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黄叶】今天的霍格沃茨也有猫头鹰在飞-5

另外的宠物

 

除了用来经常用来寄送信件的宠物伙伴外,一些巫师还会给自己再养几只别的动物作为伙伴,尤其是热爱动物的女巫师。例如赫奇帕奇的“学院女神”苏沐橙,除了那只凶猛暴力的雕鸮沐雨橙风外,她还养了一只并不强大但十分漂亮的天鹅,取名风梳烟沐。而且,在霍格沃茨附近的森林里,有只敏捷的猎豹好像也是她钟爱的伙伴。

为什么是好像?因为并没有相关证据,只是某个疯狂的女神粉称自己曾无意发现,他看到过苏女神笑盈盈地带着大块象肉骨头去喂一头名为“秋木苏”的豹子。

 

不过这也只是个不知甲乙丙丁冒出来的传言罢了,没人证明真假。这不,还有说斯莱特林那位人见怕鬼见愁的叶学长才是学校里拥有魔法伙伴最多的人呢。谁信?

 

另外的宠物·二

 

就像巫师不待见麻瓜一样,世界上也是有不少明明见识过魔法却不愿接受其存在的麻瓜们。例如叶修那个强势顽固的父亲,他始终不待见那些拿着魔杖挥舞碎碎念的黑袍家伙们。虽然他的妻子就是个巫师,不过那么多年了,那位温和的女性也渐渐彻底丢弃了魔杖,完全融入了麻瓜的生活。

因此,无视父亲意愿硬要前往霍格沃茨的叶修,理所当然地得到父亲的强烈反对,而面对父亲的否认和拒绝,叶修的选择也相当干脆,既然他的家庭无法接受一个巫师,那他便不再回去。

这很方便,毕竟霍格沃茨的学生都是住校的。

除了某些假期。

暑假,圣诞,新年……无处可去的叶修一般会选择到处瞎逛,或者找辆疯狂的骑士公共汽车上摇下晃地混上几晚。

这一切在遇到黄少天之后有了明显的改善。

在某个在借宿在黄少天家里的早上,叶修被一阵动静闹醒了。

被黄少天的噪音以外的事情弄醒是挺难得的事情。叶修睁开眼,不用掀开被子,他也知道有只毛软的长条动物藏在他的睡衣里,正顺着他的腰部窜到胸前。那东西皮毛滑顺,本该是很舒服的,但它却异常亢奋,爬的痒痒不说,下爪还毫不留情,叶修被它的脚速蹬出一身鸡皮疙瘩,他抖了抖,赶忙捂住那团移动的温热物体,将其猛地抽了出来。

被活捉的家伙几乎没有扑腾就束手就擒,它“呀呀”地在叶修手上叫唤了两声,就仰头不动了。那是一只奶白的雪貂,它有着粉嫩的耳朵和漆黑的眼睛,软软的声音犹如婴儿一般。可爱得像是纯洁的天使,又舒服得像是柔软的毛领。

要是这小家伙别再在他身上使劲刨腾就更好了。

 “这是雪貂是怎么回事?”叶修把雪貂举起,之前被小家伙当做落脚点的皮肤传来抓挠后的不适,辣辣热热的,尤其是胸口那边,被抓得又痛又痒。叶修稍稍把身子往后弓了些许,以免让衣服给那处带来二次摩擦。

 “这是流木啊。”同样是刚刚醒来,正在同一间房间系领带的黄少天对着镜子瞧了一眼,秒答。然后落下一头雾水的叶修,继续滔滔不绝,“奇怪啊我明明把它关起来了什么时候跑出来的,果然只是木笼子不够关吗……”

 “流木?你的新宠物?”

 “是啊。”

 “少天,你这样不对,虽然夜雨声烦和你不一样是一只安静且聪明的猫头鹰,你也没必要将它抛弃吧。”叶修无聊道。

 “呸呸呸!叶修你个混蛋说啥呢谁不要夜雨声烦了!”黄少天转过身,没弄好的领带在脖子处打了个海带一样的圆结,“你不认得它?这只雪貂明明是你让我抓的好不好!”

 “啊?”

 “你啊什么啊?是你说要抓雪貂做实验我才把流木抓来的。”

 “实验?我忘了,有这事?”

 “我们不是一起去的吗。你转头就忘啊……”黄少天垮了肩,觉得自己被叶修的无情虐了一把。

或许是感受到少天头上那顶不存在的云朵变灰积雨,叶修又看了眼手里的小东西,很费劲地回想,“雪貂,实验,变形课……流木,雪貂,嘶……”

 “名字不错吧。”黄少天自满地点头,“我后来还帮小卢抓了他的宠物‘流云’呢,你知道吧,就是他经常带着的海獭。”

 “流云我知道。等等,难道是上学期的……拿动物做变形的实验不是你们格兰芬多的学弟拜托我帮忙的吗?而且你们后来不是把动物都放回去了?”

 “是啊,除了流木。”

流木……叶修皱眉,努力尝试把这个名字和这只呀呀叫唤的小家伙联系在一起。

 “我记得自己没说过要养着它。”

 “养着挺好啊。”

 “我只是奇怪,实验动物我们抓了不少,为什么只留下这只?不强大,速度和实用性也一般。好看?我还不知道你和沐橙一样也是个外观党。”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因为……”

因为就这只是你和我一起抓到的。

灵活的双手和灵活的舌头忽然在一起停止了动作,拆了一半的领带一塌糊涂地在脖子上挂着,黄少天卡壳了。

呼之欲出的答案在嘴边逛了一圈却没有说出,这个想法实在太过直白,高速而且直接,黄少天被自己强硬收口的行为憋得极度内伤,就像五脏六腑都跟着飞快的语速做了个急刹车,噼里啪啦全部撞在嗓子眼上。

叶修没察觉对方的异样,把流木放到一边,也跟着开始换衣服。睡衣一被脱下,他身上那些被流木的爪子划出的红肿抓痕便露了出来,一条一条的,贴在雪白的皮肤上,乍看还有几分像是疯狂过后的痕迹。

黄少天本来就在烦恼自己的想法,又被这意味不明的画面一晃,瞬间慌了神。

 “叶修你特么烦死了!”他猛地转身,捡起床上另外一件衬衫,领带滑了下来。

 “养了又怎么样!需要原因吗?你要原因?很简答,我喜欢啊!”

他把衬衫甩叶修脸上,气势汹汹,就像发出决斗时丢出的白手套。两个人都没有留意到,黄少天那句大声嚷出的回复中有未被说出的主语,一个正待填空的标准答案在句尾的语气里艰难地跳了一下,又被他们两个一同忽略了。

黄少天红着脸,跑去房间拿涂抹刮伤的药膏,而叶修则是拉开被甩到自己脸上的衣服,呆呆点了点头。

“这样啊……”

+++++++++++++++++++++

部分设定:

宠物:

雕鸮沐雨橙风

天鹅风梳烟沐

猎豹秋木苏

雪貂流木

海獭流云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