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14

14、

 

十分钟后两人在酒店的门口见面了。

为了不引人注目,方锐没有选择国家队服,而是穿了件深色的T恤。来到约定地点时叶修已经到了,正站在树下偷烟吃。方锐估计他下来得有一阵子了,因为那支闪着暗橙火光的香烟已剩的不多。

“走了。”方锐朝树下的人招呼了一声,叶修依依不舍地把靠在树干上的背部移开,揣着口袋朝方锐走来。

与方锐一样,叶修也没有穿队服,上身白色衬衫,下身黑色西裤,挺新,也挺整齐。这让方锐大感意外,一是叶修居然穿得那么正式,二是叶修居然还带了私服。不过这两个疑问很快就在对方靠近时获得了解答,叶修身上的并不是什么私服,那是竞技总局派发的衬衫和西裤,用来搭配国家队的西装用的。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国家形象的考虑,除了全套运动服外,这次竞技总局还给出国竞赛的队员多准备T恤、鞋子、背包、西装、衬衫……一套行头整得像是圣诞礼包一样,大大一盒。尤其是那套做工精细的西装,洋气得不得了,试衣的时候大伙把西装一穿,背不驼了,人不宅了,走路也有劲了,气质全都出来了。看得拍广告的赞助商啧啧称赞,拉着东摆西摆咔嚓咔嚓好几张。

不过西装好看归好看,要穿也是真难穿,尤其这套,领带扣、袖扣……细节多得烦人。来到苏黎世,队员们也就下飞机和开幕式的时候穿上讲究讲究,比赛一开始,全都塞到旅行箱最底下压着,速度奔向了T恤和运动服的庄康大道。要不是今天叶修又把它穿出来,方锐都快忘了。

 “叶修大大,穿这么正式,和哪个帅哥约会呢?”方锐调侃,说完又嫌不够地吹了声响亮声的口哨,不料叶修无动于衷,却引得酒店门口的路人和保安纷纷侧目,就连散步的流浪狗也朝他俩“汪”了两声。

叶修一脸幸灾乐祸,把嘴里的烟在垃圾桶上按了说:“低调,怕外国友人看不出你是基佬?”

这话不错,但让别人说出来方锐绝对是要嘲回去的,结果偏偏是叶修候给他丢的,他听得可乐意,而且真要说个不,相当于作大死地给自己铺了一条笔直的下场之路,BGM是响亮的《可惜不是你》……方锐及时制止了自己的脑,一把握住人的手腕就往小树林里拐。

今天晚上很热,但叶修的手摸起来又凉又滑,沐浴乳的味道还很明显,应该是刚刚洗过澡。他似乎把这件特别正式的衬衫当作休闲衫穿了,领扣没扣,领口歪歪开着,原先熨烫得平整笔直的袖子被他直接捞起来卷在手臂中间,下摆也没给扎到西裤里。还好这套衣服裁剪合身,又有着先天的质量优势,这么糟蹋也没被叶修折腾出屌丝意味,还硬生生弄出了那么一点颓废美。

方锐呸呸两声,心道不怪哥眼神不好,只怨夜色太浓。

 “一身正装不带褶,要不是抽烟姿势太熟悉我还当认错了人,你怎么穿这件?”方锐明知故问。

 “没带其他衣服。”叶修答,正式地给方锐想的原因盖了个“标准答案”章。方锐感叹自己的英明,你看,这随便家伙果然一套私服也没带。

 “真懒。你早说我拿自己的衣服给你穿。”方锐脸不红心不跳,其实他刚才差点把这半截话咬断在嘴巴里。

 “发了3套衣服呢,够了。”

 “这件折腾皱了,回国要穿怎么办?到时候全体西装整齐,就你一人穿着破衬衫?跟返厂维修品一样。”

说完方锐忽然想起,出国前大家在竞技总局门口合照,他对着衣着统一的两排人感叹说我们看着像流水线上生产下来的。结果被叶修呛了一句“方锐你这往脸上贴金呢?你和人小周能是一条生产线下来的吗?残次品?”

大伙笑的前仰后合,方锐磨刀霍霍,想着好家伙居然敢吐槽哥的颜,结果叶修出手太狠,“残次品”这词一下子把他贬得太低,等大家都转移了话题了方锐也没蹦出什么可以迎战的垃圾话。

现在“返厂维修”对“残次品”……不错,方锐很满意,虽然这一城扳回得太迟了些。

 “回国?还早。”叶修说,声音也带了点笑意,显然也是也想到之前合照时那个插曲。

那倒是,回国还早呢……决赛还有好一阵才到,而他们一定会闯到那个时候。方锐想着,又紧了紧握着叶修的手。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一个拽着另一个,七拐八拐,穿过小树林,走过人行道,来到了前几天大家来散步的公园。里面几乎没人,一排排欧式路灯亮着橙色的光,更称两旁行道植物树冠的高大漆黑。几只大得惊人的蛾子扑扇着翅膀往亮处狠撞,咚咚地听得人额头发疼。

 “之前听人说外国人周末晚上都不出门的,我还不信,现在看真是如此。”方锐放开叶修,看了四周,真的是四下无人,若不是还有灯光,简直以为这已经被废弃了。

 “也不全是周末的原因,今天有瑞士的比赛。”

 “哦,东道主。难怪……”

两人都懂了,然后都默了。

虽然是夏天,苏黎世的晚上还算凉爽。两人慢慢散步到一处圆形空旷处,大理石和排水盖板相隔铺就,一圈又一圈,形成几瓣扇形花纹,乍看有点意思。这儿临湖,视野较好,可看到对面居民楼的灯火,偶尔有车经过,但一拐弯便被不知什么障碍物遮挡不见了。

方锐和叶修站着吹了阵风,想着出都出来了,谈谈情吧。

谈恋爱需要什么呢?暧昧!浪漫!而他们有什么?猥琐!心脏!

看起来真是难以揉捏的组合。方锐握着栏杆,和叶修扯东扯西扯天气。叶修靠着栏杆,和方锐说天说地说弟弟,好好的“爱”谈成了“哎”,苏黎世的醉人夜色在他两的插科打诨下被烘托出了马可龙蘸酱油般的诡异气氛……说简单点,毫无浪漫,人神共愤。

打破这甜党咸党皆无法忍受对话的是远处传来的吹哨欢呼声,震耳的音波隔了百米依旧带有威力,一下下顺着湖波推来,那是有人在兴奋地庆祝。

 “瑞士单人赛赢了?”方锐首先反应。

“看时间应该到擂台赛了,这么激动,也许又是个一挑N。”

 “再N也N不过你。”

 “哈,那不一定。”叶修有点困,烟瘾又上来了。湖边的风吹的猛,他走到中间摸烟,不料手在往口袋里探的途中就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方……”

 “别动。”方锐压低了声音,伸出另一只手迅速扣住了叶修的头,然后一口咬住了叶修的耳垂。

这突袭一般的行为确实是临时起意,叶修背过方锐找烟的时候无意露出了毫无防备的脖颈,白白一截,和衬衫下的手腕一样,它们白晃晃地闪了方锐的眼睛,也让他忽然想通了,通了任督二脉似的清醒。他是谁?是方锐。他的对象是谁?是叶修。他们是电竞选手,荣耀大神。暧昧的情话完全不需要,甜腻的承诺纯属多余。互相了解什么的用游戏就好了,探查心扉什么的用荣耀就成了,而他们在这上面的交流完全足够,那场交付一切的擂台早已说明了这点。叶修平日的强大让方锐误判了形势,现在根本不是考虑怎么攻略叶修这个BOSS的时候,单挑的气功师明明已经胜利,现在是捡装备的时刻啊!

 “方锐……”叶修低吟出声。忽然而来的亲密令他感到战栗,舔舐和吮吸已经从耳侧来到脖颈,移动之处就像滑过一只蜗牛,湿润黏腻,叶修推搡着提醒方锐别在太过显眼的地方留下痕迹,而对方不知是否意会,只是认真地轻吻着叶修的喉结,要害之处被人啃咬的感觉让叶修产生异样的快感。他被方锐死死抱着,身体相贴,那种契合感让躯体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工作,他们好像在分享同一个心脏,彼此正通过对方的肺部呼吸。

 “中式还是法式?”方锐深深喘着,贴着叶修的嘴唇,在上面轻轻试探。

叶修抿嘴犹豫了一阵,似乎在估摸自己对这两种尺度的接受程度。方锐决定不要脸了,他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非得让对方见识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高超技术才行。

他敲开了叶修的唇齿,舌头长驱直入。

哗!

下一秒,巨大的水花从脚底喷出,带着震耳欲聋的声响以及猛烈的冲击扑面而来。水柱、水珠、水雾……方锐一下子被喷得站不稳,眼睛在千万水滴的溅射下无法睁开,鼻腔被灌得酸痛,五官七窍仿佛全部进了水,但他还是本能地抱住叶修,让他避开冲击最大的部分。然后,自下而上水花像枪炮师的卫星射线一样,从巨大的一束分裂为细小的几束,而后弯曲,晃动,形成了漂亮的水花和喷雾,花边一样在浑身湿透的两人周围摇摆。

 “卧槽……这,这是……地面喷泉……”

 “难怪这有那么多排水口。”叶修抹了一把脸,他刚刚也被突如其来的地面喷泉冲得头晕眼花,现在最厉害的高喷泉已经过了,但还是不断地有液体从他的头发流到睫毛上。

“方锐你这废物点心,真会挑地,唔……”

饱含水分的抱怨的话语忽然地被另一张嘴含入吃掉,然后就是激烈绵长的亲吻,拉锯战一般。终于结束的时候,叶修喘差点站不住,他不得不拉着方锐湿透的T恤站着,花更多的时间消化刚刚的热情。

 “我,”方锐砸吧嘴,“我觉得我好像亲了一根洇水的大型香烟。”

 “……”

 “还是【哔】牌的。”

 “最糟糕的牌子,如此品味无法接受,分手吧方锐大大。”叶修丢了一个白眼,方锐欠揍地笑了,一个闷头就把湿漉漉的脑袋往叶修肩上搭。

 “别舔。嘶……停……”

叶修本来想躲开那张咬着自己耳垂的嘴,不想对方已经把手伸到了湿透的衬衣里面,往更敏感的地方探去。

 “这……别,还在外面,回,回去弄。”

方锐摇头,他不甘心,他现在狂得不行,欲望像野兽一样在他心里撞着,只想就地解决。

 “衣服,不快点洗真的没法穿了……”叶修狠了劲,用力地在方锐肩上咬了一口。

三十分钟后,保安拒绝了这两个衣冠不整的可疑人士进入酒店。

 “你们俩二货干嘛去了?那么惨,遇到打劫了?”被叫下来接人的张佳乐抱着胳膊,看着叶修在大厅一脸卧槽地拧着湿衬衫。酒店里的空调很冷,他被冻得打了个寒噤。

 “没,就……就去外面,对,外面逛了一下。”方锐心不在焉,说话的时候衣服吸的水还不停地往下落,滴滴答答地在大理石地板上撞着协奏曲。

 “他掉水里了。”方锐说,“他和我都掉水里了。”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