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黄叶】今天的霍格沃茨也有猫头鹰在飞-1

注:

HPparo 脑补片段

傻白,日常,一些角色和物品沿用原作,但私设也有

人物的分院设定和文章题目以及部分设定来自猫焼太太

 

 

早起的鸟儿

清晨,霍格沃茨长长的走廊上,身着长袍的年轻人奔跑着追逐飞翔的鸟儿,廊外射入的阳光被他的身体阻挡,移动着在地上投下跳跃的影子。

悠闲散步的幽灵被这鲁莽的家伙穿身而过,虚架在脖子上的头吓得滚到胸前,他抱着脑袋,对着急跑的巫师背影高喊,只换来远去的脚步声和一句毫无悔意的道歉。

 “抱歉抱歉抱歉!我急事!下次走路小心点啊尼古拉斯爵士!”

 “黄少天!我就知道是你!”

 “差点没头的尼克”气急败坏地挥舞着透明的珍珠色胳膊,第十八次警告对方下次别遇到自己。

也不能怪黄少天太急,天刚亮的时候,这位优秀的霍格沃茨四年级学生就在学校各处不停寻找着叶修——那个据说早就到校但一直没人见到的六年生。宿舍,教室,食堂……黄少天本以为今日又要无功而返,却在返程途中听到空中传来的咕咕低鸣,他抬头,一只颜色花到令人咋舌的猫头鹰窜入了视线。

 “君莫笑!”

黄少天高兴地对着那只花得全校闻名的鸟儿大喊了一声,便迫不及待地追了上去。

君莫笑的速度很快,但黄少天也跟得颇紧,身为格兰芬多最优秀的找球手,无论是金色飞贼还是别的什么,被他锁定的猎物,哪有追丢的道理?

 

晚起的虫子

 

图书馆,角落,桌子底。

叶修,那个让黄少天从大清早就开始好找的人其实不在别处,他像一团堆着待洗的旧衣服,正毫无形象地睡在图书馆角落的一张桌子底下。

他的书本和笔记都还好好地放在桌面,但人却躺在桌子制造的阴影里。压得皱巴巴的巫师袍子裹着他的全身,那根有着银绿条纹的丝制领带被他垫在脑后,一支羽毛笔在他手上虚虚握着,点滴墨迹沁在袖口,染成了和袍子一样的颜色。

书香,油墨,轻轻的呼吸,一切都是那样安静。而下一秒,君莫笑张着翅膀撞开了最近的窗户,窗棱的撞击,羽翅的扑棱和黄少天由远及近的呼喊,在瞬间就破坏了图书馆维持的和//谐。

有了君莫笑这个显眼的标记,黄少天很快找到了叶修所在之处,图书馆现在还没别人,他从进门后一直没有停下嘴巴,最后干脆撑着地板,直接贴着那人的耳朵吵。

 “叶修叶修,起床起床!”

 “唔,少天,闭嘴。”躺在桌子下的人缩了缩腿。并没有被人发现的惊讶,叶修只是痛苦地眯着眼,从袍子底下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指,点了点面前的地面,“等太阳晒到这块砖再叫我起来……”

 “早晒到了,你这桌子挡着呢!”黄少天把盖在叶修头顶的桌子移开,阳光瞬间洒了下来,叶修惨叫着拉起长袍,像一只受惊的蝙蝠。

 “不至于吧你,睡什么呢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快起来快起来,难道想等月亮和星星也来晒你屁股吗?”

 “我觉得自己要死了……”叶修闭眼呻//吟,答非所问。

 “死什么呢,消失那么久还不和我说,有这样对朋友的吗?”

 “安静一下。”

 “你这几天干嘛去了?你看你这衣服,压得和你上次给我那包榨菜一样,霍格沃茨的形象要被你毁了。”

 “好吵……”叶修睁开一只眼睛,里头写满了浓浓的疲倦,黄少天一愣,心里想着怎么了要不还是让他多睡睡,嘴巴却没来得及停下,而在这个瞬间,躺在地上的叶修忽然敏捷地撑起了身体,从怀中掏出一支银白色的魔杖,对着黄少天就念起了咒语。

 “无声无……”

 “停!!”

对这几个字过于熟悉的黄少天秒懂,他大叫一声,扑捉金色飞贼一样飞身去捂叶修的嘴。结果动作太大,两人像是一起被游走球狠狠砸中般滚到了一起,不同色系的长袍翻卷着缠成一团,他们撞倒了一排书架,书籍的坠地声中黄少天最终把叶修压在地上,双//腿//贴在他的腰侧,双手盖着他的嘴,十指指尖正好落在叶修眼睛底下浓浓的黑眼圈上。

 “摔疼了没?”黄少天的脖子被自己拉扯的外袍勒得略紧,却不忘挤出氧气说话,“叶修你居然那么狠对我念禁//言咒!我不说了还不行吗有事好商量……”

 “那你就给我闭嘴。”叶修张开嘴,在他掌边咬了一口,黄少天痒得一缩手,叶修趁机翻过身体,按住正欲起身的黄少天,直接把自己的头搭在对方的腿上。

 “借我枕会。”叶修说着,马上又闭上了眼睛。

他从三天前便开始不眠不休地赶制一份校长交代的额外作业,今天清晨才终于得以完成,好不容易什么也不管地在图书馆里睡了过去,就迎来了黄少天这份大礼。

 “两小时后叫我。”他动了动头,也不去看黄少天目瞪口呆的表情,又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头疼的新生

 

餐厅中,两个人在长桌边吃着早餐。他们从图书馆出来前有用简单的清洁咒语整理了身上的衣服,所以现在看起来并没有那么难//堪。

 “真是不幸,我明明起得比太阳还早,却因为你只能吃大家剩下的食物。”黄少天愤愤不平地吞咽着嘴里的南瓜馅饼,也不忘掰一块往叶修嘴里塞。


嘴唇捕捉到食物的触感,叶修张开嘴,用舌头把那点香甜的东西卷进去,期间还tian了tian黄少天的指头。那人为此愣了一下,叽叽喳喳喊着叶修你不要脸,但叶修没力气吐槽他,两个小时的补眠根本不够,他现在差不多是挂在黄少天身上才勉强维持着继续坐着的姿势。


 “王杰希没说出来就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新生入学仪式你可是也翘掉了啊,居然还有不少可爱的新生想着要见你呢,要是知道你的真相他们得多幻灭,真是可怜那些孩子。”

 “你就不能安静一小会吗?别像桃金娘似的一个人叽叽咕咕说个不停。”叶修用头顶了顶黄少天的脖子,他本来就靠着他身上,这样做并不费力。

 “你昨天真该去看看,”黄少天环手把他往上提了提,“今年又有和你一样奇葩的学生入学呢,好像是叫包……咦,怎么忽然想不起来了。”

 “什么叫做‘和我一样奇葩’的学生啊?”

 “嘿嘿,果然有兴趣吧,你还是要听我说吧。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又是个让分院帽抓耳挠腮的新生,不过看着不像当年你那种不知往哪分纠结,是那种分了之后还忍不住多讲几句的纠结,你是没看到啊,我从没见过问题那么多那么奇怪的学生,分院帽和他……”

 “讲重点。”

 “这届又来了个和你一样让分院帽考虑了很久的学生。”

 “哦……”叶修点了点头,张嘴喝了口对方递过来浓汤,太甜了,他被齁醒了,坐直了一些。

 “那家伙的思维简直像个没见过的巫师的麻瓜,一直对大家喊‘叫我包子’,搞得我把他的真名都弄忘了。哦,他最后被分到赫奇帕奇了。”

 “唔……感觉老韩这学期有得//爽//了。”叶修笑了笑,他从盘子里拿了几颗豌豆喂给君莫笑,感兴趣地继续问,“这次分院帽考虑了多久?”

 “很久,够我抄完整个暑假的魔药作业。要不是新生还有很多而且大家都饿了,分院帽那家伙估计得再多想会。”

 “听起来比我久多了啊。”

 “应该没你久,魏老大说当年分院帽在你头上纠结的时间更长,说让文州抄完暑假的魔药作业都可以了。”

 “你听老魏瞎扯,”叶修擦了擦嘴,露出了个鄙视的表情,“喻文州不会去抄作业,他自己做得更快。”

 


谜样的分院

 

其实说到让分院帽头疼的学生,黄少天没有多少资格吐槽后辈,当年他在餐厅里勇斗分院帽的事迹早就成了每年必提的名事件,由于他的关系,“不得与分院帽进行过多的口头交流”甚至被写上了校规。

至于叶修……这人和那事更是被大伙传得神乎其神,不敢多说。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拉文克劳前辈交代,当年,那个背对大家走向中央的小子也只是个看似普通的一年级新生,脸上和大家一样也带着几分天真。他在众人瞩目下坐上了椅子,期待地等着分院帽决定他的归属。

大伙没想到的是,当那顶破旧的分院帽被放置到他头顶上后,那长到足迹计入校史的分院帽思考就这么开始了计时。

具体有多久?当年目击到的学生、幽灵甚至教授都面露苦色,各有感想。没有一个人愿意直言那时的画面,只是委婉表示分院帽确实思考了很久。有说够举行毕业考试的,有说够分完全校学生的,有说够打一场魁地奇的,说够举办圣诞舞会的,说够他舍友找到女友脱团的,甚至还有说够校长犯心脏病又治好的……

而在大家在询问叶修本人的感想时,叶修对分院帽与他心灵上的谈话只字不提,只是揉了揉脑门上被帽子压出来的勒痕,对其破旧的补丁和坚硬的质感进行了非正式谴责。

 “那家伙的脑子里一定塞满了见不得人的东西,不然分院帽怎么会一沾到他的脑袋就痛苦成那样。”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拉文克劳前辈如是说。

有了这样的前提,当那句纠结而又缓慢的“斯莱特林”终于从叶修头上那顶分院帽嘴里吐出时,全校人员都松了口气,像是获得了一场艰苦战///役的伟大胜利。

 

+++++++++++++++++++++

部分设定:

斯莱特林:叶修

格兰芬多:黄少天(魁地奇找球手)

赫奇帕奇:韩文清(级长)、包子

拉文克劳: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魏前辈

宠物:花得不忍直视的猫头鹰“君莫笑”

道具:银白色的魔杖“千机伞”,材料不明,似乎造价高昂且材料珍贵。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