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片段

说明:一个日常片段,本来应该是一篇日常文,但是我忘记原来自己打算写什么了,就这样断着了。


1、

今年的春节来得较晚,兴许就是这原因,才到一月,年味还没红火起来,放假前的倦怠就已经开始蔓延在了大街小巷。

年前最后两场比赛兴欣的对手都不太强,常规的练习做完,大家也就按照自己的节奏放松休息去了。对于训练的安排陈果一般不多干涉,这一赛季兴欣的成绩不错,虽然和领跑什么的无缘,季后赛区还是很稳妥地呆着的,也算无愧于大家对卫冕冠军的期待。

“BOSS刷新了没?”电话里谈完明年的赞助,陈果闲着走到技术部,在伍晨旁边轻声细语。

“还没呢。”

“那就好。哎,等等记得提醒老魏,要真刷新了,别像以前那样咋咋呼呼地喊,安静组织起人刷了就成了,丢了也没事。”

“你这要交代几次啊?”嘴边叼着烧饼的魏琛忽然把头伸过来,吓了两人一跳,“老板娘,知道你偏心叶修,但也别那么神经,咱们屋隔那么远,他听不到。”

“我这不担心他身体嘛。”

“担心你去问方锐啊。他不搁他那屋吗?”

陈果听了有理,便开门找方锐去了。

前些天,叶修带着行李来到H市,说是今年公休没花完,不用也是浪费,就一口气全请了来见见大家。兴欣的大家高兴异常,毫不避嫌地就把人收上林苑里住了。

退役后叶修还有玩荣耀,但家里怎么比得了战队的气氛,叶修一来就开了几个马甲陪着伍晨偷BOSS,刷新了几个就偷到了几个,在各大公会的凄厉惨叫中,那材料就赚得满盆满钵。结果也不知是太久没那么玩了还是水土不服,第三天叶修就病倒了,烧得连鼠标左右键也分不清,闷熟的馒头一样捂方锐床上,迷迷糊糊说着:“有BOSS叫我一声。”

有BOSS叫我一声?病成这样,还叫叶修?这怎么可能,还要不要身体了。但是不叫叶修,大好外挂不用,好像又觉得可惜。陈果一纠结,干脆就陷入了“最好不要刷新BOSS”的奇怪想法里。

也不知道他烧退了没,没退还是去趟医院好。陈果想着就往方锐的房间走,路过客厅时意外发现方锐就坐在沙发上,抱着本笔记本在那刷着什么。

“方锐,叶修还在睡?”

“是啊。”

“烧退了?”

“昨晚就退了。哎,老板娘你先别说话啊,我这办事。”方锐严肃。

什么事那么紧张?陈果忍不住探头一看,是个买火车票飞机票的网页,过年了抢票回家吧?咦,不对啊,方锐好些天前就说买到回家的票了。那帮别人抢?也不对,以兴欣的网络配置,加上职业选手那彪悍手速,抢张火车票简直轻轻松松,但看方锐,简直就是大敌当前,严阵以待的模样,只是一张票,那么紧张不合理啊。

陈果实在奇怪,干脆又问:“方锐,你回家的票还没买?”

“买了。”

“那怎么还……咦?B市?你家不是……”

“嗯,不是我家,是叶修家,”方锐深吸了口气,又重重吐出来,“我打算年初二的时候去趟B市。”

“B市?去见叶修爸妈?”

“嗯。”

“以什么身份?”

“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会大年初二坐飞机去拜访?陈果不禁同情起来,觉得方锐这恋爱谈的也是挺难的,作为兴欣战队的老板,她也算是半个家长了,看方锐那为难样,她忍不住就想帮着支点啥招。但是……

“方锐,叶修的爸爸是做什么的?”

“我不知道啊。”

“你会不知道?”

“不知道。”

“你们不是在谈恋爱吗?”

“谈得火热呢。”

“那你还不知道?”

“不知道……”

“你没问吗?你这人真是,面都要见了还不知道他家人长啥样干啥事,还不如那些网友靠谱。”陈果怒,嗓门大起来了,把客厅里吃早饭的大家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网友?你是说前阵子关于叶修家的那个八卦?”唐柔坐在餐桌旁问。

“就是那个。”陈果瘪嘴,说到这事情,她心里又是一番不痛快。叶修默不作声退役后,本该是完全消失在了媒体面前,结果邀请赛的领队一当,又是狠狠地曝光了一把,相关讨论多了不说,连他家庭情况也有好事去者八,东猜西蒙的居然撞对了许多,还有说要人肉的。陈果看了着急,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追着那些不怀好意的帖子,紧张准备着可能有的应对。

结果呢?只能说叶修不愧是个血雨腥风的主,随便的主题都能让网友掐个热火朝天,如此一闹,结果就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写八卦,眼见他楼塌了。各帖无不以“违反版规”或者“禁止讨论”为由被封了尾,反复几次,好事者被关了小黑屋,看热闹的也散了,事情圆满解决,但多少还是留了点影响,例如叶修莫名其妙多的那个“水深,不可说”的神秘属性。

八卦的事兴欣的大伙多少知道一点,还有跟着帖子顺便在脑子里想过一个富/官/军二代的故事出来的。但兴欣的大伙要么心脏要么心大要么缺心眼,加上对叶修日常那写作平易近人读作没有正形的印象太深,故事想归想,却也从未真正往他身上套过。现在这梗又被人提起,加上方锐刚刚那纠结的模样太过难得,兴欣人自然而然地就发挥了口头坑队友的优良传统,忍不住将以前YY过的各种不靠谱拿出来调侃方锐。

“方副队,你不知道叶修他爹的情况,我这倒是有个消息,”枪炮师的伍晨握着马克杯,笑着开起了这坑锐第一炮,“网上说你老丈人是大富豪,企业家,品位很高,这要见面了,打算怎么贿赂他老人家啊?”

“哦,叶修他爹是像我一样的有钱人吗?”魏琛才听到“富”字便主动带入,后面提的品位什么的都不管了,他探过身,竖起食指,拿出身家第一的土豪派势往方锐那处晃了两晃,“既然是有钱人,那你得可准备周到了。唐妹子,你要不要好心给他支两招?不然就他这样,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上还背着一摞账号卡地回去了,老头子一看,嫌土来个差评,人还怎么娶?婚还怎么结?”

“老魏,你刚改的那段词是‘回娘家’,方锐去的是‘丈母娘家’。”

“娘家和丈母娘家这有区别?”魏琛嚷道,“方锐不是倒插门的吗?”

“去你的!”方锐一跃而起,抽出椅子上的嘻哈猴抱枕就往老魏那边丢,亏他脑残了还认真听了前半段,原来这货从一开始就是想玩他。

可惜方锐荣耀玩的好,现实中招式倒是一般,抱枕命中不足,反而往坐在魏琛旁边默默喝茶的安文逸砸去,安文逸灵巧避过了,但是仇恨却已攒起,兴欣牧师把浸了black tea的半个脏心捞出来,自然而然地跟着趟了浑水:“可是,我听说叶伯父是一名军人。”

“军人+1。”乔一帆捡起掉地上的抱枕,表示新人所见略同。

同是新人的莫凡在角落里点头+2,可惜完全没人注意到他。

新人X4的罗辑想到了入学时候的暗黑军训经历,觉得自己get到了什么关键点,他扶了扶眼镜说:“军人的话,叶伯父会不会让你打枪靶、站军姿、走正步啊?”

“大学生就是有生活,这个可以有!”老魏为罗辑卖队长的优秀表现点了个赞。

“听着不错呢。”苏沐橙也微笑着落井下石。

“不可能!你们这写小说呢,哪有可能那么搞?扯吧就!”方锐反驳,可惜他嘴上坚定着不信,腰板却已经很主动地挺直了不少,脚底痒痒坐不住,犹豫着是不是要站起来走两步。

上林苑说大也就是个屋,方锐这别扭动作虽小,还是被大家尽收眼底。兴欣一行看他那坐立不安的模样,心想古人诚不我欺,谈恋爱的都是傻[哔—],瞎编的东西他都能认真考虑。

“咳,打枪就算了,正步是肯定要的吧。”难得瞧见方锐猥琐尽失,智商刷负,一般不参与这事的关榕飞实在也是忍不住跟着捅了一刀。

“要的要的,叶修的爸爸肯定要让方锐站军姿走正步。正步之后呢?”

“还有什么之后?正步就是结束,”老魏抢白,拿着豆浆大手一挥,“你想啊,正步,方锐能会?那动作刚摆出来,猥琐气就藏不住了,老头子立马看出他是鬼子派来的特务,座下掏出一把红缨枪,啪地一甩,嘿!这对狗男男的血条就直接见了底了。”

“好枪法!一枪了打俩!”包子雀跃,抓起油条双枪射击。

“包子,闭嘴好吗?算我求你了,你看我的眼睛。”眼神彻底死的方锐真诚地说。

“方副队已经气尽了,他都不知道他的眼神和市场卖的鱼干是一样的。”安文逸淡定评价。

“我能看见他身上打的那些消沉的阴影,”乔一帆偏头耳语,“真少见到方副队被玩成这样,作为共犯,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猥琐流就要做好随时被阴回来的觉悟,我们应该好好领悟这一课。”安文逸又喝了一口红茶,认真在脑海里记下了此景。

“唔,你刚刚说的这不合理。”明显还没玩够的唐柔皱眉,“按老魏说的,这要打过鬼子的话得是叶修爷爷了吧,如果是爷爷打的鬼子,那叶修是……红伞?”

是呢,年代不对。面对如此盲点,大伙想了一会,发现还挺理据服的,不过如果是红伞的话,那太不一般了,难怪之前的八卦帖子都被锁了个干净,真是水深不可说。满屋子的人为这个可能性禁了声,大家全短路了,居然没人想到这就是个纯粹建立在混乱脑补之上的虚假猜想。

“挺热闹啊,在说什么呢?”

一个声音在门边响起,不大,还有些低哑,大家转头一看,叶修一个人站在客厅门口,像是起来一阵了,衬衣外面随便披着件大衣,懒懒地靠在门框上。

“你醒了?不睡了?”方锐一秒把身上打的阴影甩了,走上前,要把叶修往沙发那拉。

“不了。”叶修摇头,他的头发有点乱,脸色惨白着,更显得没精打采,“越睡越冷。”

 

2、

 

“怎么会越睡越冷呢?方锐你屋里空调没开?”陈果问。

“我开了。”方锐拉过叶修,对方的手挺烫,十指软软地耷在方锐手心里,像是从锅里刚捞出来的白面条,“怎么这么虚?这不对劲。难道又烧了?”

苏沐橙直接抬手试了试叶修的额头,可是她刚刚还抱着捂手的热水,手上还烫着,碰啥都热,一时半会也摸不出体温是不是正常。

“没事,没事,”叶修摆手,摇晃着往沙发上空出的位置坐下,“已经好了,就是睡多了有点晕,这儿人多,我坐会就好。”

“还是再测一下吧。”方锐觉得应该还是要做下确认,便急火火地奔到房间拿了体温计,顺带着还把床上的毯子和热水袋抱了过来。他想叶修偷懒就披了件大衣,穿那么少,刚起床没感觉,坐久了肯定还是会觉得冷的。

考虑周到的方锐进入客厅后却意外发现自己被抢了先——原本衣着单薄的叶修身上乱七八糟地罩了十几件的兴欣队服,大的小的,层层叠叠地盖着,像是一床打满了红白补丁的花被子,哪还有方锐盖毯子的位置?

压在衣服底下的叶修撬开半只眼,闷闷地说你们一伙人合计好了想热死我啊……

“因为大家都关心你啊。”

苏沐橙理着毛领笑嘻嘻地说着,同样脱了外套的唐柔在一旁点头,顺便还朝方锐抛出了一个表示胜利的眼神。

卧槽!这么点表现男友力的机会都要和我抢?!

表面上体贴失格的方锐怒了。比赛呢这是?我都还没参加怎么能算!他举着毯子跑到叶修面前,三下五除二地把其他人的外套都掀了,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盖在叶修身上,又摊开才拿来的毯子,给叶修裹好。

在确保自己的衣服处于最贴近叶修身体的优先地位后,方锐终于满意了点,这又瞧见那堆被他粗暴拔下的衣服——它们正打着卷儿缠在一起,像是被糟蹋了。方锐想想自己这样也不好,关心叶修是好事,其他人的心意也不能谁便丢。便又弯下腰对着那堆外套挑挑拣拣:女孩子的留下,一帆、文逸比较乖,也不计较。老魏这件走开,烟味那么重!包子,包子算了……

方锐挑来挑去,最后只留下四五件,这才不情不愿地把它们盖在了叶修的毯子上面,算是完了事。

目睹了整个事件的魏、安、乔、罗等等先生表示他们活了二/三十多年,这是他们见过最无聊的人。

“方锐,你真是烦得我呼吸不畅。”魏琛捡起自己那件被丢开的外套,嫌弃得死命甩,好像上面粘到了会降低智商的方氏细菌。

同样被方锐淘汰了外套的莫凡跟着转头,双眼圆瞪,拼尽全力用视线向苏沐橙传达一个:“为什么我的不行,求解释”的讯息。

“我错了,”联盟的女神不敢直视莫凡,她扶住额头,露出了失算了的表情,“我光想着要怎么揶揄方锐,却不小心挑战到了他的独占欲。”

“他这方面的攻击力还挺超乎想象的。”唐柔反而对方锐刚才的表现刮目相看。

被招呼得周到的叶修一直没怎么说话,他还有些晕乎,胳膊被毯子束得有点紧,正蠕动着想要松一松。陈果注意到了,便问:“叶修,你这样不难受?”

“挺好,就是有点重。”叶修评价,声音还带着点感冒中的鼻音。盖谁的外套他其实无所谓,不过比起之前兴欣队员不求最好但求最快的“竞速压盖法”,方锐后头给他弄的确实要舒服许多,尤其最贴身的那件外套,暖暖的带着些方锐的体温,对于嫌冷的叶修而言,这感觉好受不少。

“说起来,我们不是要给前辈量体温的吗?”乔一帆提醒。

“都被你们搅合的,我都给忘了。”方锐一拍脑袋,掏出体温计,上前去揭那张被刚他包得像是花卷的毯子。

叶修顺着方锐的动作,配合地伸出胳膊,把体温计夹了,抬头就见十几双眼睛都往他和方锐瞧,表情五花八门,但都十分认真,像是在分析一个刚刷新的野图BOSS一样。

“你们怎么都围着我看?做自己的事情啊。”

“对对,工作了!工作了!”大家装腔作势地散了。关榕飞念着一串稀有材料名首先窝回了屋,他只是喊着玩,伍晨却听得浑身发抖,他把手里最后的几口咖啡喝掉,心想兴欣的需求那么大,他是不是该多组织几个队伍试试新出的副本。

负责后勤的几位都回去了,选手们倒还是不急,三三两两地抱着本笔记本看比赛视频。没几分钟体温量出来了,38度3,还真又烧了,难怪叶修会说越睡越冷。

“等等还不行去看下医生吧。”苏沐橙有点儿担心。

“我觉得还好啊。”叶修回应,又随口惦记着多问了一句:“野图BOSS刷新了吗?”

“没有”好几张嘴异口同声。

“哦。”叶修又往毯子里缩了一圈,这动作缓缓慢慢的,顺着刚刚大家那气势汹汹的“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样是被刚刚的吼声吓到了。

“生病的人性格都有点不一样呢,今天他看着居然有点乖。”唐柔暂停了视频说。

“乖得有点让人想耍弄一把,”魏琛摸着下巴道,“我们这个想法会不会很猥琐?”

“很猥琐。但是请把‘们’去掉,谢谢。”唐柔高冷了,继续放起刚才看到一半的比赛,视频里,浑身炫纹的寒烟柔递出战矛,狠狠地捅穿了对手的术士。

魏琛挠挠头,瞧了瞧蜷在毯子里的叶修,又瞧了瞧倒水找药的方锐,一个念头不由得生出。

“方锐。”魏琛叫。

“嗯?”

“说实话吧,你昨晚对老叶做什么了?不都退烧了吗?现在一脸……”话都过半了魏琛才觉得有点没法当着三个姑娘面讲,便把方锐扯角落了,压低了嗓音鬼鬼祟祟:“一脸被操得肾亏的样子。”

“没啊,你什么意思?”

魏琛嘶了一声,好像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他把方锐的头按低了,摆出过来人的模样,语重心长道:“你蒙我做什么呢?我跟你说啊,老叶怎么说现在也是病人,你就是再憋,咱也简简单单传统地搞搞就成了,别瞎折腾些有的没的。”

“我能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方锐懂了,嗓门也跟着大了起来,“老魏你别把我想得那么猥琐好不好!”

“操,这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我怎么听着那么难受啊!”

 魏琛把人推开,捂住被声音炸到的耳朵。

 

3、

 

眼见着“咬耳朵”就这么变成了“撕耳朵”,大家正要把注意力重新投往墙角单挑的两猥琐元老级人物时,刚刚进屋的伍晨又回到了客厅。

“那个,有谁有空吗?”

“怎么了?”

“帮忙打个副本。公会刚组了个百人团,都要开怪了,结果组好的人里有二十个一起都跑了。偏偏都还是主力,现在再组也不容易,你们谁来?”

“我来我来!” 包子首先举起了手。

“就知道你们缺不了老夫。”魏琛从方锐旁边逃到了伍晨的阵营。

 “二十个都跑了?怎么会?难道是隔壁公会卧底黑我们CD的?”唐柔疑惑。

“不是,固定团的。他们大学一个班的,今天是翘课打本,结果遇到老师点名,说是不来就挂科,挨不住,都跑了。”伍晨笑笑说。

“小伍,下次开本前要记得多问问这种情况,公会里挺多学生党的,不能因为游戏耽误学业。”

陈果好心叮嘱, 却让一边准备跟着加入的安文逸莫名地中了枪。

“二十几个都兴欣粉……Z大的吧?”罗辑一个人在那喃喃自语,他想的比较歪,没人跟着接话。

战队毕竟人手齐全,虽然变成职业选手后大家也就比较少忙活副本的事了,但公会的工作毕竟是支持战队的,加上大伙也不忙,几句话的事情都组了队,虽然还是有那么几个空缺,但是职业选手上场,缺的那几个人的差距就跟没有似的,说不定还会更强。可尽管如此,伍晨却好像还是有些犯难。

“你们谁还能开个治疗吗?”他皱着眉问。

“怎么?缺治疗?”

“恩,跑了的里面有五个都是治疗,这次的副本治疗压力大,小安一个人顶五个缺太累了。”

伍晨都这么说了,安文逸也没说什么“没关系”的硬话,可是兴欣可以用的治疗……

“要不我来?”包成红色五花粽的叶修又开口了。

“不行!”大家反射性地就反驳了去。

“坐了一会精神多了,我就补补漏,不碍事。”叶修又说。

叶修的治疗……大家犹豫着,一时也还真舍不得这口滋味儿难得的放心奶。

“没事,我就随便打打,不舒服我自己停了。”叶修说着已经起身找机子了。

方锐急急忙忙把晃荡的叶修拉到自己身边。

叶修就像个定心丸,只要他一来,就算鼠标都不碰,大家都会觉得什么困难都不成问题了,伍晨看到叶修落座,又看了看眼前的百人本,心里有点犯痒痒。

“这个百人本的材料不错,可惜公会里的主力号CD差不多都清了,没法再组几次公会本。老叶一来,我都想专门为他再额外开个野团了。”

“组野团?这一百号人的,说认识不认识,要磨合没磨合,珍贵的百人团CD,野团谁要和我们打啊?”方锐立马否定了伍晨的异想天开。

“还怕没人来?”魏琛说,“叫老叶开起那张君莫笑,在世界上吼一句‘百人单奶坑爹团,君莫笑全程做陪’试试,别说黑人一个CD,十个CD都乐意给咱送上。”

听到这茬,安文逸表情还是那个表情,脸却禁不住红了,显然是不好直面“单奶百人团”这段黑历史,但又不好意思让大家别说,只能假装没事地端着个样子。

“十个CD?不至于吧,脑残粉成这样?”罗辑觉得这不科学。

“确实是脑残,但不一定是粉,也许是脑残黑。你想,那可是灭团,大伙都死了,灵魂一飘,往地上一瞧,嘿,君莫笑也躺着呢!近距离观赏仇人散人的尸体,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

魏琛说完,禁不住自己乐了起来,显然是在脑内幻想了一边那个画面。

叶修刚想怒斥魏琛的不是人,抬头一看,兴欣的小伙伴眼睛都亮了,个个冒着嗜血的颜色。

“这个……说得我真的有点蠢蠢欲动了。”伍晨笑,搓着手好像真准备着在公会和世界里招呼起来。


tbc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