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黄叶】今天的霍格沃茨也有猫头鹰在飞-3

麻瓜主题餐厅

 

周末,假期。这样的大块时间对于霍格沃茨的学生来讲有各种利用的方法:找个异性巫师约会,和学校的朋友打一场魁地奇,在图书室背完草药书上提到的怪脾气植物,或是提前用坩埚试煮新课会里提到的汤剂……实在性格孤僻的,也可以干脆地在就宿舍里好好睡上一觉。总而言之,好好的周末,自由的时刻,怎么样去安排都好。

但是对于叶修而言,和黄少天一起去对角巷的“麻瓜主题餐厅”吃饭,绝对不是一件他在原本会考虑做的事情。

“我搞不懂,为什么麻瓜要用这种像蜡纸一样的玩意装食物。”不太热闹的麻瓜主题餐厅里,格兰芬多的明星学生戴着顶黄色鸭舌帽,稀奇地对着面前的纸质器具打转。

“这叫方便面,那些不会魔法的人会用你手里那个纸碗保存和携带干燥脱水的食物。”

“宁愿花大心思也不去想想魔法。所以麻瓜们就是麻烦……唔,味道倒是不错。”

“你点的这个是比较大众的一款。”叶修看了眼被黄少天捧在手里的碗,上面康○傅红烧牛肉面的字样十分明显。

“这个碟子里附送的好像是葱油和腌萝卜?”黄少天夹了一块,马上就吐了出来,“呸呸呸,麻瓜做的腌萝卜怎么这么酸。叶修快快!你也来试一试试一试!”

“看你这反应谁还要试……”

“吃一下嘛我也看看你啥表情,说起来你点的食物怎么还没到啊,你点了什么麻瓜特制食物,端上来后要给我尝一尝。”黄少天跃跃欲试,他话还没说完(当然也不可能说完),穿着黑白女仆装的女孩就端上了一碗白粥。

“你们的菜上齐了。”女孩说完,又扭腰离去,完全没注意到那两个忽然低头不语的客人是霍格沃茨的风云人物。

等到女孩离开,黄少天才继续打开了话匣子。

“叶修你这看着像粥啊。”

“就是粥。”

“麻瓜的粥和我们的看着好像什么没差。” 他拿起汤勺在米白的粥里搅了搅。

“就是没差啊。”

“啊?一样你还点?”

“麻瓜的食物我吃过很多,没什么兴趣。”

“哦,对呢,你有个麻瓜弟弟来着……”黄少天点了点头,但还是极不满意,“叶修你不厚道啊,就算吃过也可以点啊,你不稀奇我可以吃吃看啊,特意来麻瓜的店还点粥是个什么意思?”

因为这个最便宜,叶修用他那两根漂亮的手指把菜单夹起来,又翻了几遍。他有点犹豫,在想要不要告诉黄少天,他吃的那碗不算便宜的泡面在麻瓜社会里是非常廉价的垃圾食品。

“叶修叶修吃粥吃菜!我的小菜有点咸你正好可以配粥。”手里的菜单咻地被人按倒,不必抬头,叶修也能清楚看到黄少天的脸。他现在半个身子都横在餐桌上面,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夹了一筷子小菜,兴冲冲地要往叶修嘴里送。那张阳光的笑脸凑得极近,叶修甚至可以看清对方的虹膜,那是不太深的褐色,而在其包围的黑色瞳孔里,正闪烁着星子一样开心的情绪。

叶修有点呆,张嘴就被黄少天喂了一口榨菜。

下一秒,叶修猛然睁大眼睛,低头捂住了嘴。

“哈哈哈哈哈!!叶修你吃到了吧吃到了吧!!上当了上当了!”黄少天真的高兴起来了,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不对,他就是恶作剧成功了。他坏笑地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包东西,在手上摇了一摇,跳跳糖一样花俏的袋子上,赫然写着“咬舌榨菜”几个扭动的彩字。

咬舌榨菜,顾名思义,就是会在食用的时候咬住人舌头的榨菜。这是猫烧魔法把戏坊新出的一款恶作剧食物。黄少天前几天无意获得了一包,就想着什么时候捉弄下叶修,刚刚看他看菜单看得那么入迷,便抓住难得的机会悄悄把它拆了放在小菜里,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喂给了对方。

平时鬼得不得了的叶修终于着了他的道,恶作剧成功,黄少天自然有些得意,但这不过是关系亲昵的人才会开的小玩笑。他雀跃了一会,便也收敛了笑,坐回位置正准备继续吃饭。却发现叶修还是捂着嘴,身体轻颤,把头埋得低低的。

“叶修叶修,不是吧这你也生气?”黄少天推了推叶修,对方抖了一下,把头抬了起来。他手还是捂着嘴,眉毛紧紧皱着,眼睛湿润眼角红红,一副被人欺负狠了的模样。

黄少天吓了一跳,像被人从头浇了盆冰水,开心的情绪和温度一齐瞬间被带离了身体,他站起来,也不等叶修说什么,伸手托住他的下巴,捏开了他捂着的嘴。

一根细细的咬舌榨菜正紧紧咬在叶修的舌根上,这一口极狠,舌头明显被伤了,血液不停地从被咬处冒出,因为黄少天把叶修的嘴巴捏开了,还有一点顺着嘴唇流了出来。

“别着急,我帮你拿出来。”

“那……你快点。”叶修嗯嗯啊啊地说着,每个字都模糊不清,他抽了张纸,把从嘴唇边流出的血液擦去。

黄少天恢复了冷静,他拿了双一次性筷子想将其夹出,结果咬舌榨菜像是中了邪的恶蛇,怎么扯也丝不松动,似乎吃定了叶修嘴里的这块肉。

“说明书……说,这家伙只吃舌头。”叶修看了下榨菜的包装,眼睛那些因为生理本能产生的水汽也在一次拉扯中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但很快就被黄少天用指腹揩去。

“只咬舌头是吗?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叶修正想,便感到有只手扣住了他的头,下巴又被捏开了一点,紧接着,带着同样热度的舌头钻进了口腔,与他那个不停冒血的舌头搅在了一起。

也许是血,也许只是那根神烦的榨菜,淡淡的咸腥的味道因为这忽然闯入的物体在口腔中蔓延。两块湿润的软肉在狭窄的地方纠缠,顶弄,伤口被舔舐,吮吸。舌头很痛,但是又有点舒服,叶修感觉不出咬合在舌根的物体是否还在,只能顺着黄少天的动作寻找可以呼吸的间隙,羞涩的水声透过空气和骨传导在耳内放大,就在他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纠缠的吻终于结束,人被放开。

“好,好了?”叶修问,声音有点哽。

“好了,我趁它想来咬我的舌头的时候把它啃断了。”

“这榨菜还挺厉害,你花了挺久……”叶修四下看了看,羞耻感在一切都结束之后才姗姗来迟,还好现在餐厅里人不多,加上挡板的阻碍,似乎没人注意到这边刚才发生的事情。

“啊?没,我很快就解决了。”

“不知道那家店里还有没有这种榨菜,” 黄少天舔了舔嘴唇,很满意地点头,“下次得多存几包。”

 

重要的道具

 

叶修和黄少天当然不是为了吃顿麻瓜的食物才来的对角巷。等到这顿食不知味(或许可以说滋味太美)的午餐结束,他们来到了今天真正的目的地,一家挤在角落的魔杖商店。

破旧堆灰的木门被推开,柜台前,一个戴着眼镜的人抬起了头。

“哟,叶修是你啊。”

“关榕飞,你该打扫一下你的店了,灰得和无人触及的密室一样。”

“我哪有这样的时间,这么多魔杖要做呢。”被叫做关榕飞的人挥了挥手里的图纸,他的桌上还有大量类似的东西。

“没有时间也不行了,我这有个急单。”叶修说着,把银白色的魔杖和一块蓝色的石头放在桌上。

“哟,千机伞现在已经那么漂亮了,我记得当初你把它拿过来的时候还是灰灰的一根。”

“嗯。不过它又坏了点。麻烦你弄一下。”

“能像把魔杖用得像铅笔一样的也就你了,这明明不是消耗品。”

“没办法,千机伞还没彻底完成,磨损总是大一些。”

关榕飞默认,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拿起另一块石头,“知道吗,你这块蓝白晶足够制作五根上好的魔杖,要把它打碎来补千机伞的缺口……”

“做不出我就去找隔壁的……”

“谁说我做不出!你个混蛋,你等我三小时!”关榕飞怒气冲冲地把握紧手里的石头,碎碎念着各种古怪材料,就这么带着千机伞跑进了屋内。

“他就这么跑了,怎么也不对多挣扎一下。”黄少天抽开墙上的一个魔杖盒子,被里面喷出来的蜂鸟羽毛糊了一脸。

“他是个制作魔杖的疯子,你别看他刚刚那可惜蓝白晶的样子,要是我拿出更贵的材料用做修补,他一样用得毫不心疼。”

“你还是早点把千机伞完成吧,老是这样修修补补,先不提钱,找材料的精力也要浪费不少。”黄少天抽出自己的魔杖,把粘黏在身上的羽毛全部清除干净。

魔杖是巫师最常用的魔法道具,它不仅仅只是一个武器,如果没了它,再厉害的巫师也无法施展强大的魔法。黄少天现在使用的是一根漂亮的水蓝色魔杖,主要材料是狮身人的尖牙,因为在制作的过程中加入了大量冰雨结晶,且非常适合释放冰、风一类的魔法,而被直接取名为“冰雨”。

除了冰雨外,还有不少强力独特的魔杖,例如王杰希那根用陨铁芯做的灭绝星尘,还有喻文州那把由沼泽凶兽骨头打造的灭神的诅咒。

不过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叶修曾经的魔杖却邪。它通体漆黑,虽然坚硬,却又有极强的韧性。使用的时候,魔杖表面会透出内部发出的暗红闪光,就像远古黑龙跳动的心脏,或是火山内部沸腾的岩浆。

不少人以此为奇,并有传言它在释放黑魔法的时候会大幅增强主人的魔力。而叶修对此说法不以为然,并表示这不过是根被玄火灼烧过,又幸运地没有被碳化的燃木罢了。

却邪在叶修手上使用了很久,直到他在霍格沃茨的第五年。那年霍格沃茨发生了一件大事,事件结束后,叶修手里的魔杖就换成了千机伞,并称却邪已在事故中遗失。但是不久后,消失的却邪忽然出现在了格兰芬多的孙翔手上,不同的是,孙翔手里的却邪折断了顶尖一截。

坚硬的却邪不太可能折断,即便折损的部分只有针尖大小。许多人猜测孙翔手里的魔杖并不是却邪,只是用和叶修那根一样的材料做的别的魔杖。而见过却邪多次,且大概知道各种缘由的黄少天并没有这样想。

“孙翔那个就是你的却邪吧?”

“是。”

“可是它折断了一点。”

“就是断了我才确定。”

观察敏锐的黄少天留意到,叶修说这话的时候,刻意地背过身体,并用右手在胸口用力按了两下。

 

+++++++++++++++++++++

部分设定:

格兰芬多:孙翔

麻瓜:叶秋

道具:水蓝色的魔杖冰雨(狮身人的牙+冰雨结晶)

          魔杖灭绝星尘(陨铁芯)

          魔杖灭神的诅咒(沼泽凶兽的骨头)

          黑色的魔杖却邪(玄火灼烧过的燃木),现在好像断了杖尖一点。

食物:咬舌榨菜,猫焼魔法把戏坊的恶作剧食物,制作人猫焼太太

不打算写但是有的设定:却邪断掉的部分埋在叶修心脏下方。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