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all叶】下本的打1(12)

12、

剑客的攻击被伞面结结实实地阻挡在外,冲击的余波从伞边溢开,黑影把叶修拽得死紧,好像生怕他被剑风吹跑了。

叶修被自己和黑影的斗篷捆成了一个完美的包裹,虽然看不到伞外的情况,但他笃定此时的剑客正在寻找时机。一身漆黑的散人显然也在提防着这个,阻挡攻击的时候,他也不忘在自己的所在弄了两枚毒云陷阱,又在攻击渐消的时候悄摸摸丢了两个陷阱扣。

这真是……

一个念头还没在叶修脑子里形成完毕,散人已紧握伞把,向后一收,伞盾变为战矛,向上一划,正正刺中右上方袭来的剑客。

有我的风范……

叶修一点也不骄傲地想。

合理利用盾与武器的变化对敌人造成攻击和扰乱,叶修这招在荣耀里用得不能更溜,这个持着千机伞的散人对此招显然也是擅长。

不过……

破空一声,被刺中的剑客消失,右上角的剑客居然只是一个残影。

又是剑影步!

叶修感觉自己又被散人提着转了好几个大圈,他的视线现在被落下的斗篷遮了一半,只能凭着自己晃荡的幅度和声音估计散人排除了多少个剑客制造出来的残影。

二、三、四、五、六……

残影至少有六个,要放在荣耀里,能用剑影步做到这个数量的人大概就是……

“锵”的一声在耳边响起,又一次近身交锋,散人虽然识破了剑客的真身,但之前拉开的距离又再次被善于抓住机会的剑客缩短。带着叶修的散人被限制了一只手的动作,武器的变化无法顺利施展,近身战对其极其不利。

就在这时……

“嘭!”

一记闷响从上方传来,那是重物狠狠击中颅骨的声音,散人似乎终于中招了,连带着震得他怀里的叶修听到也跟着感到牙酸。

然而这并不是剑客的技能。

剑客还在前方。

趁着散人被击晕眩的时刻,剑客一剑挑开他的胳膊,几个闪身,便把叶修从散人的手里捉了回来。

叶修终于看到了偷袭成功的始作俑者。

如他所料,刚刚阴那一招的正是拿着板砖的包子入侵。

二对一,虽然没有叶修这个包袱了,散人依旧占不到便宜。

他迅速后跳,在胸口捏了个指诀。

手指的动作在斗篷的掩护下看不清,不过……

散人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

那是什么意思?

悲伤?抱怨?留恋?委屈?

叶修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看了看了那么久的账号卡,居然还能做出这么复杂深情的眼神。

叶修没由来地感到一阵难过。

嘭!

散人从原地消失,出现在了较远的左边。

又是影分身术。

在荣耀里,影分身术一般是用来迷惑敌人,或是用来瞬间移动。

此时他的目的是……

几道迷雾连续散开,等到一切平息,散人的身影已经彻底从视线里消失。

跑了?

包子入侵在周围侦查了一圈,朝剑客做出了“OK”的手势。

散人确实已经走了。

 

直到这时,剑客才稍稍卸下警惕,松手放下叶修,不想叶修竟像是脱了力一般,不受控制地跌坐到了地上。

剑客和流氓都吓了一跳。

叶修自己也吃了一惊。

不是吧,腿都软了?自己有那么弱?

还以为有了这次经历,下次不愁陪沐橙她们坐过山车了。

虽然确实受了一点惊吓,叶修还是觉得自己身体的反应有些夸张了,他撑了两下,很奇怪的,他确实没有力气站起来。

远处的包子开着吉普冲他驶来,结果因为速度太快无法及时停下,多冲出去好几十米,拽着长长的尘土,在戈壁上留下两道夸张的刹车痕迹。

郑轩当然不跟着包子一起犯傻,他在车子驶到叶修面前时就已经直接从车顶上跳下,武器也不带,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

“受伤了吗?”

他一边问一边把叶修扶正,不等人回话,直接动手,解开叶修身上的披风,脱了他的外套,抬手、摸背、掀衣服、掰四肢……认真而又着急。

“等等,没事……”叶修按住了他,伸出的那只手上还有刚刚被石头砸到的伤口,皮肉绽开,但是血已经止住了。

郑轩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还在检查着叶修的身体。

“我真没事。”叶修又说。

郑轩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了,他从忙碌中抬起头,嘟嚷了一声,站起,看向了剑客。

剑客从天而降,但并未凭空消失。他站在最后出招时的地方,面对着两人。手里的武器已经收起,水蓝的披风在身后飘着,犹如荡漾在空中的海浪。

如果只是看那造型,剑客必然是十分帅气的,但细看却会发现剑客此时并不十分坚定,他收着手,垂着眼,方才战斗时的犀利与杀气已经收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些许的犹豫,像是个闯了大祸的职员,在担忧中等着顶头上司的发落。

“这里怎么有个侍者,”郑轩对着剑客挠头,“是谁家的剑客啊?谢啦,真是帮了大忙哈哈哈哈……”

剑客没有说话。

包子入侵也只是呆呆站在一旁。

“他是夜雨声烦。”

回答他的是叶修。

还在干笑的郑轩卡住了。

他是夜雨声烦。

叶修说出来的只是一个名字,但包含的意思却丰富多了。

夜雨声烦,这个世界的剑圣,蓝雨副城主的侍者,荣耀大陆人尽皆知,郑轩作为蓝雨的一员,会不认得?

怎么可能不认得,郑轩低低呵了一声,开玩笑,夜雨声烦可是他叫出来的,就在那个黑影把叶修掳走的时候。

“你都知道了?”郑轩放下挠头的手,背对着叶修。

“嗯。”

“知道多少?”

“没多少,但知道你了。”

“知道也不说?”

“刚刚才确定的,之前只是有点奇怪……喻文州也是,你们蓝雨还都挺喜欢伪装的。”

叶修笑了一下。

“哦,你觉得,我这是‘喜欢’的表现?”

郑轩,不,黄少天慢慢转过头来。他的话说的很慢,一字一句,脸上的伪装不知道在何时已经不见了,他现在看起来和“黄少天”一样,但又不一样。他的嘴角在笑,眼睛里却溢出了多余的愤怒,那不是叶修曾经见过的表情。

“爽吗?看我像个白痴一样装成弹药专家打脱靶很好玩是吧?”

 “我一开始没猜是你,”叶修摇头,“因为喻文州说你不想见……”

“是啊!”黄少天的声音忽地切了进来,音调高了好几度。

 “他说的没错,我不想见你!我不想见你怎么了,有问题吗?很奇怪吗?看到你这张脸我就觉得烦!讨厌得不得了。总摆着一副绝对没问题的样子,结果根本就不是这样!没问题没问题,真没问题就不要死啊,还是被君莫笑干掉的!区区一个从者,区区一个君莫笑……想想我就觉得恶心!恶心吐了!”

叶修坐在原地,他想过黄少天不想见自己的原因,想过他故意隐瞒自己的原因,却没想到过对方会在被揭穿之后,会有这样一个反应。

黄少天在对他发火,却又不是对“他”,他说的内容却没有一句和他相关,但根本止不住。字句一个个从蓝雨副城主的牙齿里咬出来,石头一样重重地往叶修那丢,这样似乎很过瘾,以至于他越讲越快,越讲越多。

“我都说了要帮忙还不接受,装什么,平时麻烦我麻烦得少了吗?知道为什么会死吗?就是因为我不在!蠢死了!笨死了!垃圾!欠我多少次人情都没还!说好的PK呢?答应我的都不算了,骗子!我才不稀罕!”

讲到后面,黄少天自己都被自己噎得个不行,他的鼻子微红,眼角充血,心里憋闷的被一股脑倾倒出来,但却完全没有发泄后的释然,反而愈加吹鼓起胸中的郁火。嚷到最后,他自己都有点儿喘不过气来,他停了一会,几个呼吸下来,似乎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叶修”并不是他想要发泄的对象。

他狠狠地盯了叶修几秒,朝空气用力挥了一拳。

“烦死了!”


tbc

评论(21)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