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15

15、

 

虽然是夏天,但在酒店里穿湿衣也是极不舒服的。水在空调风的助攻下和身体互相争夺着温度,又黏又凉,叶修和方锐被冻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原地蹬着小步,要不是张佳乐来得快,他们都打算去找个空调室外机烘一烘了。

淘汰赛即将开始,这时候感冒可不是开玩笑的。一被允许进入后他们就直奔电梯,碍于回来时被太多队友撞见,方锐最后没有按照预想的跟进叶修的房间,而是回自己那儿冲了个光速澡,进来出去费时不到五分钟。棉T恤不需要太讲究,方锐把衣服泡上,就匆匆往叶修那儿跑。他不确定叶修洗完澡了没有,或许没洗完更好。

他站门口敲了两下,没有等待回应就直接扭了把手,如他所愿,没锁。他走了进去,正好听到浴室花洒被关闭的声音。

他想了想,还是打了声招呼:“我进来了。”

“恩。”叶修在浴室里应着,那点声音在浴室里撞了好几下,弄出了雾雾的回音。方锐刚找位置坐上,就听“哗啦”一声,厕所门拉开,叶修像个刚出锅的大白饺子,裹着一身潮热水汽就走了出来。

方锐张了嘴,卡在嘴里的“哎呦”还没喊呢大白饺子就把下身围着的白浴巾扯了。里头是正常的四角底裤,方锐吁了口气,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望。他挠了挠头发,因为来得急,头没怎么擦,上面沾着的水分像草丛里被惊动的小虫子,噼里啪啦争相蹦出,撞碎在手心和地上。

“擦擦。”叶修丢了一张新毛巾。方锐接了,直接罩头上,摆出一脸“爷懒得动”的表情。叶修瞥了他一眼,穿上运动裤,又弯腰把篮子里那件湿透的衬衫提溜起来。

“你这衣服糟蹋得咸菜干一样,还弄得整齐?”方锐道。

“酒店有洗衣和熨烫的服务,我送下去。”叶修背过身子,将干净的国家队黑T穿到身上,衣服挺宽,套上后直接从胸口滑落,一秒就把白白的上身全遮住了。

方锐定定坐着,刚刚在电梯那个铁匣子里的时候,叶修站他前面,也像现在这样把整个背都对着他。他那件衬衫湿了以后变得透明极了,抽真空一样贴在他身上,肩胛骨那块更是被顶出了明显的肉色,看得方锐心馋嘴馋。电梯升了几秒,他也就盯着那处看了几秒。

他不知道叶修留意了没,到酒店后进电梯前,他一直全程挡在叶修前面。至于这样做是出于公共场所的礼仪,还是单纯不想让人把叶修看去了,方锐自己也分不清。虽说男的不该这么矫情,酒店游泳池里还有一大堆光膀子的呢,但方锐觉得不一样,故意露的和这样的就是不一样,而露的人变成叶修那就更不一样了。

叶修下去送洗衣服,没多久就又上来了,看到方锐还坐在他房里,直接笑说你还没走呢?

“为什么要走?我又不是来看你送衣服的。”

叶修呵了,没去反问那你是来干嘛的,他点了点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说:“我报告还有一段没写。”

“那你写。”

“你就干坐着?”

“我可以玩荣耀,你后来应该装了吧。”方锐示意桌上酒店配备的台式电脑。

装是装上了,叶修心想,“你占了桌子,我怎么写报告?”

“你床上写去。”

得。叶修不多说了,抱起电脑就开始在床上敲字,方锐也戴了耳机开了游戏客户端。小小的房间里一时只剩鼠标和键盘的声音。等到叶修把一切办完再抬头的时候,方锐正坐在椅子上看他,他身后的台式电脑不知何时已经被关掉了。

“我写完了。”

“嗯。”

“十点多了,该睡了。明天还要去淘汰赛的赛场做适应训练。”

“嗯,我知道。”方锐点头,却没有回去的动作,而是继续直直地盯着他。叶修觉得如果他不说什么的话,方锐可以这样盯他一个晚上。他叹了口气,掀开被窝一角,拍了拍床铺,“这边睡,回去睡,你二选一。”

方锐终于笑咧了嘴,屁颠屁颠地就钻进了叶修的被窝,一边爬一边乐:“哎呦嘿,荣耀教科书给我暖床喽。”

“搞半天你惦记这个。”叶修鄙视,“这就占起便宜了?”

“不占你便宜我来这坐那么久?”方锐理直气壮。

酒店单人床不小,但睡上两个大男人还是挤了些,想不贴着根本没法把姿势弄得舒坦。方锐开始还假假客气了一下,僵着四肢维持了一条互不侵犯的三八线,坚持久了也累了,手脚胳膊都开始往叶修身上缠去。

“嘶,老叶,被子捂了那么久你脚怎么还这么凉?”方锐打了个颤,感觉碰着了一块冰。

“那你给我暖暖?”

“艾玛我的大爷,小的这就伺候着。”方锐感叹,然后真的夹起叶修冰凉的脚往他的腿肚塞。叶修方锐差不多高,这样一夹叶修没法仰着躺了,只能侧过身背对着方锐,方锐也没什么意见,把一只手搭叶修身上,轻轻地搂着。

叶修被暖暖地捂得舒服,迷迷糊糊地就要睡去,快入梦时隐约察觉旁边有点动静,掀开眼皮一看,方锐正偏着身子,拉着床头柜的抽屉在里面摸索。

“你在干嘛?”

“我看看有没有套。”

“……”

“果然没有,也是,酒店单人房……”方锐没摸到东西,悻悻把抽屉合上了。

“方锐,你的节操掉在地上了。”

“那是你的节操。”方锐转过身子,放叶修身上的那只手忽然不安分了,扒拉着就要往他胸口两点按,“我需要节操这种东西么?再说了,在公园的时候,不是你说的‘回去弄’?”

叶修感到些许危机,往后躲了一点,过头了,差点翻下床,被方锐一把捞了回来又扭转了面向,这下可好,直接被锢得更紧,胸贴胸脸贴脸的,就差没把嘴再凑上了。方锐非常满意这个距离,张嘴就可以享用,然后他真伸出自己的舌头,卷住叶修的耳垂又咬又吸,那块软肉被他舔得水滋滋。方锐喜欢极了,像是吃不够的点心。

叶修的耳朵被吸得疼了,热辣辣的,他偏开头想让方锐松开。结果方锐咬着不放,到嘴的肉呢,哪有说松就松的道理。

“好了,后天还有比赛。”叶修拿出杀手锏。

“我有分寸。”方锐终于松了口,灵活的双手却又开始在叶修背上游走,他要捏捏那两块在电梯上勾引了他半天的肩胛骨,那真是好部位,还在电梯里的时候就该尝尝。

“就这样的分寸?”叶修被摸得痒了,生理和心理都觉得想笑,一抬膝盖就往方锐下头踹,他没用力,也特意避开了要害,但还是蹭得方锐一下就麻了,他那硬着呢,快感电流般地从下身激到头顶。方锐登时就跳了起来,掀起被子就把叶修压了个严实。

“你跟我玩火啊。”方锐咬牙切齿,他馋凶了,狠狠地向外蹦着字,“想试试?看我不把你操得说不出话。”

“控制情绪啊方锐大大,你的分寸呢?”

“我的分寸?你要不要量量?”方锐说,拉起叶修的手就要往自个身下摸。

“严肃,干嘛呢,找你的黄金右手去。”

“赛完就办了你。”方锐嗤鼻。他刚开玩笑呢,他也知道叶修知道他是在玩笑,他们是职业选手,比赛期间,什么是首要,什么该做不该做,他们再清楚不过,只不过他来了瘾,就想闹叶修玩,现在他闹够了,也开心了。虽然有点过了火……等等真得找自己的右手撸撸了。

方锐咽了口水,他压低了身子,示弱一样地用额头拱了拱叶修的下巴,“其他做不了,先让我亲亲。”

叶修眯着眼,他被他的动作弄得舒服,嘴上却还是嫌弃,“亲亲?方锐你真俗。”

“俗?你个土八路还嫌我俗?我俗不死你!”方锐气笑了,抿起嘴就真往叶修脸上亲,从脸上亲到脖子,又从脖子蹭到胸口,一边亲一边故意弄出极大的声响,小孩子吃饭一样砸吧着,好笑得不行。叶修真被方锐闹得受不了了,而且方锐还不停地用手挠他,就算不痒也耐不住。两个人在床上滚着翻着,被子都踢到了地上。

“你点了火,又赶我和右手过,太狠心了。”方锐痛心疾首,亲到叶修左胸口的时候,在那用力吸一口,留下了个鲜红的章。

“方锐专属。”方锐把嘴唇贴在那处,对着叶修皮肤底下的心脏说。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