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叶粉。补档多,更新以外就不打tag了。

【方叶】烟和点心都掉水里了-1

说明:写在小册子出版前,所以里面邀请赛赛制等细节与官方设定并不一致,请忽略


1、

 

睁开眼睛的时候,方锐看到了光。

直射光、闪光、白的、彩色的,地面被照得像个巨大的反光板,到处都是飞舞的礼花。

方锐站在里面,他注意到自己不是一个人,余光中能隐约可见左右两侧运动服的红色布料,还有向前伸出的鼓掌的手,旁边好像是也应该是兴欣的队友吧,他想转身确认,但意外地身体并不受控制。无法看到旁人的面庞,视线清晰的部分只有前方观众席那耸动的欢呼人群,群星一般的闪光灯在其中跳跃着,全息影像投放的“GLORY”动态字在会场空中闪耀不止。

这是……荣耀联赛?不是第十赛季。又获奖了?什么奖?

方锐在困顿中分析自己的处境,直到广播破开他的耳鸣,有人在说“下面有请竞技总局的叶局长给大家颁发荣耀奖杯。”

叶局长?

他心生疑惑,然后就看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在冯主席的带领下拿着奖杯走来,嘴角挂着他再熟悉不过的笑。

卧槽!!

巨大的震惊在脑中转化为能量迅速传递到四肢,方锐吓得跳起,然后就被飞扬的窗帘糊了一脸。

梦?

最先苏醒的是他的身体,方锐睁开眼睛,就见异国的阳光落在宾馆的房间地面,方方一块,不算刺眼。因为空调的关系并不显热,还带着暖色调的舒适感。方锐愣了一会,脑子终于有些清醒。

还真是梦……

今天是中国队来到苏黎世的第二日。

天气不错,但拜这个有些操蛋的梦所赐,方锐醒得很不帅气,而且起来后依旧不够帅气。牙膏挤多了,给下巴打剃须膏的时候沾到胳膊上两次,他揉了揉头发,理了半天还是觉得镜子里的那位靓哥帅得不够真诚。 

时间还算早,宾馆的走廊还很安静,方锐下到餐厅想看看有什么特别的早餐可以吃的,就看到叶修一个人坐在餐厅一角。

梦里那个嘲讽笑着的叶局忽然和眼前穿着国家队服的叶修重合在了一起。

方锐赶紧摇头驱逐幻觉,和梦不一样,眼前的叶修并没有笑容,而是微皱着眉,右手快速地翻着平板看着些什么,他的左手抓着个被咬了几口,抹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看着像块调色板的面包。

 “你都往上面抹了什么啊?”方锐走上前,指了指叶修手里五颜六色的东西。

叶修抬头,看了面包几秒,说不知道。

“好吃吗?”

“想试试?”

对着递过来的面包,方锐鬼使神差地张口嘲那留着一小排牙印的地方咬去。

“你还真吃啊。”叶修缩回了手,方锐咬了个空,两排牙齿撞击在一起,发出了只有他和叶修听得到的声音。

“吃一你口都不行?这么小气?”这点小尴尬难不倒猥琐流的大师,方锐厚起脸皮拉住对方缩回去的手,抗拒的力量不强,于是他抓着那手凑到自己嘴边,明白干脆地避开了之前叶修咬过的部分,大口咬掉了面包的一角。

的确很大口,差点啃到对方的指头。

面包干涩,然后便是甜、酸、咸,还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香精气味混合着在嘴里炸开,浓稠的酱料糊墙一般贴上了他的喉咙,虽然滞后了一秒,依旧堵得他近乎窒息。

“身为天朝人你居然吃得下这个!老叶你舌尖上的尊严呢?”方锐死命咽下面包,怒斥对方的品味。

叶修没有答话,只是笑笑地吃着剩下的面包。方锐走到一旁,嘴里叨着要找些真正能吃的东西让他见识见识,眼睛却还在往叶修那瞟,那模样怎么说的,哦,装作四处看风景。

四处看风景的方锐哼着小歌,在三明治和玉米汤两块区域摇摆不定,直到看见吃面包的叶修终于用舌头卷过他刚刚咬过的地方,然后吃掉,方锐的心不在焉才慢慢停止,他并不知自己的脸极其真诚地红了大块,像极了餐盘上的番茄。

等他冷静好,稳住心情,端着土司和浓汤回来的时候,叶修手里的平板不知怎么的已经换成了笔记本电脑,灵巧好看的手指正在黑色的键盘上跳动着,更称其白皙。方锐叼着土司把脸凑过去,就见叶修打开了三四个文档,每个上面密密麻麻地打着各种细小的注释。

叶修要做的事不少。

世界荣耀比赛展开得太急,从接到通知,决定参赛,敲定选手和领队也不过几天时间。

翻译和当地向导是必须要的,本来想着再带个技术指导,好就着队伍的配置临时给账号卡再进行一些技术微调。但国际比赛是一回事,国内联赛是另一回事,账号卡怎么说也包含了一个俱乐部里最机密的技术信息,虽说为了国家的荣誉大家要团结一致资源共享,但秘密武器就这么直接明白地让人全看进去了放哪家不会膈应?尤其是那几大豪门俱乐部,还有利用攻略早把技能点刷爆那谁谁家和那谁谁家。

众俱乐部在数据共享这方面打起了哈哈,竞技总局心知肚明便也不再勉强,明里只道为了国家荣誉希望大家尽力配合,暗里劝着各大老板们再怎么掖着藏着你我的情况也都算得差不多了,再不行至少得让领队把队伍配置了解个大概吧。

于是,唯一有权利要求获得一切账号数据的叶修赶前赶后地签了不知道多少份的保密条款,厚厚一打简直能当杀人利器。文件重要,不能敷衍,叶修花了快一天才把条款内容细细读完,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啃下世界邀请赛的赛制和规则,忙得他连研究账号卡资料的精力都要没有了。还好总局那边把比赛的住宿交通什么的全都安排妥当,不然就叶修这临时上马短短几日,还真不一定有时间分心去找苏黎世在地球上的哪个角落。

从另一角度看,还好比赛时间仓促,队员的心理辅导、身体调节、营养安排、随队记者等等这些本身急待解决的大的问题都因为赛程的紧凑度被免去不少,但等比赛结束,这些项目的讨论早晚也要提上日程,用以作为下次世界性比赛的参考。叶修想了一会,又开启了一个文档写起了备注。

餐厅渐渐吵了起来,尤其是黄少天下来之后。等大家把早餐都吃完,张新杰举起手表向还在与文档奋斗的叶修示意,早上的会议快该开始了。

酒店借出的会议室环境很不错,地毯柔软,沙发真皮,还是圆桌。大家三三两两地进去,没啥约定就随便找了位置。方锐本想找个离叶修近点的地方坐,不过那儿不知不觉被喻文州和王杰希占去了,他转了两圈,干脆选了个叶修面对面的位置,离他最远,但看得最直接。

叶修接上电脑,开始了比赛前的最后一次例会。

虽然说国内并没非常重视电竞事业的发展,但对于这次世界邀请赛,要说上头一点期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加上大家本身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在,这次比赛的目标定得不算低,说是最少也要闯入四强。

叶修结合队伍的目标和大家的反馈再次分析了一下下次对手的特点,然后刷地一下点出较为复杂的一页。

“这是我和文州几个初步拟定的一个战术,因为具体实施的时候我不上场,所以还是让喻队长用他的方式和你们解释一下。”

没人疑惑叶修话里的“几个”还有谁,只在心理默默吐槽了下叶修那几秒变换的称呼,便很快把视线投向了站起身的喻文州身上。大伙都是国内荣耀界的精英,不必过分详讲,解说很快结束,喻文州抬头扫视了一圈,笑道对于战术大家是否还存有疑问。

一圈人沉默着,李轩撑着下巴,眉头紧皱地问了句“我们真来那么狠?”

叶领队呵呵表示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万一场上情况不对你们可以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赛出风格赛出水平,更狠一些也不要紧。

喻队长按下圆珠笔在纸上写了点东西,微笑表示会努力不负期望。

肖时钦认为方案可行,要是有意外这里那里也还有不少可以布置的空间。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说根据他的分析明天的对手能够吃透这个战术的可能性很低,但需要下力气控制住对方的ACE。

几不可闻的哼笑从魔术师王杰希那边发出。

没了翻译机的泽楷·轮回队长·现荣耀第一人·周也地跟着“呵”了一下。

恩?周泽楷?

等等,周泽楷你怎么了周泽楷,离那堆冒着黑泥的心脏远点啊周泽楷!

无视大家“最后那个画风不对”的惶恐视线,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又讲了些重点,然后几下就把投影点到最后一页,上面是表示会议结束的thank you二字,黑体,居中,毫无亲近感的默认模板。

“明天就要比赛了,你们都是当过队长副队长的,战前动员什么的脑子存的不比我少,我就不多说了,免得风格不合消化不良,鸡血没打起来还起了副作用。当然如果真想听点啥也不用客气,现在不好意思的话可以和我私下交流……”

“谁要和你交流啊!”四下响起了音调不一但异常整齐的起哄,在张佳乐的带领下大伙一个个都挥舞起面前的笔记本朝叶脸T,啊不,叶领队做招呼轰赶状。

叶修不负期待地夹起一堆文件做势要走,嘴里还说着看到大家这么精神我很欣慰,因为要给上头汇报,这就先离开了希望大伙不要太想念,剩下的时间自由活动,打荣耀做手操睡大觉散小步什么的随意,但明天毕竟是首场比赛购物逛街KTV啥的还是别做好,文州你是队长就劳心劳力看着点这些小朋友。

话音一落,之前还抓在众职业选手手里的笔记本终于脱离摩擦力朝叶修飞去,啪啪啪全砸在他最后关好的会议室门上。

“他平时也是这么气人的?”楚云秀对着苏沐橙问,兴欣的苏队不知出于何原因,只是笑而不语。


评论(8)

热度(69)