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13

13、

 

距离淘汰赛的开赛还有几天。兴许是小组赛过于顺风顺水,媒体夸饱以后渐渐开始嫌腻味了,加上那些老喜欢唱反调以示清醒的专家教授的给力,还有粉丝们或真或假地哭弱攒RP,网络里渐渐出现了不少中国队的负面评论。有说选手拼劲不足的,有说小组赛胜利含金量不高的,有说个别队员自身能力太弱的,甚至还有说中国队毫无血性,心思太多,打得不干净不透亮的。

结束一天的训练,方锐一开微博就发现自己被轮了万条。

基本都是关于世界邀请赛的,他略微扫了一眼那些带有负面评价的微薄,简直就是地图炮。除了提到猥琐时惯例被群起而@之的自己,中枪之人涉及全队,都是些莫须有的罪名。在这些鸡蛋挑骨头的批评里,喻文州是犹豫的,王杰希是游离的,肖时钦是刻板的,周泽楷是花瓶的,就连张新杰的战术站位都变成了小人之举,甚至还有人拿叶修一挑四的视频来当做中国队放不开的证据。

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队员们在外国辛苦拼搏,网友在键盘上指点江山,方锐一开始还有些郁闷,多看了几条也淡定了,心里想着与其花时间不爽这些莫名其妙的批评,还不如多研究下一场比赛要如何应对。

想到这,方锐拿出笔记本,上面有今天大家针对第一场淘汰赛的初步计划,他拿了个小号登陆了游戏,一边放松一边顺便训练了一下自己觉得需要注意的细节,忽然留意到世界频道上晃过了“YEXIU”几个字母。

这里是欧服,虽然用的是英语,但方锐还是不太会,他不知道那条信息讲的是什么,而且很快就被刷掉了。虽然好奇内容,但方锐不奇怪在这种地方出现叶修的名字,毕竟挪威之战后,那家伙在全世界出了名。

然后方锐发现自己被这几个简单的字母勾得心痒了。

他有秘密。

叶修,那个他喜欢的人,其实也喜欢着他,他们是互相喜欢着的,甚至可以深入发展。方锐确认了,却又不敢进一步确认。事情顺利得异乎寻常,猥琐如他,到现在还有些恍惚,总觉得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透明的陷阱,就在他晕乎乎前进的方向等着夹他的脚,看他的笑话。

他需要找人说说这个秘密。多一个人知道这事总会可靠些,这样他可以在叶修反悔的时候拉出一个证人,将他一军。虽然那个人八成会先拍着他的肩膀说方锐同志你醒醒,叶修喜欢你?还做梦呢,时差没倒过来?

而方锐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要对那个人说,你别不相信,我还有证据,叶修在我耳朵上留下的吻挑明了一切。

然后他就可以得意地看到分享他秘密的家伙吃惊的脸了。

这样的场景方锐幻想了好几次,但现实中还没有那个分享他秘密的人,除了叶修。

方锐简直要被这事憋死。

他甚至想要跑到酒店门口刨个坑,对着里面大喊十声“国王长着驴耳朵!”,啊,不。是“叶修大大喜欢我!”,然后看着他的秘密抽芽张叶,风一吹,满世界都发出“叶修大大喜欢我”的声音。

方锐憋不住了,他决定立刻挖开那个分享秘密的坑,他拿起了房间的电话,对着10个数字键犹豫了许久,最终拨通的却是叶修房间的分机号码。

电话很快就通了,方锐思考了一秒,张口抢道:“客房服务。”

“方锐……”

话筒里是叶修无奈的声音,方锐有点小得意,表扬了他:“一下就听出来了,不错,很不错。”

“方锐,这个时候打骚扰电话。你是嫌白天的训练强度还不够?”

嘲讽的声音传来,喇叭轻轻震着鼓膜,就像叶修真在耳边低语一般,撩人得不行。方锐捂着话筒偷偷地笑,他喜欢叶修用“骚扰”这个词。

“不不,我在认真备战,战前动员,和我说一下啊?”

“嗯?”叶修一下没反应过来,“你要听?”

“是啊。”

“等等,你谁?战前动员?我认识的方锐每次比赛前可都是自己闭门准备的,神秘猥琐得不行。”

“神秘猥琐的我真诚地告诉你,根据我长久以来的职业经验,我准备提前休息养足精神。但我发现我兴奋得睡不着,只好找老叶你来催眠。”

“十九点五十分,休息?方锐你这作息有点不正常,提前进入退休期?”

“你最好希望你的队员生龙活虎,一个年迈你怎么拯救一个年迈的我?”方锐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在忙?”

“还行,一个简单的报告。”叶修说,“队伍点评一类的,该说的都说了,不过需要补充。”

方锐忽然想逗逗他:“没灵感?要不要我给你念几段国内的评价做参考?”

“行,你说。”

“我说了啊。”想钓的鱼上钩,方锐翻开自己的微薄,清了一下嗓子,“第一条,XX报社,‘纵观小组赛,中国队整体表现可以用三个词来形容:猥琐,猥琐,猥琐。’”

“……”

“第二条,‘叶修的一挑四蒙蔽了他和中国队的双眼,如果他们不赶紧调整战术,将在世界大赛上丢脸。’,对了,我看了一下,发这贴的‘资深荣耀迷’好像连战斗法师和元素法师都分不清。”

“……”

“第三条,哦,这是个大 V,‘与外国选手的都光明磊落相比,国家队简直像只偷偷摸摸的耗子。如果叶修一意孤行,继续坚持这样丑陋的比赛,国家队早晚要在苏黎世的土地上饮恨出局。’”

听完这条,叶修终于有了反应,他哼出了点笑声,很纯粹地觉得有趣,也终于知道方锐打着什么心思。

“方锐,‘猥琐的中国队’里最猥琐的方锐,”叶修加重了他的形容,“与其浪费时间研究这些评论,还不如多研究下比赛。”

这只是极其普通的台词,方锐听完却大笑了起来,他在笑这巧合一般的默契,叶修说的不就是他刚刚想的东西吗,连说法都差不了多少。

叶修没有打断他,夹着话筒听他笑,断断续续地,过了一会,方锐好像终于笑够了,笑声停了,两人都不说话,安静地听着彼此的呼吸,享受着这样的寂静。

“叶修,我想见你。”方锐打破了沉默,三十分钟前他们明明还在一起吃饭,方锐却说得像是分离了许久一般,声音中充满了欲望。

叶修低低地嗯了一声。

“我想见你。”方锐重复。

“那……出去走走?”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