了背包,唐昊抓起了卡,连喻文州也准备让司机开门,就在这时,楚云秀忽然紧张地喊了一声“方锐你要干什么?!”

大伙闻声望去,才发现原本坐在靠窗位置的方锐已经不知去向,车窗大开,王杰希赶紧把头伸出,就看到方锐奔跑着穿越停滞车辆的英勇身姿。

“我先过去接应他!”不知何时跳车离队的方锐回头比了个剪刀手,路也不看,差点和一骑自行车的小伙子头碰头。

想到那奇迹般的救场下还掩盖了如此多的危机和逗比,叶修就觉得头疼胃痛,愁得不行,当天复盘都没心情做。只是苦着脸对着滔滔不绝的黄少天默默念着别说了,哥什么也不想知道。

想到这里叶修又有些心累,撇开脸不再去看那些挂满屏幕的新闻。

“老叶啊,说起来你不是短信我要一挑五的吗?少了一个啊。”方锐忽然道。

“一挑五?比赛前一天是谁先说要一挑五的来着?”叶修笑,“我替那个笨蛋完成了预定任务的五分之四还多,还不快跪舔感谢。”

“感谢啊……”靠着桌子的方锐听到这话,忽然嘿嘿两声,站直了,向前两步,左手背后,右手前伸。叶修一愣神,正觉得这个姿势怎么有点眼熟,方锐已经维持着这动作来到他面前,然后就这么单膝跪了下来。等等,这刺激有点大!叶修往床上缩了一截,方锐却已经抓着他的手往嘴边送了过去。

不是吧真要跪舔?!

叶修吓了一跳,本能想要缩手,结果被牢牢抓着。方锐也在这时忽然地停了一下,他抬头,认真地看了一眼叶修。四目相对,时间仿佛静止,然后方锐微微笑了,轻轻耸肩,他松开紧握的手,又往叶修手腕处一探,一握,一转,就这么扯着站起了身子,顺势坐到了叶修旁边。自然得好像他原本就是想要这么坐下,而之前那看着像是吻手礼的动作只是一个巧合。

半预谋的试探在进行的途中就被强制停止,两个人现在看起来只是正常地在床上并排坐着。

房间里一时只听得到空调制冷的声音,十分安静。与之相反的,方锐的心里已经炸开了锅,他静不下来,满脑子都是叶修想要缩回手的表情。其实叶修那时的模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可能还不如他发现野图BOSS被人抢走时惊讶,方锐却从手心中传来的力道感受出了拒绝的意味。

轻吻的动作被圆回去了,但他那么狡猾,一定看出来了,他在逃避,他没敢直面你的行为,方锐想,心里失望得有些难过。他不死心地瞥了一眼旁边,叶修也只是坐着,面色平静,不知道想什么。

脑子里写着叶修的泡泡同时碎了,翻涌的泉水瞬间枯竭,干涸的地面上全是倒翻肚皮的死鱼。真怂,你失恋了,好几个声音说。

要你管,方锐给自己的心脏抹了泪,鼻子里全是盐味,他咬牙攥紧了双手,一边狠狠扯着床单,一边用力掐着……

“轻点。”叶修忽然说。

“抱歉!”方锐赶紧松手,他忘了自己还拉着叶修,因为心里难过,刚才那下用了狠劲,叶修手腕处留了方锐的五个指印,红的,马上就肿了,刺眼得要命。

“给你吹吹?”方锐没好意思盯着自己的手印,眼神游离,忽然扫到叶修食指尖上一肿起的小包,和刚捏的手印很像,也是红红的,与他的白皙肤色明显不同。

“你手指怎么了?”

“这个?好像昨天是被账号卡上的毛刺扎了。”叶修不是很在意,甩了甩手。

“毛刺?还扎里面?”

“不知道啊。应该没了吧。”

“不在里面怎么会肿?我看看。”

“你看吧。”叶修张开了手指。方锐把它们抓了过来,贴在眼前细细瞧着。因为保养得好,叶修的指头很软,捏着其实怪舒服,但方锐没有去感受,只是认真地检查着,指尖上似乎是有个小小的磕口,不过看不出皮肤下面是否埋有毛刺。

“我有点看不出来。要不要去医院?”

“这么小一个包,你好意思?”

“痛吗?”

“与其说痛,痒更多一点。”叶修说,“也许是蚊子咬的。”

“这样……”方锐盯着那处红肿,没做多想,低头就把那只手指含到嘴里啜了两下。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