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12

12、

 

“好啃吗?”叶修说,眼睛盯着方锐的发旋。

方锐慢慢吐出了指头,抬头,叶修看不到他的头顶了,贴近的脸看起来还算平静。

“还好。老叶,你洗手了没有?”

“你猜。”叶修慢慢挥了挥那只因沾上唾液而在灯光下显得水亮的手指。

“出于我对你的了解,我这时似乎该先去漱口。”

“去吧。”叶修从床头抽了一张纸巾出来。

“别擦啊,唾液可以消毒。”

“呵呵。”

“算了,随便你。”方锐瘪了瘪嘴,揉着头发进了洗手间,反锁的声音响起,叶修瞧了眼那结实的门,把未使用的纸巾丢在了垃圾桶里。

洗手间的灯很亮,玻璃光滑,镜子外的方锐和镜子里的他大眼瞪小眼,理智战术智商什么的和脑仁一起在颅骨里搅和着,全部打成泥,一点有用的都不剩。死机的方锐撑着水池放空了好一阵,终于靠着最后的猥琐重新启动了起来。

刚刚那下,好像形势不错啊……

方锐转了转舌头,舌苔还能回忆起对方指腹的柔软触感,还有洗手液的香味。虽然刚才他确实地短路了,但叶修那难得的从耳根红到脖颈的样子他可是漏不掉的。

“嘿,嘿嘿……”他忍不住笑了,心里有一点两点好多点的高兴,那些小满足像溪流一般又渐渐填满了空缺的心思,渴死的鱼干还暴露着骨头就又欢喜鼓舞地游了起来。

真没出息,真没出息。方锐开心地抱怨自己。

在确认自己真的喜欢叶修之后,方锐其实并没有纠结很久,转职一样转了性取向,维持二十多年的直男节操说丢就丢,脱缰的野马速度朝着18R的道路奔腾而去,潇洒得不得了。他在漆黑的晚上曾经想过,万一他们真能在一起,他要把叶修圈起来,每天咬他的耳朵,啃他的指头,不是刚刚那么简单地含着,而是舔得湿漉水灵的。不管对方配不配和,都得把各种play试个遍,总有他招不住的,让他在喘不气来的时候哑着嗓子叫他“方锐”,而自己一定要在那时说出“叫吧,你叫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的”这句台词,就像当初叶修在鬼王副本里得意洋洋地对他喊的那样。他记仇着呢,惦记了好久。

而现在,妄想出现了缺口,他看到将其实现的希望。挥动着天使翅膀的方锐小人在右边说告白吧,然后吻他。摇晃着恶魔尾巴的方锐小人在左边说告白吧,推了操翻。

爷豁出去了!

打定主意后,方锐忽然觉得一切施加在肉体和精神上的压力都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异样的亢奋,大脑膨胀,血管跳动,身体轻得仿佛可以飘到天上。

这样的状态不行,太亢奋了,容易说错话。方锐想,顺手抓起水池边未来得及倒的隔夜茶就往喉咙里灌,冰冷的茶水带着放置过久的尘埃味一股脑冲进了胃部,冰着了喉咙,呛着了肺部,方锐咳了半天,叶修在外面笑他怎么漱口都会呛到。

这把带着笑意的声音简直就是导火索,把所有欲望都点燃了。方锐下了决心,推开门。叶修还坐在原处,正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

“我要确认个事。”方锐憋着一口气,几步踏来,从他嘴里抽出烟,塞到自己口袋里,一屁股坐到叶修旁边,席梦思因他过于激烈的动作被压弯了弹簧,带着床上的两人一齐震了震。

“叶修。”方锐叫了他的名字,发过无数遍的音此时让他感到了渴。

“我要确认个事,用动作。我会做的很慢,不接受你可以避开,然后就当没发生过,一切照旧。接受的话……”想到更进一步的那一层,方锐不禁犹豫起来,“啧,总之发生什么你都别说话,让我知道个态度就行。成?”

叶修一动不动地坐床上,一声不吭,只是看着他,毫不回避的视线让方锐不自在极了。

“成不?”

“……”

“到底成不成啊?”方锐大声说。

“喊什么,不是你说‘发生什么都别说话’的?”

“那你还不是说话了?……操,和我演什么小品,这是抖包袱的时候吗?过掉过掉!”方锐要哭了,胡乱挥了下手,像是这样就能像洗掉刚刚失败的片段一样。

叶修耸肩,用眼神传达了一个随便你的意思。

“咳咳,那我做了啊……”方锐侧过脸,伸手圈住叶修的脖子,往自己这边带。

他要吻他。

没确定关系就这样做好像不太好,但他是猥琐流大师,就像楚云秀说的,战术是猥琐的,人也是猥琐的。他知道那是调侃,可是当真了也没什么问题。他真的猥琐起来,不会有人说“方锐你居然能这样”,大家只会说“方锐你果然是这样”,把自己脑补得太过猥琐其实挺掉份,但他确实有欲望,他以为自己能猥琐得心安理得,所以他把喜欢的人拉到了最亲近的距离。

结果等他真的把叶修圈在手臂里,搂着那温热的身体的时候,那些想了许久的乱糟糟的场景又都没了,眼里只剩叶修。叶修正用专注的眼神看着自己,除了对着荣耀的时候,方锐还没见过叶修这样,他爱死这样的叶修了,他想对他好,让他高兴,什么都不愁。

嘴唇就算了,亲脸颊吧,蜻蜓点水一下就行,如果他不喜欢也不会觉得太恶心……还是鼻尖?方锐想着,彼此的呼吸已越发接近,甚至分不清那轻微的触感到底是呼出的鼻息还是已经相碰的肌肤,方锐把自己的另一只手也伸出去,搭在叶修的腰上,隔着布料的体温让他下身发热。他能感到自己和叶修的心跳,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方锐原来想用亲吻结束这场试探,他不想用语言,因为他担心自己说出来会显得不正经,他不想让叶修以为这只是个玩笑,但在彼此的距离已经近到无法用眼睛去衡量时,他还是决定要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叶修,我……”

“方锐!!叶修那个家伙在你这吗?!”

黄少天的喊声穿透房门,冰雨一样划破了暧昧的气氛,切开了贴近的身体,突兀地刺入已经十分靠近的两人,叶修迅速站了起来,方锐直接跌到了地上。不愧是最擅长捕捉的机会主义者,无视一切防御和闪避隔着大门就带走了满血满蓝刷满增益BUFF的方锐。意识10分,操作10分,爆发10分,完美漂亮,点赞好评!

“他,不在。”方锐在地上挤出了三个字,内伤得喉头发甜。

“是真的不在还是假的不在啊?你别因为他是你们原来的队长就包庇他啊,你不知道他这次多缺德,我那个报告写那么好,那么长,十几页呢他一句话就给驳回了完全不知道心疼人。这次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对不起我那些……”黄少天还在外面喋喋不休,没想紧闭的门被打开了,走出了血条见底全身杀气的方锐。

“真,的,不,在。”

“你怎么了啊,一脸便秘,不舒服?”

“我……”

“我刚刚看到有个很像叶修的家伙进了电梯!”张佳乐跳了出来,在走廊尾端招呼,黄少天一听,立刻甩手往电梯那跑去了。

“你妹……”方锐眼睛都直了,用眼神把黄少天杀了一百遍。

“我有预感,新的‘烦花血景’要诞生了。”叶修不知何时也走了出来,他躲在方锐后头,探出眼睛,“希望他们在搞死对手之前没搞死我们。”

“已经搞死我了。”方锐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捡从叶修手上抢过“我们”这张糖纸舔了舔,也不去管他的”我们”指的是我和你还是中国队的大家。

“不早了,我回去了。”叶修忽然说。

“咦?可是……”

“刚才那个,有时间继续。”叶修扣住方锐的脸,在他耳朵上轻轻亲了一下。这一下直接勾走了方锐的魂,他愣在原地,叶修趁机从他口袋里掏出刚刚被没收的香烟叼在嘴上,弯折的烟卷还漏出了一点烟丝。

“晚安,好梦。”叶修说,嘴边的烟因为这个动作划了半个圈。

叶修走了许久,方锐还愣愣地站在门口。

他不可能不懂。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