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黄叶】今天的霍格沃茨也有猫头鹰在飞-6

占卜课

 

在必要的时候,黄少天是一个很能忍耐的家伙。他有足够的耐心和绝对的勇气面对一边倒的逆境,

然后在绝地中抓住致命一瞬,反败为胜。

但这一切绝对不会用在占卜课上。

“为什么霍格沃茨要开设这种没有价值的课程呢?”黄少天难受地嘀咕,他闷得不行,正不停地在碎花的坐垫上抖腿,深蓝色的茶杯握在他的手上,里头的茶渣被摇晃着发出轻响。

靠他最近的大小眼巫师偏头往他那看了看,思考了一秒后决定不予理会。

黄少天刚才的确是对着他的方向在发出疑问,但不一定是和他说话,拥有“学院话唠”响亮称号的家伙在说话时从不介意有没有倾听者,况且那些抱怨他早在上一次占卜课时就讲过类似的了,王杰希这样想着,便也不打算多做交谈。

“她简直和我在麻瓜街头看到的算命老骗子一模一样,”黄少天继续说着,这次视线对着的是教室中央的铜壶,“这么小的房间里就不能少燃点熏香吗,茶叶味已经够闷人了。”

王杰希在心里对这句抱怨表示了赞同。紧闭的小屋,蒸腾的水汽,燃烧的蜡烛,他早就被这里浓郁闷热的香气捂得发晕,别说黄少天,教室里就没有几个人还能在这样的环境下专注着占卜,方锐老早便缩在角落里打起了瞌睡,苏沐橙和楚云秀在讨论麻瓜的电视剧,而被人说很省心的江波涛也装不了精神的模样,正忍着哈欠过滤茶渣。拉文克劳的张新杰倒是没有走神,但他似乎对遗留在杯底的茶渣形状对称很不满意,反复犹豫着是否违要背占卜的初衷再重新冲泡一壶好看点的。

在这样天然催眠的环境里,授课老师特罗妮教授讲完了对刘皓赞许的预言,扯了扯身上的披肩,飘一样来站到周泽楷面前。

“我真好奇她会对那闷葫芦说什么。”黄少天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刘皓真是好运,我很少听到教授对别人说什么好预言。周泽楷的脸上是有茶渍吗,她看个不停,哦,终于开始说了……”

黄少天短暂停止了说话,王杰希因为难得安静松了口气,他刚才在“听教授的垃圾预言”和“听黄少天的垃圾话”中挣扎了许久,最终发现自己还是被后者带跑了。

“哈哈哈!你听到没?”静不到一分钟,黄少天忽然扯起了他的袍子笑出了声,“她居然预言周泽楷会在下次演讲会上获得头名!周泽楷!演讲会!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确实挺好笑的,除了黄少天,教室里大部分学生对这个占卜也有不小的反应,各自发出程度不一的笑声,连周泽楷自己都发出了点不自在的哼哼,沉闷的气氛因此活跃了不少,但很快又在教授诡异的念叨中犹如含水的乌云般沉闷了下去。

几分钟后,特罗妮教授终于来到黄少天的位置,她弯着腰,却有着居高临下的态度。

“唔,让我来看看吧,格兰芬多聒噪的狮子。”她托起黄少天手里的茶杯,仔细地开始旋转,“你对自己茶叶的纹样有什么想法吗?”

“唔……毫无规律的茶渣?”

“瞧这充满攻击的形状,像是利牙,或是剑尖。”

“我刚刚是不是抖茶叶抖过头了?”黄少天捅了捅王杰希,对方把头偏到一旁。

“亲爱的,这是不好的预兆,这是一个警告,你可能处在危险的环境里。”

“确实,教授,您这次说的没错。如果您再不把窗户打开的话我们一班人可能都会有窒息的危险,尤其是左上那排闻着就让人打喷嚏的玫……”

“危险,冲突,但却交融。”完全无视黄少天垃圾话的特罗妮继续观察杯子,“这纹路,是蛇的鳞片……”

黄少天在这奇异的分析中好奇地把头探到杯子上,还是只看到一团乱七八糟的渣渣。

“充满了危机和不安,但却坚定……或者我可以说是执迷不悟。”特罗妮教授放下杯子,神情陶醉。“有趣的结果。你的答案告诉我,你正对一件事投入着极大的热情,不,不是事物,我想那大概是个人……并且会在今后一直与你的命运相连。”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预言。”于锋表示奇怪。

“危险,但是又投入着热情,是说有引火烧身的可能?”江波涛开始思考。

“亲爱的,你该检讨自己的言行,远离特别的人和事。”特罗妮高声宣布着。

黄少天皱了眉,他正想再说点什么,就有漂亮的女声插入了对话。

“有那么夸张吗,我听着像是谈恋爱了。”

是苏沐橙。

“牙和剑,对象还是格兰芬多的人。”

楚云秀接着道。

“哎,我觉得尖牙是指斯莱特林啊,教授说有蛇鳞呢。”

“格兰芬多的元素会比较多吧。”

“剑可能是说少天自己哦。”

“不过我比较喜欢同一个学院的梗呢……”

女孩子们旁若无人地讨论了起来,她们可从没认为占卜的内容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反而觉得那些话是那么的耳熟,“命运相连的两人”什么的,昨天麻瓜的电视剧可就是这样讲的来着。

 

占卜结果

 

“所以说,我可是来学魔法的,不是研究什么恋爱占卜的。”黄少天盘腿坐在椅子上,不满地回顾着昨天让他出糗的课程。

“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很诚实。少天,在说出‘恋爱占卜’这四个字的时候你就已经信了。”叶修评价,他站在桌子前,把袋子里的干肉块一颗颗丢到食肉草的笼子里,要有魁地奇的球员在旁边,一定会为他此时的手速和准头给予极大的赞叹。

 “呸呸呸,谁信了啊你才信了,这种粉红色的预言我才不会在意。下次还是翘掉吧,教授胡言乱语的时候整个忘我,我可以在那时候溜走。”黄少天开始在脑子里模拟出击的时机,手指配合地做着偷偷溜走的姿势,“你就好了,不用上这门课。”

“因为我已经提前两年接受了这样的折磨,每节课结束我都觉得自己被熏成了沾满花粉的植物。”叶修说,“而且和以前比,教授已经改了不少坏习惯。”

“坏习惯?哦!我听别的幽灵说过,以前她每次开课都要预言一个学生死亡,并乐此不疲。不过从来没有学生如她所说的那样死去。”黄少天回想,“真是如传说般‘神准’的预言,你们班谁中了这个晦气了?”

叶修呵呵两声,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停了一会继续道,“我没有说她好话的意思,但她毕竟是霍格沃茨的教授,没有看上去那么不靠谱,我有经验。”

“真的?例如?哎,真的叶修,我真奇怪你哪来那么的经验,看着就像个在学校呆了几百年的老妖精。”

“我算是得过她预言的好处。”叶修轻描淡写地说。

这么一解释,黄少天便瞬间明白叶修指的是什么,能让对方记得住且真正觉得“受益”了的,无非就是一年前那次惊心动魄的事故。那次叶修几乎是独自作战,学校的大部分人都一直不明真相,而黄少天更是直到事件快要结束才参与进来,想到后来了解的事件的经过,他不禁忽然生出那么一丝后怕,等他自己意识到时,他已经默默地从后面把叶修搂在了怀里。

“干嘛啊少天大大,大白天耍流氓?”

“没事。”

“有求于我的话直说,别撒娇啊。”

“呸,谁撒娇了啊,对了,还真是有事。下个月我生日啊,我要最新的魁地奇的手套,送我送我送我。”黄少天搂着叶修打转,不知是真的在讨要礼物,还是为了转移话题。

“哦,生日礼物是吗?地上那个就是了,你现在就可以拿走。”叶修指了指角落的一副旧手套。

“你哄谁啊,这东西堆在那都要超过半年了,蜘蛛都懒得爬。就这样对待你最好的朋友啊?啊?啊?”黄少天的腿往前拱了拱,叶修被他顶的前进了两步。一只手从腰上的纽扣缝隙钻了进来,像剥笋一样掀他的衣服。

巫师袍子分了很多层,黄少天并未受到阻力,他一层层地摸下去,却在要揭开最底下那层衬衫的时候被按住了手,叶修的声音从前面传出。

“我想起来,上次我弟像这样抱着我的时候,我不小心把手里的热牛奶全泼他身上了。”

“这样怎么泼?你是自己不想喝才找借口泼他身上的吧。”

“这不是重点……我想说的是,现在我手里正好拿着一管有腐蚀作用的药水。”

黄少天愣了愣,忽然猛地往叶修腰上掐了下去,在对方忍不住松手的时候快速抢下了试管,将其放到架子上。

这一串动作如闪电般迅速且漂亮,但也如闪电一样带着噼里啪啦的声响,有不稳的脚步,有座椅撞击的声响,还有黄少天嗓音略高的说话。

“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多大仇。”

黄少天顺势把人推到桌上,俯身吻了下去。

屋内的两人明显忘我,在窗外的夜雨声烦和君莫笑敲了好久的玻璃,也没能等到主人开窗让它们进去。

 

 

+++++++++++++++++++++

部分设定:

拉文克劳:张新杰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