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黄叶】今天的霍格沃茨也有猫头鹰在飞-7

违规实验

 

也不知是哪个步骤出了问题,原本调制得好好的汤剂在搅拌的中途忽然膨胀起来,液体转变成了奇怪状态,犹如弹性极强的橡胶,在沸煮的热锅中像个气球一样,以可怕的速度开始填充实验室的空间。

负责搅拌的乔一帆吓呆了,高英杰跑过来拉了他两次都没能把他拉开。

几个逃出的学生开始尖叫,眼见着房里的两人就要可笑地被一锅汤压扁。关键时刻,有人忽然从窗户里跳了进来,他挡在他们面前,冲着汤剂气球撒了一把淡绿的粉末,膨胀的汤剂发出“嘭”的一声巨响,便像个烂掉的柿子般塌了下去。

危机解除。

“才二年级就想做这个实验,早了点吧。”从天而降的人拍着外袍袖子上的粉末,虽然说的是责备的话,口气却也是十分的随意。

 “叶修前辈?!”

原本以为是哪个教授,没想到救助他们的是那个全校有名(让人头疼 by冯校长)的优等生,惊魂未定的学生崇拜地看着那个像英雄一般化解了这场危机的学长,全然不知眼前这个似乎异常可靠的人物正在为自己跳进来时打碎的玻璃犯愁。

“溅到了汤剂的遗留物啊,真麻烦,普通的修复咒语没法用了……”

叶修摸了摸碎掉的玻璃,从袖子里掏出魔杖,他一边念着咒语,一边一件件地把坏掉的物品点过修复。颇为复杂的魔法被他用得像拿鸡毛掸擦瓶子一样轻松,低年级的学生看了,除了张大嘴巴惊叹外,一时也想不出能说什么了。

“前辈,你……”

“可以短时间隐形的汤剂哈……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是禁止学生自己调配的东西吧。”叶修狡猾地扫了一眼面前的学生,事情败露,大家显得非常紧张,发起活动的高英杰甚至觉得面前的人不是叶修,而是美杜莎,他被它瞧了一眼,直接吓得僵成了石头。

“对不起……”

“别紧张别紧张,我可不是为了打小报告才来救你们的。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斯莱特林……你们这些学生怎么组织的?四个学院的人都有。这分要是扣下去就好玩了。”

“我们只是,一起找到了这本书……很有趣。”

高英杰举起藏在身后的褐色的厚本,也不知是从哪个角落里翻出来的,封皮残破老旧,看起来像是木乃伊的裹尸布一样,还在唰唰地向下掉着灰屑。叶修拿过书,差点被上面硫磺的气味呛着。

“这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课本不信,却爱看这些偏门的东西,少自作聪明去做那些被不被允许的实验,它们之所以会被禁止,总是有一定原因的。”

叶修板着脸,看到高年级的学长如此严肃,犯错了的大家面面相觑,不情愿地从嗓子眼挤出了个“好”字。

“叶修前辈,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出问题了?”乔一帆问,虽然已被制止,但他对于实验是毁在他这一步骤上的事实还是非常介意。

“我听到这里面有个坩埚的沸腾声音不对劲。”叶修说。

“能具体点吗……”高英杰也有点好奇。

“我刚才路过这里的时候,闻到蚂蝗和流液草的味道。”叶修找了个椅子坐下,“那是制作隐形剂的基本材料。但如果是做那样的东西的话,沸腾的时候发出的不该是普通的‘咕噜’声,而是……唔,一百只鸭一齐被踩到脖子这种声音听过吗?比较像那个。”

“那么吓人?”

“可是书上没写……”乔一帆望向了叶修手里的书。

“我都说了那这书不好,丢了吧。”叶修说罢便把书向后一甩,那东西洒着灰尘,直接落到了垃圾斗里。

“真的是鸭子叫?还一百只?”刘小别有些不相信。

“千真万却,我在一年级的时候偷偷做过这个实验,虽然一次就成功了,但沸腾的声音太惨,耳朵嗡了不说,还把老韩的试管震碎了,里面放了他调制了两星期才完成的药水。”

“……”刚刚还认真地说不能违规做实验的人是谁?

“然后我被他臭着脸追杀了半个学期。”

“……”

“不过他最后也没成功。”

“……”

“下次要再偷偷做这种事情记得去找有求必应屋,我那之后都是到那去的,弄再乱也没人知道。”

“可是你刚才说……”

“不被发现就可以了。当然,量力而行,太危险的还是别做的好,有次我为了调配一种新型的混合药剂,差点炸坏半间屋子。”

初次违规实验的学生们听着叶修老油条的丰富实验经历,心里默默下着“再也不会违反规则”的决心。

 

 

辅导习题

 

 “知道实验的问题出在哪吗?”

 叶修沾了点坩埚残液放在鼻子前嗅着,动作看起来甚至比魔药老师做得还要专业。

“我搅拌不匀?”乔一帆首先站出来承担责任。

“书上的秘方不对?”高英杰尝试帮他开脱。

“都不是,你们的草药采的不够地道,”叶修认真道,“流液草每一刻的成分都在变化,下次记得一定要用满月时候采摘的。”

高英杰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赶紧将这个重点记到了笔记本上。

至于这一场本应偷偷隐瞒的违规实验是怎么变成指导实验的,大家也搞不清了。

“我只是随便在药草店买了点。”负责采购的肖云发现问题在自己身上,有点懊恼。

“下次买前可以闻看看,满月时候摘的草味道比较辛烈。”

“你闻得出流液草是多久时候采摘的吗?”柳非偷偷问旁边的梁方。

“别说闻了,我看着摘都会记错。”

知道问题不在乔一帆那边,高英杰很是松了一口气。他无意看了眼叶修垂在身侧的手,禁不住回想起他之前挡在他面前时的英姿,如果自己能够再成长一些,是不是就不会让大家这么危险了呢?想到此处,他又抬头提问:“说起来,前辈你刚才冲着失控汤剂洒的药粉又是什么?”

“这都要要问?再问我就要收费了。”叶修笑笑。

“前辈还是那么爱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啊。”叶修摇摇手,变戏法一般地从袍子里掏出一叠纸,大家摸来一看,那居然是一份各类课程辅导的报价表。

“我的直接辅导,一对一或者小班都行啊。强烈建议想要O的同学参加。”

指导课终于露出了推销会的真面目,高英杰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有点贵。”柳非作为一个女孩子,以最快速度进入了买买买的状态。

“想要便宜点的话,我这还有各类习题,自己出的,只要认真看了得A没问题。”

“你凭什么那么有把握?”

“一部分是凭经验,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叶修鬼祟地四下看探,忽地把声音压到极低,“期末考试卷有一部分是我出的。”

“你出?不可能,你又不是教授,而且你还没毕业!”

“小朋友,你以为我刚刚放那么低声音是好玩用的吗?”叶修严肃地点了点书桌,“不信你可以去问老冯,虽然他肯定会否认。不过也别想着会遇到原题,但可以保证是重点。要不要?像我这么可靠好用的学长可不是每一年都会遇到的。”

“这……”

“……习题集怎么算?”有人明显已经心动。

“专业辅导呢?”

“上面都写了,慢慢看。”叶修把报价的纸张分了下去。

“这个‘可根据个人的资质和态度给予不同程度的优惠’是什么意思?”

“一帆你很会挑重点嘛,举个例子,小高想来提高魔药成绩的话可以给一点折扣,一帆你这门课比较差劲,按照原价算,如果是文州拜托我训练他的施法速度……”

“价格会比较高吧。”刘小别嘴快脱口而出,然后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往人群里偷偷退了两步。

叶修没有急于反驳,他紧皱眉头思考了一会,终于放弃似地遗憾道:“……那我只能把辅导费退给他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